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热血 第十章 凄凉的夜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睿辕 书名:灭狐
    听到扩音器里的警告声,迟晓云和秦风不缓不慢地举了起来,现在他们已经不惧怕死亡了。

    魏虎走了上来,离秦风十来步远,说:“秦风,把迟晓云和露露放了。”

    迟晓云见到自己地师父魏虎,听到露露的名字,眼泪又刷刷滴落,哽咽地说:“师父,露露她被王大贵害死了!”

    “什么?露露死了!”魏虎一脸黯然,又对迟晓云说:“晓云,你快回来。”魏虎知道秦风一定不会为难迟晓云,当他在仓库醒来后,看见地上的尸体,还有秦风他们的消失,他就明白了秦风的苦心。

    一面是自己的师父,一面是秦风,迟晓云犹豫不决,如果这时候离开秦风,秦风将会多么孤独。

    秦风对着迟晓云说:“你快走吧,这里危险。”

    迟晓云看着秦风的眼睛倔强地摇了摇头,说:“我不走,就算死,我也要和你死在一起!”

    迟晓云认真地任,让秦风心中一阵暖和,但是这时魏虎不停地向秦风使眼色,意思是要秦风先放开迟晓云,再那自己做人质。

    “你给我走!”说着秦风吼着把迟晓云推了出去,魏虎赶紧抓住迟晓云,让迟晓云冷静下来,而且魏虎和迟晓云站的位置刚好把红外线全部挡住了。

    迟晓云看着秦风,泪光簌簌,她知道秦风的意思。

    秦风也不忍,说:“晓云,对不起!”

    秦风又对魏虎说:“魏虎,请你帮我照顾晓云,如果有时间,替我去看看我爸妈。”

    魏虎听秦风的语气越来越不对,可是还没有反映过来,就见秦风纵跳下了落台,那一边可是万丈深崖,终年云海漂浮,从没有人知道下面是怎样的世界。

    所有人都愣在了当场,过了一会,迟晓云才扑到栏杆边撕声呼喊秦风的名字,魏虎死死抓住迟晓云。

    张局这时也赶了过来,属下报告了况,知道秦风跳崖了,张局在站在崖边看了看,说:“魏虎,你先带迟晓云回局里,这里交给我。

    等魏虎和迟晓云走了后,张局对手下说:“把导弹拿来,对方是恐怖人物,我们必须谨慎行事。”

    山谷传来一声巨响,导弹爆炸时发出的光照亮了半边天,紫狐山颤抖了好一段时间,终于又归于平静。

    别墅里,紫狐正在整理文件,宋雨琪慌慌张张闯了进来。

    “怎么啦?”紫狐放下手中的文件走到宋雨琪面前。

    宋雨琪喘了一口气,焦急地说:“紫狐,秦风出事了,你快去救救他,他现在就在紫狐山上,电视里说警局会动用导弹。”

    看着宋雨琪那着急地不知所措的样子,多像当初为了救昏迷的秦风的样子,紫狐觉得内心一阵刺痛。宋雨琪退了学,他和宋雨琪过三天就要结婚了,可是,现在宋雨琪心中还是念叨着秦风的名字。

    紫狐外表很平静,他宋雨琪,即使宋雨琪的心永远都不属于他,他也会为了宋雨琪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但是只要宋雨琪陪在他边。

    紫狐说:“这件事不好办,上次他杀了王子财,那倒好办一点,可是现在他杀的可是狱警和退役的特战队员,而且中央也特别重视,我也没有办法。”

    “王子财不是出车祸死的吗?怎么会是···”宋雨琪很震惊,但说说到一半就停下了,因为紫狐是不会骗她的,宋雨琪感动地看着紫狐,没了言语。然后静静转离去,她知道,今天秦风惹下的不是小事,紫狐救不了秦风了,宋雨琪就像一个飘的孤魂,秦风一定不是故意的,他一定是被的,所以才杀这么多人,宋雨琪不停地安慰自己,因为她在电视上看到了一些现场照片,实在是太血腥了,全世界都说秦风是个恶魔,是个魔鬼,宋雨琪不相信,她不相信,她坚信自己的秦风不是这样的。

    看着宋雨琪远去的背影,那样失落和绝望,两行清泪从紫狐的眼中流了下来,他从没有感觉到这样疲倦过,那是心的疲倦,但是他还是坚持疲倦着着宋雨琪,用沉默着宋雨琪。

    紫狐拿起电话,拨了一个号码。

    “喂,张局长吗?我是紫狐。”紫狐客气地说。

    “您是问秦风地事吗?”看来张局长是非常敏感,声音有点紧张,紫狐不是反悔了吧。心中想到。

    “秦风怎么样了?”

