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情殇 第六章 冰释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睿辕 书名:灭狐
    秦风朦胧中见一个人影扑向自己,不是海湾六龙,而是宋雨琪,于是大声叫雨琪快走。

    原来宋雨琪见秦风倒在地上,便不顾一切的冲了过去,在那拿刀的人的前面扑在秦风上,为秦风挡了一刀,那一刀插入了宋雨琪的后背,那人见没有刺中秦风,又想补一刀,举起刀来的时候,只听见“砰”的一声枪响,举刀的那只手掌便分离了体,一片血模糊,又听见几声枪响,其余二人手脚都中枪,全都躺倒在地。雨琪中刀的时候看了开枪人一眼就昏了过去,她只道自己也要死了,不过在死之前,知道有一个为了自己可以连命都不要的人,已经心满意足了,何况可以和相的相拥着死去,晕过去的时候满面知足而幸福的微笑。

    秦风感到浑酸痛,呻吟了几声,慢慢醒过来,发现自己躺在医院,一个护士看见秦风醒了,便走了过来,秦风张口便问道:“宋雨琪她在哪,她有没有事。”声音有点虚弱。

    “你可真能打,做了件大大的好事,以后海湾六龙再也不能横行海湾了······”护士一见秦风醒来,就高兴称赞秦风。

    秦风哪有心听这些,心里担心的是宋雨琪,于是不等护士说完,便用尽全力气大声说:“宋雨琪她在哪,她有没有事?”

    护士一愣,停止了她的长篇大论,于是回答秦风说:“你是说和你在一起的那个女孩吗,为你挡了一刀,没伤到要害,已经没什么大事了。”

    听护士这么说,秦风心中总算松了口气,由于刚刚说话太用力,牵动了伤口,知道宋雨琪没有事又痛昏了过去。

    在一个装饰非常奢华的客厅里,一个中年男人负手而立,双手紧握,显然是非常的生气,旁边跪着一个人,头都埋到地了,看不清容貌。

    中年人大声呵斥道:“你在这边都干了些什么,为什么我的女儿都保护不了!”这人便是宋雨琪的父亲宋誉坤,明里是誉坤集团的老总,暗地里却是困龙会的老大,困龙会涉及军火,暗杀,收集报等活动,和各国上层都有些往来。困龙会分工明细,成员虽然只有上万人,遍布各国,但是每一个人都不是等闲之辈,每个人不是有过硬的杀人本领,就是可以驾驭一方的,当然也有不少既有可怕的武功,还有出色的管理能力的人,跪在宋誉坤前就是其中杰出的一个。

    跪在宋誉坤面前的这个人叫紫狐,是当年宋誉坤和雨琪的妈妈在游览紫狐山时候,在一处清泉的边上看见的,紫狐是一个弃婴,宋誉坤的妻子见紫狐小小的,又长的水灵,惹人喜,便抱养了,取名紫狐,是因为在紫狐山遇见他的,也就是在那年生了雨琪,待紫狐三岁的时候,已经比其他同龄孩子老练很多,倒是比六七岁的孩子还老练,于是宋誉坤把紫狐送到了会里的培养基地,让他接受训练,将来好为自己做事,紫狐特别聪明,无论是武学还是处事,都可以说独具慧根,是故十九岁,在帮会里的武功至少排名前十位,所以宋誉坤让他独挡一面,全权处理龙国的一切事宜,外加让紫狐亲自负责女儿宋雨琪的安全,怕仇家报复。

    听到宋誉坤的呵斥,紫狐缓缓抬起头,那是一张落寞而冷酷的脸,非常帅气,最显眼的是他的额心有一颗紫色的痣,绿豆般大,他没有求饶,而是说:“义父,我做错了,没有尽到我的责任,您处罚我吧。”语气很是诚恳。

    听紫狐这么说,宋誉坤的怒火消却了不少,在紫狐十三岁的时候就要他在暗地里保护自己女儿宋雨琪,这些年来雨琪从未受过什么惊,只是这次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意外。当即对紫狐说:“你先起来吧,我知道你办事,这次肯定另有隐,告诉我你当时在干什么。”宋誉坤的绪一下平复下来,非常理的思维,不愧是一帮之主。

    紫狐站起来说:“义父,昨晚我一直暗地里跟着雨琪,后来她和那个新交的朋友在一起,正好这时一个酒吧里出了事,对手很强大,来了三个高手,我接到他们的求救电话,就带着手下匆忙赶了过去。”

    “嗯”宋誉坤轻轻嗯了一声,又问道:“知道那些人的来历吗?”

