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热血 第四章 终于明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睿辕 书名:灭狐
    宋誉坤的死惊动了世界,各个媒体争先报导,不过都是些挽歌赞词。

    出葬那天,不少国家的高层都有来参加,还有世界上一些势力较大的黑帮老大也来吊唁,可谓黑白混杂,繁龙国直接派了一个师在维持治安。

    也就在这一天,宋雨琪才知道紫狐是自己父亲宋誉坤的义子,也就在这一天,宋雨琪才知道自己父亲没有一直履行对自己的诺言,一直瞒着自己统领着困龙会。可是,他已经走了,还能计较那么多吗?要是他能活过来,我一定不再怪他踏入黑道,世间什么是黑,什么是白?黑白本是不分的。宋雨琪心中对着苍天幽幽地说。

    葬礼完后,人流散去,奠堂只剩下宋雨琪一个人,呆坐在那里。纸钱还在飞舞,白绫徐徐晃动。

    紫狐走了进来,宋雨琪淡淡地说:“陪我走走好吗?”

    “不要太伤心了,注意体。”紫狐把宋雨琪从椅子上扶起,宋雨琪已经两天没有吃东西了,面上毫无血色,像是覆盖了一层冰霜,让人生寒。宋雨琪轻轻挣开紫狐的手,步履依然稳健,可能是一股悲伤支撑着她到现在吧。

    紫狐跟在宋雨琪后面,他不知道该怎样去安慰宋雨琪,他自己也是那样悲伤,丝毫不会比宋雨琪少。宋誉坤在紫狐眼里就像亲生父亲一样,他跟在宋誉坤边的时也比宋雨琪多,对宋誉坤的感不比宋雨琪淡;而昨晚紫德的安排,又使他得不到一颗完整的心,可能反而失去了一个知己,他不知道宋雨琪是不是恨自己,内心却又嫉妒宋雨琪对秦风的,但是又不得不安慰宋雨琪,陪在宋雨琪边,直面宋雨琪的残忍。

    奠堂外面环境还算清幽,本是一处近郊别墅,也是宋誉坤生前财产之一,临时做了他的奠堂。

    秋风渐凉,满树的枯黄,偶尔,几片红叶在秋风中飘零落地,青石道上,脚步叩响,却是那么的沉重,

    远处浮云悠悠,秋的萧瑟又与它何干呢?

    宋雨琪忽然转过头来对紫狐淡淡一笑,就像在这周边萧瑟的秋景里突然绽放了一朵美的花,雨落梧桐般的凄美。

    宋雨琪嗓子有点沙哑,声音却更为动心,让人忍不住动恻隐之心:“今天我才知道你是我爸爸的义子,听白叔说你这些年来为我们家付出了很多,谢谢你。”

    紫狐回答说:“没有什么可谢的,义父的恩,这一辈子我都还不清。”

    宋雨琪点了点头,似乎是对紫狐回答的肯定,又轻轻迈开了步子,摘下一片树叶,放在手里摩挲,又说道:“白叔还说从我上初中的时候,你就开始在暗地里保护我,还为我受了很多次伤,是吗?”

    紫狐没想到白叔会把这些事都告诉宋雨琪,愣了一下。白叔一直跟在宋誉坤边,虽然在帮会内职位不高,对帮内的事物也早已放手,但威望却是仅次于宋誉坤,是个长老级的人物。困龙会和誉坤集团都是宋誉坤一生的心血,而现在紫狐统领困龙会,宋雨琪又继承了誉坤集团,若是紫狐和宋雨琪结为连理,那是再好不过的事。于是他就在宋雨琪面前夸赞紫狐,也把紫狐这些年来暗中保护宋雨琪的事说给了宋雨琪知道。

    紫狐坚定地说:“雨琪,我会保护你一辈子的,永远也不会让你受伤害。”

    听到紫狐这么说,宋雨琪又是凄然一笑,又问道:“你喜欢我很久了,是吗?”

    紫狐没想到宋雨琪会问得这么直接,脸上微微发烫,声音明显小了很多,回答道:“是的,我喜欢你很久了。”说完,长长叹了一口气,这句话终于说出来了,在心里埋葬了这么多年,今天,终于说了出来,而且是在心中那个人的面前说了出来。但是紫狐心中除了一吐心声的畅快,更多的却是一份郁积的伤痛,这句话说的太晚了,宋雨琪的心已经不在这了,对一个没有了心的人说这样一句话,还有意义吗?

