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热血 第一章 美女的巢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睿辕 书名:灭狐
    在两个小时左右的等待后,迟晓云和露露终于下班了,秦风从沙发上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迟晓云和露露说:“美女们,下班了,可以去吃饭了吧。”秦风可是一天都没有进食,肚子已经饿得慌了,在警局说晚上要请二女吃饭的,于是就在办公室里等候迟晓云和露露,硬是躺在沙发上眼睛跟着墙壁上的挂钟的秒针运动了近万圈。

    迟晓云说:“你去警局门口等我们吧,我们回宿舍去换一下衣服。”

    秦风顿时做晕厥状,不过女人总是要打扮打扮,毕竟美是女人的天,秦风也只好违心地说:“好的,我的肚子还不饿,你们去吧,我在警局门口等你。”

    二女见秦风这么说,偷笑了一阵,她们知道秦风是饿了,毕竟从早上到下午,秦风只喝了些水,到现在还是粒米未进,但是二女都忙的,自己的中饭都没有吃,当然也没有照顾到秦风。

    秦风和二女走到楼梯的时候,秦风突然停了下来,露露问:“怎么啦?怎么不走啦?”

    秦风指着自己上的警服说:“我这样子下去不合适吧?”

    露露笑着说:“没想到你的面子还大的,连我们的张局长都把自己的衣服给你穿。”

    迟晓云说:“你和我们一起去宿舍吧,我帮你去借一休闲点的衣服,好吗?”

    秦风也没有办法,自己的衣服被露露拿去化验,结果是尸骨无存,不过再怎么样,再穿那件衣服,满血迹的说不定又会被人误会。

    秦风跟着两人去二女的宿舍,被二女一左一右夹在中间,露露还是那一副纯真可的笑脸,好似永远没有忧愁,迟晓云则一改平的冷漠,表有点不自然,路上一些同事向她打招呼,迟晓云也会有些扭捏,面色微微泛红。很多人见到秦风穿着的是局长的外衣,难免私下指指点点,议论纷纷,都在猜测秦风的份,还有一些年轻的警察见警局的两朵警花都环绕在秦风的边,眼中都能喷出火来。秦风感受到那些男同胞充满杀气的眼光,只好看着地面向前走。

    终于到了,秦风和迟晓云都长长舒了一口气,露露还是一脸的轻松,掏出钥匙开了门。

    少女的闺房就是不一样,秦风一进去心中就感慨道。秦风没想到警察的待遇还是不错的,迟晓云和露露住的是两室一厅,大厅内布置的相当女孩子气,摆了不少洋娃娃,窗户边上还挂了几串风铃,微风吹来,风铃“叮铃铃”响得清脆悦耳,让人想永远听下去,一种回忆的味道漫上心头。

    迟晓云对秦风说:“我和露露去帮你借一衣服,你先去洗个澡吧。”

    这时露露从自己卧室已经拿出了一洗浴用品,送到秦风手里说:“浴室在厨房边上,就在那。”说着指给秦风看。

    秦风拿着洗浴用品来到浴室边,又回头看了看二女说:“麻烦你们了。”

    迟晓云甜甜一笑,露露却是似笑非笑地看着迟晓云,又把迟晓云搞了一个大红脸。

    迟晓云和露露刚走到门口,露露突然惊叫起来说:“不好!”说着进往浴室冲过去。

    迟晓云则一脸疑惑地问:“怎么啦?”

    秦风脱得只剩下一条内裤了,突然听到浴室外面的敲门声,露露说:“开下门,快点呀。”

    秦风见露露的敲门声如暴雨般落在门上,以为出了什么事,于是打开一条门缝,探出一个脑袋看着露露说:“怎么啦?”

    露露有点害羞地说:“你先出来一下,我进去有一点事。”

    秦风难为地说:“那你等一下,我穿上······”

    秦风本想说“我穿上衣服”,可还没说完,露露就推门而入,进来就冲向挂在衣架上的内衣内裤,一把揽入怀里,松了一口气,回过头看秦风,不由得又是惊呼一声,掩上眼睛像只无头苍蝇向外冲,正好撞上了想看个究竟的迟晓云上,露露满面羞红看了迟晓云一眼,不好意思走开了,迟晓云心中纳闷,往里一看,也闹了个大红脸,原来秦风只穿了一条三角内裤,命根子活灵活现,两个女孩见了能不害臊吗?秦风忙用手掩上,一脸尴尬地看着迟晓云,迟晓云转过头去,赶紧带上门,说了一句:“你怎么不穿衣服呢?”

    秦风:“。。。。。。”心中纳闷,这也怪我?谁洗澡穿衣服?

    秦风忙将门锁上,防止意外再次发生,对外面说了一句:“对不起呀!以后我一定穿衣服洗澡。”

    迟晓云和露露听到秦风的声音,都忍不住大笑出声,尤其是迟晓云,她想到自己刚刚说的那句“你怎么不穿衣服呢”就忍俊不,在二女的笑声中尴尬自然化解无形。

    秦风刚洗完,就听见儿女回来的声音,听到迟晓云敲了敲门说:“你把门打开一点,我把衣服给你。”

    秦风听话地把门开了一条缝,接过迟晓云手中的衣服,还是整呢,内裤还是新的,蓝色的长袖T恤,淡白的牛仔裤,秦风穿着走出去,迟晓云和露露都夸奖秦风说:“帅哥出浴了!”