    紫狐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星形飞镖,递给宋誉坤,说:“这是那三个人留下的,您看,我估计他们是夏柳国本刀门的人。”

    宋誉坤接过飞镖,一看,飞镖上面刻着一把金黄色的小刀,果然是本刀门的东西,对紫狐说:“不管是他们做的还是有人故意挑拨,你把这个交个本刀门,向他们要一个结果。”

    “是!义父”紫狐恭恭敬敬地接过飞镖。

    “还有,昨晚和雨琪一起地那个年轻人是什么人,手还好的。”宋誉坤又说道。

    “回义父,他叫秦风,是烟雨市人,父母市银行职员,他在本市天南大学读大二,成绩优异。”

    “嗯,不错,如果他有意加入我们,随时欢迎他,好像雨琪很喜欢他,那可不行,雨琪不能跟他,你注意点,不要让他们在一起。”宋誉坤说完长长叹了口气。

    “遵命!”紫狐语气很冷,眼中透着凶光。

    宋誉坤全部瞧在眼里,哪能不知道紫狐想什么,紫狐再想干脆把秦风杀了,宋誉坤又说:“他是雨琪的救命恩人,你最好不要伤害他,我相信你有那个能力把这件事办好。还有昨晚那些人怎么处置的?”宋誉坤问到了海湾六龙。

    紫狐还是冷冷的样子,回答说:“他们在海湾一带扎根已久,家里也有一定背景,在海湾一带一直横行,昨晚属下带人已经把他们抓起来了,还有他们一些亲戚朋友,已经全部处决了,决不会留下后患。”

    “行了,你从昨天忙到现在还没有休息,你去休息吧,雨琪我看着就行了。”宋誉坤点了点头说,算是赞赏紫狐的手段。

    “那我先走了,有事您叫我。”紫狐说完便退了出去。

    宋誉坤背着手踱上二楼,推开一条门,一张粉红的上,宋雨琪正安静地睡着,脸上恨恬静。

    看着自己的女儿,宋誉坤笑得的慈祥,笑的很温馨,笑的很**。坐在雨琪的边就这样看着雨琪恬静的睡容。

    宋雨琪睡醒了一张眼便瞧见自己父亲坐在边慈祥地看着自己,已经又两年没有看见爸爸了,他又老了,两鬓都有些花白,脸上的皱纹被岁月镂刻的更深了,眼中还有血丝,显然是没有休息好,这次宋雨琪出了事,宋誉坤连夜从相隔数万里的洛理国赶回来,一直守护在宋雨琪旁边,想着想着,宋雨琪很感动,眼睛已经朦胧。很小的时候,宋雨琪的妈妈被宋誉坤的仇家杀害了,等到懂事,宋雨琪知道自己的妈妈是因为他才死的,还知道宋誉坤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黑帮头头,于是非常恨宋誉坤,从那时起便没有叫宋誉坤一声爸爸,每当看到别的孩子在母亲怀里撒,宋雨琪就会忍不住掉泪,也会更恨宋誉坤。看到宋誉坤现在的样子,雨琪心中有个声音在呼唤:“原谅他吧,原谅他吧,他毕竟是你的父亲,他毕竟是疼你的人。而且他为了求得我的原谅,从那时候起就放弃了自己的黑帮,从此经商,这么多年过去了,一切都过去了。”

    “爸爸,你看你从昨晚到现在都没有休息,你去睡会吧,我自己在这没事的。”宋雨琪终于把那尘封已久的两个字说出了口,还是有点生拗。

    宋誉坤抓住雨琪的手,显得非常激动,有点颤抖的说:“你叫我甚么?你终于叫我爸爸了,你终于叫我爸爸了。”几滴泪顺着宋誉坤脸上的沟壑流了下来,又笑着,真是喜极而泣,顿时好像年轻了十岁。