    宋雨琪一脸清冷,双眸茫茫,突然想到了什么,毫不避讳地说:“那晚是不是你在窗外偷看我洗澡?”宋雨琪想到了当初和秦风一起回家后在浴室里看到的那张可怖的面孔,要是没有那一幕,自己就不会惊叫出声,秦风也就不会破门而入,自己当然也不会让秦风看了子而消去了一层隔阂,让自己对秦风完全失去了防范,完全把自己一颗心交到了秦风手里,当然也不会那么快就的那么刻骨铭心。也许这就是天意,宋雨琪不后悔了秦风,她只怪天意弄人。

    紫狐神非常尴尬,唯唯诺诺,始终说不出口。

    宋雨琪释怀一笑,说:“你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不向我表白?为什么不出来阻止我和秦风?”说着,宋雨琪蹲在地上又哭了起来,她恨,她恨苍天,为什么要这样捉弄红尘!若是现在陪伴在边的是不紫狐,而是秦风,那该多好。若是一开始相遇的人是紫狐,现在又何尝不是一种悲伤的幸福?人间又哪有那么多的“若是”呢?

    紫狐听见宋雨琪这样说,内心一阵激动,他以为宋雨琪也是喜欢自己的,其实宋雨琪对他,没有,也没有恨,有的,只是感激。紫狐走到宋雨琪边,也蹲下去,双手扶住宋雨琪,深地说:“现在还来得及的,我们结婚,我保护你一辈子的。”

    宋雨琪不凄然,双眼失去了光彩,缓缓说:“来不及的,心,是不能分的,我的心,永远是他的。”

    紫狐如遭电击,僵在那里。

    宋雨琪又说:“不过你放心,虽然我是个女人,但我还是会遵守当初的诺言的。”宋雨琪站起来,独自走向树林深处,秋风中,只留下紫狐萧瑟的影子,还在那怔怔出神,不知是悲是喜。

    秦风在天南市里东躲西藏了几天,却不见警察有任何动静,电视上也不见通缉令,于是给露露打了个电话,想问问到底怎么回事。可是露露的手机始终是关机,换着打给迟晓云,也是同样的结果。难道迟晓云和露露出了什么事了?秦风心中想,可是她们是警察,就算是出什么事,也不会一起吧。秦风心里顿时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

    秦风悄悄潜到警局边上,看看警局的动向,警局还是一如往常,这时一个警察朝秦风这边走来,看那样子也不是冲秦风来的,秦风笑着拦住那个警察说:“这位大哥,我想问一下迟晓云和露露在警局里吗?”

    那个被秦风拦下的警察先是警觉地看着秦风,听到秦风的话后才知道秦风是打听人的,刚好这个警察不是市局的,今天到这来只是交个犯人,他哪会知道迟晓云和露露的名字,那个警察回答说:“你到局里去看看吧。”说着便绕开秦风走开了。秦风哪敢到局里去,那不是自投罗网吗?现在在警局门口就是冒了天大的危险了。既然问不到迟晓云和露露的消息,秦风也不想在这个危险之地待太久,虽然剃了头发后和原来照片上有很大差别,但是被张局,魏虎等几个对自己印象较深的人看见了,还是可以认出自己来的,秦风心想,刚想转,可就在这时,秦风见一个人影跑向自己,还喊着:“秦风,别走!”

    那人这是魏虎,秦风可是对他的印象深刻的紧,不然也不会把魏虎画成通缉犯,更可怜的是,魏虎前几天出差到外省,竟然被同行当作嫌疑犯抓了起来,当时心里对秦风那个恨呀,简直就是咬牙切齿!所以现在都是穿着警服,把警察证挂在口,他不想再让人误会自己就是那个紫狐山上作案的嫌疑犯。魏虎刚刚在楼上窗前看到了秦风的影子,于是赶紧奔了下来,因为他有重要事要和秦风说。

    秦风还不知道自己杀了王子财的事紫狐已经帮他摆平了,现在完全是个自由人,警察根本不会把他怎么样,可能见了他还要阿谀奉承,因为警局大多数人都知道了秦风和紫狐关系不浅。

    秦风见魏虎追来,顿时心惊胆颤,秦风撒腿便跑,以为魏虎是来捉拿自己归案的。

    魏虎见秦风见了自己就跑,心中纳闷:他怎么见我就走呀?难道是怕我报复他?当即又在后面一边追着一边大声喊着:“秦风!你别走!我不怪你就是!”

    秦风听到魏虎这么说,越是跑得发狠,心道:你不怪我,难道我杀人了不要偿命?我才不信你们警察这一番鬼话!

