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紫玉幻境 第五章 涅盘重生(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睿辕 书名:灭狐
    (收藏+++票票!!!)

    秦风踏入洞口,没走几步踏到一块石板,突然往下沉了些许,吓了秦风一跳,形硬生生地从洞中平移出来。

    这时,一阵砖石摩擦的声音,从两边石壁突然伸出一座座石台,石台上立着一条条巴掌大小袖珍人鱼,在它们翘起的嘴上窜出冷冷的火焰,顿时石洞里一片明亮。

    要是一些对这方面有些研究的人士见到这么多袖珍人鱼灯,怕是嘴巴都会张裂,因为这些袖珍人鱼实在是太珍贵了,这些袖珍人鱼是用成年的人鱼晒干后,再风干,然后用特殊的方法秘制,只留下人鱼的脂肪形成的,古代有极少数达官贵人用这些人鱼做长明灯,万年不灭,耗氧极少,就算在完全封闭的石墓中,也能长明,而人鱼又是极少见,能遇到一条都已经是福缘深厚了,何况这么多!

    秦风看到这些人头鱼的灯,只是吓了一跳,细看那些人鱼的面孔,都扭在了一起,好似死前受了极大的痛楚,有些还张着大大的眼睛,死不瞑目,这一切都是那么诡异,秦风感到作呕,心中更是平生一种恐惧:这个紫玉大帝也太残忍了吧!

    石洞极其曲折,七弯八拐的,不过通道倒是比较宽敞,足够三人并排行进,正在秦风心中庆幸没有岔路的时候,谁知道,秦风一转角,秦风不暗骂道:“我怎么这么背!”

    站在两个洞口前,秦风难以抉择,关键是两个洞口上都刻着虎头浮雕,睁着铜铃大的虎眼,虎口狰狞,两个洞口之间隔着普通木门大小的石壁,上面好像刻着有字,秦风走过去吹落蒙在石壁上的灰尘,在人鱼灯的照耀下,字迹清晰可见,这是什么鸟字,怎么一个都不认识?秦风心中极其郁闷,一**坐在地上。

    “主人,主人!”一个声音突然响起。

    “谁?”秦风向周围看了看,并没有什么生物的痕迹。

    “不要找了,我在你体里,我就是那块玉佩。”

    秦风明白过来了,原来是那块融入他体里的那块玉佩,秦风奇怪的问:“你也会说话?”

    “呵呵,我本是狐族祖先刻录狐族秘典的玉筒,我本来没有名字,后来,紫玉大帝把我起名字叫紫玉符,但是在紫玉大帝年少时和狐后相,把我分成了两半,他和狐后一人一半,作为定信物,他和狐后离开紫狐山的时候,把自己那一半留在紫狐山,而另一半则由狐后带着,后来狐后和紫玉大帝双双仙逝,我的那一半便留在了结界里,可是不久后狐族惨遭人类屠灭,当狐族那一代统领打开盛放我那一半的盒子的时候,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自动消失,然后和我另一半在这谷中结合在一起,听小东西说这是紫玉大帝的安排,紫玉大帝说狐族气数将近,天意如此,要我和小东西等待下一个主人的出现。时间一久,我就慢慢有了灵识,我现在是在和你的灵识在沟通,只要你心里想的我都能知道。”紫玉符解释说。

    “不是吧?老大,我想什么你都能知道!”秦风大感头痛:那么以后要是想有什么坏念头步都让它知道了!听到小东西的名字,秦风又是一阵神伤。

    “对,无论你想什么我都能知道,包括你的全部记忆。”紫玉符说。

    “啊?算了,现在我该怎么办?这石壁上刻的是什么字呀,我怎么一个都不认识?”虽然秦风知道不要开口,只要心里想,紫玉符就能明白他的意思,但是他暂时接受不了,还是和平常一样把话说了出来,还有,这样他不会感到孤单,可以更清晰的感受到有一个人在他边陪着他。

    紫玉符说:“那是狐族的文字,我把信息输给你,你等一下就能看明白了,只要你能悟出这些话,前面自然光明一片。”