    秦风怎么听怎么别扭,毕竟在警局的地盘上,出浴听在心里总是那么像“出狱”,秦风无奈地摇了摇头。

    露露抱着衣服说:“我先洗了,你们两个先联络联络感。”说着赶紧跑进了浴室,回头撇了一眼迟晓云的红脸蛋,迟晓云假装生气地瞪了露露一眼。

    秦风对迟晓云倒是有点心动,毕竟男人从不会无缘无故讨厌一个美女,秦风从迟晓云一些行为也判断她对自己也是不抗拒的,还有点喜欢自己,不然在办公室任秦风抓住她的手了。两人坐在沙发上,开始还有点扭捏,慢慢就聊开了,这时秦风才知道迟晓云和露露是两个孤儿,由于自己努力和国家的资助,考上了警校,警校毕业不久后就被分配到了天南市公安局,聊到这的时候,秦风安慰了迟晓云几句,以往迟晓云一想到自己是孤儿的世,就会有点感伤,但是今天和秦风说却不一样,反而有一种开心的感觉,觉得那些感伤秦风会帮自己背着,说着说着就轻轻靠在秦风的肩膀上,秦风当然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伸手揽住迟晓云的细腰。

    露露这时洗完了,迟晓云听见浴室门开了的声音,忙坐起来,往一边挪了些距离。秦风也是满脸笑意看着迟晓云,任她离开怀抱,要是平时,秦风可不会这么轻易放开迟晓云的,因为女人在没有外人看见的形下放的比较开,但是只要那些动作一旦被人瞧见,那么以后在人前人后也一样了,秦风之所以放开,那是另有打算,当然没有恶意。

    露露出来了,给秦风一种惊艳的感觉,真是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露露穿着一黑色的连衣秋裙,露出来的肌肤蒙上一层淡淡的桃红色,吹弹可破,刚刚出浴的她还给人一种慵懒的感觉,黑色的连衣裙把她完美的曲线给勾画出来,该的地方,该廋的地方廋,秦风呆了几秒,可惜没有照相机,不然秦风非得照下来,以后慢慢欣赏。不过没关系,以后或许机会多着呢,想到这,秦风更加迫切地想实现心中那个构想。

    露露走到迟晓云和秦风面前原地转了一圈,露出可的笑容说:“两位进展的怎样啦?”

    迟晓云也不在计较露露的话了,奇怪的说:“你怎么该风格了呀?不走清纯路线,改走成熟路线呢?”

    露露说:“好看吗?”

    迟晓云笑着说:“我们的小女生现在终于成熟了,比以前漂亮,很与女人味。”

    露露瞟了秦风一眼,看见秦风好像对自己有点着迷,心中泛起丝丝甜蜜,对迟晓云说:“我融化的冰美人,你快去洗吧,饿死我了,等下一定好好的,大大的吃一顿!”

    迟晓云进了浴室,客厅又只剩下秦风和露露了,轮流着和两位美女独处,秦风心中开心的很。和露露独处相对于迟晓云来说气氛可是活跃了很多,相对于迟晓云来说,露露更为活泼,刚刚去借衣服的时候听迟晓云讲了秦风的“光荣事迹”,一张嘴便向秦风问这问那的,秦风倒也编的顺畅,对答如流,露露有时笑着,听到秦风讲到惊险处又烟眉紧蹙,心跟着秦风说的节一样沉浮,可极了,秦风有时甚至想去亲她一口。可是迟晓云他现在都不敢,对露露也只能有保留这个想法的权力。

    说完了自己的光荣事迹,秦风又和露露说了一些自己家乡,像什么好吃的,好玩的,露露直嚷着有机会一定要去秦风的家乡玩,秦风当然是一口应承,说只要露露和迟晓云去,他一定实行三包政策,逗得露露笑声不绝。

    迟晓云出来了,又是让秦风眼前一亮,迟晓云散披着头发,有种说不出的飘逸,白色的低腰衣,下面是一条深蓝色的休闲牛仔裤,一双**的修长圆润显现的淋漓尽致,和露露真是不相上下,各有千秋。

    两位美女陪着秦风,迟晓云和秦风靠的比较近,秦风却不去牵她,也不搂她,双手很规矩地插在裤兜里,露露却隔了一臂之距,明眼人一看就知道秦风和迟晓云的关系不普通,从儿女的宿舍一直到警局大门,露露的话最多,三人笑声不断,不时惹来一阵阵关注,有些暗恋迟晓云的人见到她和秦风走的那么近,又是一副小儿女的姿态,心中都在痛呼,恨不得将秦风打的毁容,在警局工作了一个多月的迟晓云,暗恋她的人都快一个排了,只是看到迟晓云一副冰山美人的样子,很少有展开行动的。看到迟晓云现在已经快是名花有主了,那些人都把目光瞄向了露露,露露的预备队顿时有增加了一倍的实力。露露和迟晓云不同,从进局里就没有少过追求者,不仅局里有,外面的一些机关单位,原来大学里的一些同学,都不乏行动的,因为露露看起来开朗,让人容易生亲近感,所以敢于表白的人比较多,可是还没有谁夺得过她的芳心,甚至她对有些追求者看都不看一眼,为她伤心的人不知道有多少。而每次迟晓云都笑话露露,但是每次迟晓云的话里都有点羡慕的味道,因为没有几个人正面追过她,她哪知道她的冰上的样子,敢于撞上去的可没有多少。

    今天遇到秦风,秦风是那么大胆地挑逗她,她又对秦风的英雄事迹充满崇拜,外加秦风潇洒的外表,自然是一见倾心。

    秦风和儿女刚走到警局门口,一辆红色的法拉利跑车一个急刹车便停在三人面前,引来路人的一阵侧目和惊叹,一个打扮的像个花花公子的的年轻人拿着一束玫瑰花从车中跳了出来,秦风还在欣赏那辆法拉利跑车,那个花花公子已经走到了露露面前,却见露露原本的笑脸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苦恼。

重要声明:小说《灭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