    看到自己的父亲因为自己叫他一声“爸爸”就激动成这个样子,雨琪心中更是肯定应该原谅他,自己总是希望可以有一个疼自己的妈妈,他又何尝不在希望有一个关心他,哪怕只是叫他几声“爸爸”的女孩,妈妈已经去了,要是连我这个亲生女儿都不认他,他也太孤独了,雨琪伸手去擦父亲脸上的泪水,自己也是泪眼婆娑,说道:“爸爸,以前女儿不懂事,让你伤心了,以后我一定做个好女儿。”

    “好孩子,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只要你过的好,爸爸受再多的苦也值得。”宋誉坤替宋雨琪擦干泪,一边说:“瞧你,这么大人了还哭。”

    宋雨琪看着父亲脸上还未干的泪痕,一声笑了出来,你都这么大了还哭,我就不能哭呀,两父女一对视,心下便明了,果然是父女,同时笑了起来。

    “想吃什么,今天我亲自为你下厨。”宋誉坤心中非常高兴,多年没有下过厨房的他今天又要大露一手。

    宋雨琪听父亲要亲自下厨,他知道,自从自己母亲死了后,父亲就从未下过厨房了,父亲的厨艺很好,那时一家人有甚么高兴的事,爸爸妈妈就会亲自下厨,做很多好吃的菜,往事一幕幕浮现,雨琪心中一片温馨。想到又可以体味道父亲的手艺,兴致也是极高,说:“好呀,好久没有吃过爸爸做的菜了,我要吃糖醋鱼,松子饼,玉食片······”雨琪一口气说出了十几种,每说一种,宋誉坤的心就震动一下,那都是以前一家人在一起的时候经常做的菜,没想到这么多年了,雨琪还记得这么清楚,可惜她母亲走的太早了,不然一家人和和睦睦,相聚在一起,就算天天吃馒头也幸福。宋誉坤心中觉得对雨琪充满了愧疚。

    “好,为了我的宝贝女儿,全部满足你的小馋嘴。”说着笑呵呵的起准备去张罗这些菜。

    “爸爸,秦风没有危险了吧?”宋雨琪见宋誉坤起要走,连忙问道,其实她刚刚醒来的时候就想问。

    “呵呵,从昨天到现在,你都问了不下十遍了,他很好,已经醒过来了,你不要担心啦,我帮你在学校里已经请了一个礼拜假,这些天你就好好养伤。”宋誉坤笑着说。

    听见自己父亲笑话自己,心中又想到秦风,一股柔充满了心间,脸上微红,撒道:“人家毕竟救了我,我关心他是应该的嘛。”

    “要是我出事了,你也会这么关心我吗?”宋誉坤继续逗雨琪。

    “爸!”宋雨琪显得非常害羞。

    “嗯,看你叫得甜,我现在就去叫下人去买菜了,你先睡会,做好了我拿到你房间里来。”宋誉坤说完便出去了。

    在医院过了几天,秦风好得很快,已经可以下了,在医院得这些天多亏了雨琪家中打点,基本上是全包了,不过始终没有见到雨琪和她家人,只是一个自称是宋雨琪父亲手下的中年人在打点。

    前面好几次秦风看见他都问雨琪的况,得知雨琪已经没有甚么事了,也就放心,其余的甚么都没有问。

    秦风一个人走在医院的花园里,时近黄昏,夕阳把一切渲染的陈旧,看着自己被夕阳拉长的孤独剪影,秦风心中有种莫名的惆怅。经过这次生死的边缘,秦风变的豁达了很多,人生匆匆数十年,何必计较那么多,只要快快乐乐的活着,那就知足了,只要自己心的人能够快了无忧的活着,自己孤苦点又有什么呢?

    每天,都在宋雨琪的影子里恍惚度过,非常想念雨琪,但是秦风深知和雨琪在一起是不实际的,何不乘这次的分别断了,反正雨琪也找不到自己,自己没有告诉她任何联系方式。

    秦风看着夕阳下陈旧的风景,像一张褪色的照片,此刻他心中很宁静,恨平淡,如这张褪色的照片,如这迟暮的黄昏,有些人,注定只能是生命中一张陈旧的照片,岁月不会将她磨灭,而是让她变得经典,把她永远珍藏在自己的记忆里。

    秦风长长叹了一口气,这样想通了,觉得心中一畅。

    傻傻对自己说:“将来就把尘世的一切封记忆,带到深山古刹,如此一生,也无憾了。”

重要声明:小说《灭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