第五卷 爱恨情仇 第九章 师雪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睿辕 书名:灭狐
    一个黑影,浑笼罩着淡蓝色的光圈,急速飞向秦风,喊道:“师兄!不要!”来者正是师雪,他看到秦风已经快不行了,体表面浮现出白色的光晕,那是透支生命只能的外相。

    师雪化作一道黑影冲向秦风,把秦风撞飞了出去,师雪自己吐了一口鲜血,脸色惨白。秦风被撞出气的那一刻也不好受,那种痛苦使他昏了过去

    原来在秦风和师雪分别后,师雪忽然感到山下的村庄杀气冲天,于是赶了下来,可是那时候秦风已经不在了,于是她问了村里的幸存者,得知秦风去的方向,又马不停蹄地赶到望江市,希望能够阻止秦风的杀戮,可惜,等他看到天地异像,感受到秦风的气息,赶过去的时候已经来不及阻止秦风那惊天地泣鬼神的一击,当时她被那恐怖的力量吓了一大跳,等看到秦风在消耗生命之能的时候,师雪把秦风撞开,救了秦风一命,自己也受了不是很重的伤,又把把秦风带回了乱云渡。

    此时的望江市处在一片极度恐慌中,秦风的焚天焰火毁去了大半个望江市,死伤无数,张局也在丧命其中,望江事件已经惊动了世界,出于秦风极为恐怖的破坏力,国家封闭了是人为破坏的消息,对广大媒体说是天灾所为。同时潜龙国已经联系上了世界异能会,希望通过世界的具有特异功能的人士来消灭秦风这个恶魔,秦风这个名字此时在各国上层传的风风火火。

    秦风幽幽醒转,全感到莫名的舒畅,发现自觉躺在乱云渡的客房里,顿时舒了一口气。

    秦风慢慢运转体内的灵气,顿时觉得体内的脉络又开拓了不少,修为有所增加,灵气的蕴含量也充裕了不少,看来是施展狐族秘典第一重焚天焰火造成的。

    秦风刚从上坐起来,伸了一个懒腰,这时师雪从门外进来,一袭紫衫,紧裹她那曼妙的姿,素脸面带喜色,和以前冰霜遮掩的样子截然不同,嘴角的韵味让秦风心中一暖。

    师雪轻声到:“师兄,你醒了?”

    秦风指着边的凳子说:“你坐,谢谢你救了我一命。”

    师雪动作优雅的坐下,朱唇轻启:“师兄不必客气,那天你施展的是什么功法,威力好大,我闻所未闻!”

    秦风说今天怎么师雪冰消瓦解了呢,感是冲着自己的功法来的,秦风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何况这还是他的师妹,说:“你想学的话,我可以教你。”

    师雪忙道:“师兄你误会了,师雪不是来求师兄的神功的,只是觉得师兄那天施展出来的好像不是人类的真气。”

    看来是误会师雪了,秦风微笑着说:“那是狐族的灵气,我所施展的是狐族秘典第一重焚天焰火。”

    “狐族?你说的是数千年前被灭族的那个狐族?”师雪惊道,她在乱云渡的一些藏书中看到过有关狐族的传说,没想到眼前的秦风便是狐族的。

    秦风见到师雪惊愕的样子,解释道:“我不是狐族,但是在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狐族之中帝王之灵气,有得到了玉脂狐后裔的部分元,所以才具有了狐族的能力。”这些紫玉符都把这一切留在秦风的脑中,现在秦风对这一切的因果已经了然于

    师雪道:“那师兄以后不是既可以修炼狐族的秘法,又可以修炼人类的功法?”

    秦风点了点头说:“理论上是这样。”

    师雪说:“师兄你在山下这次杀人太多了,恐怕现在世界上会遭到很多人的追杀。”师雪有点担心。

    秦风很纳闷,为什么我杀了这么多人,她还对我这么好呢?秦风直接问道:“我杀了那么多人,你难道不嫌恶我?”

    师雪笑道:“这个世界没有正邪之分,这是一个弱强食的世界,况且你也是为了自保,我们根本无法阻止你,何况我们是同一师门,我永远会支持你的。”师雪到俗世历练了数年,对世间的虚伪早已看清,终生为蝼蚁,只有强权才是至尊!她是一个崇拜力量的女人!

    听到师雪没有丝毫恶意的话,秦风反而对师雪生出几许讨厌的感觉,人之初,本善,他不知道师雪到底经历了什么事,只觉得眼前这个女人有一股视天下众生为蝼蚁的气势,但是秦风还是喜欢心地善良的女人,因为像师雪这样的女人让人没有安全感,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反咬一口。

    秦风客道:“谢谢你们能够相信我,我师父他们怎么样了?”秦风不想再在那个话题上纠缠下去,于是转移了话题。

    师雪回道:“师伯他们还在闭关之中,现在他们非常虚弱,估计还要闭关疗伤数月方能痊愈。”说道这里,师雪眼中闪过一道凌厉的光。

    秦风叹道:“多亏了师父他们帮我驱除体内的戾气,不然我愤怒的时候根本控制不了自己。”

    师雪面有妒色说:“师兄,你将来肯定会成为我们乱云渡的新一代掌门,师伯他们对你这么好。”

    秦风笑道:“我无心在这,什么掌门对我来说没有用的,没有用的······”秦风又想到那些烦乱的事,一定要夺回宋雨琪,一定要替父母报仇,还有小东西,可是这一切都不是那么容易,那个紫德实在是太恐怖了,还有不到一年的时间,如果找不到玉脂狐,获得元的话,那么秦风的一修为将烟消云散,到时候还谈什么报仇呢,可是现在连玉脂狐的丝毫消息都不曾有,只知道玉脂狐一脉单传,以妲为姓,可是数千年来,玉脂狐没了狐族的庇护,是不是早已没了,这还是一个未知数。可是宋雨琪为什么会有玉脂狐的少量元,这又是个迷。

    师雪见秦风神色有些黯淡,说:“师雪告辞了,不打扰师兄休息了,明再来看望师兄。”

    秦风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师雪退了出去,秦风看到了枕边的那个记本,上面还残留着丝丝血迹,那是苏雨的,秦风又想起了苏雨,双手在记本上轻轻抚摸,就像在抚摸着苏雨,关于苏雨当初的被判和当的决绝,秦风感到答案就在这个记本里,秦风轻轻翻开记本,苏雨那娟秀的字体映入他的眼帘,看着看着,两行清泪顺着秦风的面颊滑落在记本上,晕开一片字迹

重要声明:小说《灭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