    秦风脑中脑中清凉一片,大量希奇古怪的文字在他脑中闪现出来,而且还能明白这些文字的意思,就像与生俱来的一样。

    “主人,我要休息一段时间,你自己慢慢领悟吧。”紫玉符说。

    “你干嘛要休息呀。”好不容易有个说话的对象,秦风可不愿意又一个人死沉沉的一片。

    “因为我替你吸收了那些紫色闪电,也就是狐族灵气精华中的精华消耗太多精力了,我睡了!”紫玉符有点疲惫了。

    “喂!不要睡呀。”无论秦风再说什么,紫玉符都没有再回应了。

    秦风叹了一口气:这年代怎么这么多怪事,怎么全让我给遇上了?还是好好对付这些文字吧,我一定要早融合那些灵气,为小东西报仇!秦风眼中带着几分坚定地对自己说。

    石壁上刻着:照中失默,便见侵凌。默中失照,浑成剩法。默照理圆,莲开梦觉。百川赴海,千峰向岳。如鹅择,如蜂采花,默照至得,输我宗家。宗家默照,透顶透底。

    秦风默念了一遍,简直就是不知所云,怎么像佛经似的?秦风盘坐在石壁前,看着那些文字,认识是认识,但就是不知道什么意思,难道紫玉大帝要我当和尚?

    秦风有点气馁,一想到小东西临死前的样子,秦风又打起精神来,小东西说是九重幻境,这才第一重,如果都过不去的话,那还谈什么为小东西报仇!

    不自过了多久,秦风还是默坐在石壁前,时而愁眉紧蹙,时而面露笑容。秦风此时凭借体内的灵气,在灵气充裕的前提下,完全可以数年不吃不休。

    在天南市的丘比特教堂,红色的地毯一直铺到教堂门口,很多世界名流都齐聚在这里,站在红地毯两边,面带喜色,还有不少记者聚在教堂外,别一群警察拦在一边,但是还是有一些记者拼命地望门口挤,今天可是世界的一大帮困龙会帮主紫狐和前任帮主的女儿宋雨琪举行婚礼的子!

    一路长长的豪华汽车使来,每一辆轿车都使鲜花簇拥,“喜”字当头,一辆最特别的粉红色轿车直接开到了教堂前,顿时记者们像注了兴奋剂似的,拼命地靠近轿车,不少宾客也错落有致地站在教堂门口,以优雅的姿态迎接这对新人的到来。

    紫狐穿着白色西服,头发纹丝不乱,皮鞋贼亮,牵着一位着白色婚纱的绝世佳人,紫狐面带微笑的和每一位来宾致谢,宋雨琪带着几许僵硬。

    镁灯不停地闪烁,宾客们夹在两旁,对新人送出真挚的祝福。

    婚礼进行曲响起,教父声色并茂的说起了礼台词,首先对紫狐说:“紫狐先生,你愿否以宋雨琪女士为你合法之妻子,与你共同生活在圣洁之婚姻中吗?”

    紫狐一脸幸福的笑容,很干脆地答道:“我愿意!”

    教父又对宋雨琪说:“宋雨琪小姐,你愿否以紫狐先生为你合法之妻子,与你共同生活在圣洁之婚姻中吗?”

    见宋雨琪还在发愣,紫狐用手轻轻碰了碰她,宋雨琪一下惊醒,看见大家都在看着自己,有些不知所措,显然是刚刚没有听见教父所说的话,教父微笑地看着宋雨琪,又说了一遍:“宋雨琪小姐,你愿否以紫狐先生为你合法之丈夫,与你共同生活在圣洁之婚姻中吗?”

    宋雨琪看着紫狐,眼神瞬息万变,两行清泪顺着她地脸颊流下,迟迟说不出话。

    底下有一些宾客窃窃私语起来。宋雨琪咬了咬牙,歉然地看着紫狐,张口言。底下这时一片寂静,都看着宋雨琪和紫狐。

    “我不愿意!”

重要声明:小说《灭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