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爱恨情仇 第五章 仇世(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睿辕 书名:灭狐
    秦风低吼一声,犹如野兽的咆哮,迎向人群,如虎入羊群,拳脚到处,无不是惨叫连天,秦风尽量控制自己的力量,不想伤害这些村民的命,但是人群混杂,还是免不了一些伤亡,有很多人都是混乱的村民自己造成了,但是他们可不这么认为,见到有同伴躺倒在地,所有的人都红了眼睛,拼命的向秦风冲来。

    混乱之中,秦风也受了好几扁担,也是生痛,秦风怒意更重,看来今天要好好教训一下这些不明事理的家伙!秦风放开手,杀意蔓延,如冷气一般吹进人群,村民个个都打了个寒颤。

    秦风不再手下留,所到之处只听见“咔咔”的骨头断裂之声,但是秦风并没有下死手,只是将他们三拳两脚地打残,没有过多久,百十号人全重重叠叠躺在地上,还有几个见势不好,流走了,村民们哀号震天。

    秦风烦乱,大声叫道:“好了,不要再吵了!”

    听到秦风这么一喊,大家都噤若寒蝉,一边悄悄地往后爬,一边惊恐地看着秦风这个魔鬼。

    秦风大声问道:“我再问一遍,我爷爷到底怎么啦!”

    众人都不敢做出头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都把眼光聚在村长上,村长心中暗暗叫苦!

    秦风随着众人的眼光看向村长,带着丝丝寒意,村长双腿已经断了,忍痛支起子,说:“你爷爷前些子被一帮穿西装,戴墨镜的人带走了。”说完村长低下头,额头上豆大一粒的汗珠直往下滴。

    有了村长带头,看见秦风脸上并没有什么变化,又有一个男的讨好似的说:“当初那些人是强行带着你爷爷走的,当时我们都在场看着。”

    他不说这一句还好,秦风听到这一句,嘴角带着丝丝笑意,眼睛已经成了一条缝,脚步轻柔地走到那人的边,蹲下问道:“那你们当时为什么不阻止呢?就像今天对付我一样!”

    那人吓得瑟瑟发抖,他没有想到秦风变脸会变得这么快,颤抖地说:“当时当时他们有十几个人,我们也不敢哪!”

    “十几个人?你们今天可有百十号人吧!”秦风说毕,抓起那人,向石柱掷去,那人的腰撞在石柱上,体顿时一分为二,鲜血内脏撒了一地。见到鲜血的秦风更加兴奋,满心只有一个杀字!秦风低沉的吼道:“今天!你们全都要给我死!”这声音就像从九幽地狱里出来的,众人变得恐慌至极,拼命往后爬。

    秦风说完那一句,化作一道残影,顷刻间那里已经变成了屠场,人间炼狱,满地都是鲜血,有些残肢飞上了屋顶,无一活口!

    秦风上由于体里有灵气护着,上并无污迹,正当秦风转即将离去的时候,对面的石柱后面传来呜咽声音。秦风绝不留下活口,杀气冲冲地闪到石柱后面,举掌便往下辟,可是落到一半的时候,秦风停了下来!

    秦风抱着那个人的肩膀,看着那双没有丝毫惧意,只有恨意的眼睛,秦风心中的杀意顿时被浇灭,他没有想到平时那么清澈的一双眼睛,今天却是这样充满仇恨的看着他,秦风口中挤出了几个字:“小虎,对不起!”说得很真挚。说完,秦风迈着步子走了,带着歉意。

    后面出来小虎稚嫩的声音:“风哥哥,我恨你!我恨你!呜呜~~~”

    听到这里,小虎的声音就像一根根针扎在秦风心里,眼中的泪终于溢了出来,秦风感到天地之间只有自己,感到那么寂寞和无助!

    对于那帮把他爷爷抓走的人,秦风心里已经猜到了几分,他心里知道事还不只这些,他明白自己的父母肯定也受到了同样的对待。

    秦风又是一阵狂奔,租了一辆车,这时警笛声已经响彻了整个村庄,出租车行使到去望江市的半路上,秦风远远见到有警察的关卡,赶紧下了车,在出租车司机的叫喊声中飞速抄小路跑了,原来秦风上根本没有钱,坐了霸王车。

    秦风驭气在空中飞行了一段时间,白云仙人他们可以驭气飞行十数千米,秦风一口气飞行了数十千米,从秦风的老家到望江市有两百来公里,秦风终于在傍晚时分到了望江市,整个望江市灯火通明。

    望江市是一个座落在望江边上的一座中等城市,距离天南市还有两千多千米的路程。

    秦风再次犯下如此血案的事暂时还在调查之中,并未公开于世,政府怕引起不必要的恐慌,上次秦风在天南市犯案的事由媒体曝光后,对国民简直就是晴天霹雳,那一个月天南市的经济竟然出现了负增长!所以这次政府和警局都死死的压下这件事。天南市的张局接到秦风没有死的消息后,满脸的不相信,没想到一个导弹都没有把秦风弄死,是天意如此,还是秦风的命太硬!连夜带着几名手下飞到了望江市,并且把这件事告知了紫狐。紫狐好像早知道秦风没有死一样,只是哦了一声便挂断了张局的电话。

    上次紫德中了不灭灵狐的乾坤血煞后就闭关养伤了,把所有的事都告诉了紫狐,并且交代了要紫狐统领世界黑帮。不过紫狐并没有将秦风还活着的消息告诉宋雨琪。

    秦风来到家门口,敲了半天后没有人回答,一脚把门踹开了,入目的是一片狼藉,秦风知道这一切已经说明应验了自己心中的猜想,但是心中还是一阵痛心,把狼藉的家草草收拾了一遍,从衣柜里拿出一包烟和一些钱,坐在沙发上,静静吐着烟圈,计划着以后的路,越想越烦乱,越想越伤心,最后,秦风就像一个孩子般,伏在沙发上哭了起来。

    哭得累了,秦风洗了把脸,觉得心莫名的疲倦,他现在什么都不想想,他只想喝醉。

    虽然犯了案子,但是秦风有自信,这些警察现在根本奈何他不了,但是他尽量减少不必要的麻烦。

    秦风来到离家比较远的一家酒吧,在迷离的灯光下选了一个靠窗的座位,点了几瓶酒,一边看着窗外的街景和闲适的行人,一边自酌自饮。

    多么熟悉的场景,秦风不想起了宋雨琪,心中又是一痛,他清清楚楚记得那晚在心缘轩和宋雨琪发生的一切,那样温馨,那样刻骨,甚至带着几许梦幻,太让他留恋,可是现在宋雨琪,短短数月间为了他就和紫狐成了婚。

    秦风狠命地喝酒,只想把自己灌醉,不知不觉眼泪又流出来,倒映着闪烁的霓虹。

重要声明:小说《灭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