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离梦 第九章 模糊的记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睿辕 书名:灭狐
    宋雨琪再也没有开口,只是沉静在那里,抱着双膝,臻首其上,遥望着远方,无尽的夜。5ccc.net

    紫狐见宋雨琪沉默着看着远方,并不回答自己的话,也不再追问下去,也静静坐在宋雨琪的一侧,陪着宋雨琪消耗着这静谧的夜。

    血玉榻上,秦风还兀自昏迷,紫德站在血玉榻边,长吐一口气,双手缓缓向上抬起平摊,时而交错,时而分开,初时,还能看清他双手交错的动作,到后来就只能看到无数的手掌重叠着又分开,慢慢从那双变幻诡异的手掌里放出金黄色的光,非常纯净的金黄色。奇怪的是,那金黄色的光像是紫德上的触角般,一寸一寸慢慢向外蔓延,知道笼罩了秦风整个体,然后,秦风遍体也透出金黄的光芒,秦风的血管清晰可见,而且血管还是半透明的,里面流动的不是猩红的血液,而是金黄的光束,再看秦风心脏的位置,原本那些微小的白色气针遇到金黄色光,一下子就被金黄的光束吸收了,然后消失无踪,当金色的光束在秦风体内循环了七七四十九周圈后,心脏表面的细微针孔也消失,伤口已经愈合了,就连因为在医院里开刀时候的刀口和口那个紫黑色的拳印也消失不见了,甚至连一个疤痕也没有。紫德开始把自己放在秦风体内的灵气收回来,一切都非常顺利,秦风的血管开始模糊起来,慢慢的,流动在血管里的金黄色光束慢慢变淡,慢慢便成了淡黄色。

    就在这时,紫德看见躺在一旁的凌玉容手指动了动,紫德一下欣喜若狂,忘了自己还没有完全收回秦风体内的灵气,一下中断,顿时体内灵气乱窜,真气混乱,紫德吐了一口血,喷在对面的石壁上,竟然把石壁喷出了一个小洞,石屑纷纷下落,紫德强行压制住体内紊乱的气息,长袖一拂,把下落的石屑扫到一边,防止落到凌玉容上,然后紧紧抓住凌玉容的手激动的说:“玉容,你醒了吗?你睁开眼睛,我就在你边,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可是无论紫德再做什么,凌玉容再也没有任何反映,颜容如故,紫德心中一阵失落,但是一下又充满了希望,因为刚刚妻的手指确实是动了,自己肯定没有看错,那么凌玉容最近就有可能醒过来也不一定。紫德又看着秦风,手掌凝聚一股黑气,缓缓印在秦风的头上。

    秦风的伤已经完全好了,慢慢恢复了意识,但是觉得体内涨的很,每一根血管好像就要爆裂似的,而且还有一种呕吐的感觉。秦风睁开眼睛,看到自己正躺在一张石上,心中奇怪,自己怎么会躺在一张石上呢?慢慢坐了起来,忍受着体内血管快要爆裂的痛楚,突然没有忍住,趴在石边上呕吐起来,但是呕出来的却是一束束淡黄色的光,一离开嘴就消散在空气中,秦风只觉得只要吐出一口淡黄色的光,体内就会舒服一点,慢慢停止了呕吐,虽然还是有那种爆裂的感觉,但是已经没有前面那么不可忍受了。

    原来这些淡黄色的光束是紫德慌忙撤功时残留在秦风体内的灵气,这点灵气对于紫德来说,只要再吸收个百十年就回来了,可是对于秦风来说,他可是因祸得福,因为要不是紫德帮他用狐族特有的灵气苏通经脉和血管,秦风现在体内已经读这些异族的灵气慢慢亲近起来,慢慢融合到本,他就算苦修一辈子也不能具有这么多的灵气,只是一下要秦风吸收紫德百十年来的灵气,那无疑秦风的容量小了点,所以秦风才会产生有那种爆的感觉,水满则溢,哪怕是超过一点也会溢出来,强行压缩,只会使盛水的容器受到损伤,一样的道理,幸亏秦风吐出了一小部分灵气,不然,血管和经脉肯定会爆裂,到那时就算大罗神仙也难施妙手了。只是这一切秦风还不知道。

    秦风好受了些,环视了一下石室内,没见到任何人影,只有几只白烛在石壁的烛台上跳跃着火苗,时明时暗。秦风张嘴喊道:“请问,有人吗?”