    一些行人见到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跑着,又是从警局那边跑出来的,都以为秦风是个犯人,后面的警察在追他,见到秦风跑过来都是赶忙让开,有些人甚至躲得远远的,生怕秦风会急拿自己当人质。

    以秦风现在的功力,魏虎虽说是个训练有素的警察,但是想要追到秦风还是不可能的,所以始终保持二三十米的距离,只是魏虎慢慢跑地慢了,而秦风好像永远活力十足似的,丝毫没有减慢的趋势。只是现在秦风还不懂得驾驭体内灵气的方法而已,要是可以熟练的驾驭体内的灵气,秦风早把魏虎甩地远远的了。现在秦风体内的灵气可是和紫狐相隔不了多少,紫狐除了后天自己吸收的灵气外,更多的是他在凌玉容肚子里吸收的灵气,只是那吸收的缓慢至极,所以现在紫狐体内灵气的蕴藏量也有百十年。但是紫狐知道熟练的驾驭自己体内的灵气,而且体内还比秦风多了真气,所以现在秦风现在想挑战紫狐的话还只是鸡蛋碰石头。

    秦风和魏虎的距离慢慢被拉远,在街道的转角处,魏虎还是没有放弃,一边追着,一边喊着要秦风站住,因为那件事太重要的,现在只有靠秦风还能取得一点希望。他如果不是喊“站住”的话,秦风还有可能停下来,但是魏虎实在是喊的习惯了,心中又着急,于是一边跑着一边喊着:“秦风,站住,你给我站住!”

    快到了一个街道转角了,秦风心想只要转街角,你就看不到我了,到时候找个地方躲起来,看你怎么追我!

    就在这时,转角处突然冒出两个巡警,看到秦风急匆匆跑过来,又看见后面有一个警察在追,还喊着“站住”,两个巡警当即拦住了秦风的去路,合围过来。

    秦风心中一惊,真是倒霉!但也不想就这样束手就缚,脚下又加了些力,直接朝两个巡警中间冲过去,两个巡警做好迎接秦风冲过来的准备,肩膀应是靠得紧密午间。

    “嘭!”两个巡警直接向两边飞了出去,但是这声巨大的“嘭”声不是三人相撞发出的。

    秦风正躺在地上,刚才这一撞实在是太疼了,秦风现在脑袋还在“嗡嗡”作响。两个巡警也是被撞飞出去好几米,不过比秦风可是好多了,两个巡警呻吟着站了起来,怨毒地看着还在地上的秦风,掏出手铐慢慢移向秦风。

    秦风看着两个巡警拿着手铐向自己挪来,想爬起来继续逃,可是刚刚那一下实在是太痛了,全现在都还没反应过来,可以说是撞懵了。秦风不在心中骂道:两个傻蛋,挤得那么紧,害我没有看到那个该死的垃圾桶!哎哟!

    魏虎正好这时赶了上来,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告诉两个巡警没事了,两个巡警直接无言,心里说:没事?没事你还站住,站住的喊那么大声?但是魏虎的警衔可比他们高多了,也只好互相搀扶一拐一拐地走了。

    魏虎扶起地上的秦风,秦风也只好认命,埋着头,老实举起手送到魏虎面前,心灰意冷!本来他也不是怕死的人,也不是一个想逃避责任的人,这些子来他内心还一直不停地责备自己,不停地忏悔,伸出双手的瞬间,秦风好像变得轻松了许多,这些子绷紧的神经也松弛了下来。

    秦风还不见魏虎有什么行动,抬头一看,魏虎还在那撑着路灯杆不停喘气!

    魏虎对秦风说:“你别再跑了,我···我不怪你就是,我···有件重要的事要和你商量。”

    秦风眼睛睁着大大的,疑惑地看着魏虎,说:“你不是来抓捕我归案的吗?”

    魏虎也是有点摸不清秦风的意思,说:“我抓你归什么案?上次你杀了王子财可是太解恨了!”

    秦风眼睛睁得更大了,说:“我杀人不要偿命吗?”

    魏虎眯着眼睛看着秦风,那意思实在说:“大哥,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你那是正当防卫,不要负法律责任。”魏虎也不想把话说明了,虽然确实是正当防卫,但是防卫过当了,更何况杀的可是天南市首富的儿子,如果不是秦风有紫狐在维护,就算是正当防卫也别想逃脱干系。

    秦风心想:原来现在还不是那么**!心中终于松了一口气,原来这些子是虚惊一场。对魏虎说:“原来是这样,你找我有什么事?”

    魏虎说:“找个地方,慢慢和你说吧,你小子可累死我了!”

重要声明:小说《灭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