    “秦风畏罪跳下了紫狐山。”张局长战战兢兢地回答。

    “哦。”紫狐便挂断了电话,无力地坐到靠椅上,长长叹了一口气,希望宋雨琪能够接受这个事实吧。

    “咚咚”紫狐敲着宋雨琪卧室的门,说:“雨琪,睡了吗?”

    “没有,门没锁。”宋雨琪的声音透着心伤,她已经看了电视的跟踪报导,秦风已经跳下了万丈山崖。

    紫狐推门而入,宋雨琪穿着睡衣,散批着头发,坐在上,吧枕头抱得那么紧,好像抱着秦风一样。

    紫狐走到前,说:“你已经知道了吧。对不起,我救不了他。”

    宋雨琪耸了一下鼻子,含着泪花,对紫狐笑了笑说:“没事,这不关你的事,我没事,就是心里有点不舒服,没事的,没事的···”

    紫狐拉过被子批在宋雨琪上,说:“我们把婚礼推迟半个月吧,你看行吗?”

    对宋雨琪,紫狐总是这样温柔和体贴。宋雨琪抽噎着回道:“谢谢,谢谢你。”

    “嗯,注意体,不要太伤心了,早点休息吧。”紫狐说走到门边时又停下来看了看宋雨琪。

    宋雨琪再也抑制不住自己汹涌的绪,大声哭了出来,扑到紫狐怀里。

    四目相对,似乎有了那么一点火花,宋雨琪那苍白的唇靠近了,紫狐没有拒绝,和宋雨琪缠绵在了一起,紫狐是那样的激动,又是那样的轻柔,反而显得宋雨琪有点狂乱。

    “风,风···”宋雨琪迷醉了。

    一下子空气中好像结了冰,紫狐僵在那里,宋雨琪也慢慢安静了下来,紫狐帮宋雨琪整了整衣服,在宋雨琪畜满愧疚的眼中转离去。走远了,宋雨琪才对着紫狐消失的方向说了一句:“紫狐,对不起。”

    紫狐一路狂奔,脑中不断闪现宋雨琪的模样,一颦一笑,都那样清晰刻骨,为什么?为什么?他不愿做一个替代品!

    不知道跑了多远,汗水已经湿透了全,紫狐也感到一丝疲倦。

    这是哪?一座荒庙。

    突然一个白影掠过天空,紫狐跟了过去,白影闪进了庙中,躲了起来,显然是发现了有人跟踪她。

    紫狐冷冷地说:“出来吧。”

    一席白影从柱子后面走出来,看着紫狐,说:“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跟踪我。”

    那一席白影是一个穿着古装的女子,女子很美,带着丝丝孤傲。

    紫狐没有回答她的话,牙关里迸出几个字:“我要你。”接着人影一闪,白衣女子还来不及反应就被紫狐制住。

    庙宇里,一声声布帛撕裂的声音,还有女子呼救的声音,回在夜空,显得那样无辜,那样无助。

    ······

    阳光照进那西风吹漏的庙宇,一个女子捂着坦露的体,两眼茫然,她恨,她恨紫狐,那样粗暴的夺走了她的体。

    这时紫狐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衣服。对着女子说:“穿上吧。”

    女子拿过衣裳,没有丝毫的羞涩,对紫狐宛若不见,穿起了衣服,因为羞涩已经被恨意掩埋了。紫狐毁了她,她本是紫竹居下一代掌门,前途无量,她本是不食人间烟火的清幽女子,却在出来历练时遇见了紫狐这个恶魔。紫竹居的女子数千年来都是观音般的圣洁,终如玉,这已经成了紫竹居的规定。那么,她现在的残破之,怎能还有脸面回到紫竹居,怎能奢望下一代掌门的位置。

    女子狠狠看了紫狐一眼,恨不得把紫狐千刀万剐,但是她明白自己根本不是紫狐的对手,女子茫然地走出破败地庙宇。

    “你到哪里去?”紫狐说。

    女子停下脚步,没有回头,停了一下,又向前走去。

    “我叫紫狐。”紫狐没有拦阻,他现在觉得非常愧疚,对眼前这个女子,还有对宋雨琪。

    佳人已逝······

重要声明:小说《灭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