    秦风有连续叫了好几遍,可是都没有人回答他的话,过了一会儿,一个浑厚的声音响起来了,秦风无法判断这声音的方向,因为他听起来这声音好像无处不在:“你走吧,你的伤已经好了。”

    秦风突然记起自己昏迷以前的事,那不是自己和苏雨分手后自己到了学校吗,然后去了一个酒吧,最后好像受了很重的伤,怎么会在这个鬼地方,秦风心中不解。模糊中自己好像和一个女孩呆在一起,至于那个女孩是谁,却又没有印象,甚至记不起那个女孩的容貌,后来好像有人在自己边哭,还有人在自己耳边说了好多话,然后就感到一阵的爆裂的感觉,就醒了,难道我昏倒后是这个说话的人救了自己?那个和自己一起的女孩子是谁呢?

    秦风开口说:“你是谁?是你救了我吗?”

    可是秦风再也听不到回答,秦风也就放弃了,不再问了,下了石,走到洞口,天边已经出现了鱼肚白,秦风伸了一个懒腰,自言自语地说:“天亮了!又是美好的一天!”

    秦风走出洞口,往四周打量着,“嗯?这不是紫狐山吗?”秦风对自己说,习惯地掏出手机一看,今天是礼拜六,周末,他又仔细看了看手机,这是谁的手机呀?难道我换手机了?不管那么多了,还是先离开这个地方再说,又想起了刚才在石室里听到的那个声音,浑一颤,心中有些害怕:难道那里面住的是鬼?想到这秦风一阵发足狂奔,只想快点离那个石洞远远的,越远越好!虽然秦风从不相信鬼神之说,但是一想起刚才在石室里那种诡异,就浑起鸡皮疙瘩。

    秦风穿过丛林小路,上了盘山马路后一口气发狂跑到了山脚,竟然面不红,气不喘,心下惊奇: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刚刚至少也跑了个七八里路,怎么就一点都不累呢?难道是早晨空气清新,所以跑起来不累?那以后得每天早上跑跑步了,反正不累。他哪知道那是由于自己的体内已经有了紫德残留的百来年的狐族灵气,所以现在体素质得到了质的改变,可以说是狐族和人类的共同制造体,从此以后,无论是狐族的武功还是人族的武功都可以修炼,而且是事半功倍,还有体内百来年的灵气,那可比人类百来年的内力的威力大上一倍,所以他跑个七八里当然什么事都没有,就算是跑个几天几夜现在也不在话下。

    就在秦风站在洞口的时候,一个影正藏在不远处的一棵大树后面,这个人正是宋雨琪,靠在树边,偷偷地看着秦风,眼泪簌簌落下,心中默默地对秦风说:“风,好好照顾自己,保重。”宋雨琪心中说到这,用手狠狠掩住自己的嘴,怕自己哭出了声,惊动秦风。后面看到秦风颇具稚气的表和奔跑时笨笨的样子,宋雨琪又破泣为笑,直到秦风跑出去很远了,宋雨琪才靠着树干滑落于地无声的哭泣着。

    紫狐走了过来,轻轻拍了拍宋雨琪的肩膀,宋雨琪一见是紫狐,又扑到紫狐怀里“呜呜”地哭起来。紫狐面无表,只是抱着宋雨琪,任宋雨琪在自己怀里哭泣。

    秦风跑到山脚,由于紫狐山是天南市郊外的一个旅游景点,山脚下这时候已经开始有了喧闹的尘嚣,不少司机都在叫客,好载上第一批上山看出的游客来赚取一天的首桶金。

    当秦风出现在山下的时候,每个人都用诧异加警戒的目光看着秦风,搞得秦风摸不着头脑,这时两个穿警服的走了过来,不及秦风反映过来,就一把抱住秦风,另外一个配合着熟练地给秦风上了手铐。

    秦风见状,感到大势不妙,一边挣脱,一边大喊道:“你们干什么呀?干嘛把我铐起来!放开我呀!”

    其中一个警察见秦风被自己铐住了还不老实,“啪”的一声脆响,扇了秦风一个耳光,大声呵斥道:“你给我老实点,再动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重要声明:小说《灭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