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定的轮回 第四十四章 乔迁2

    我让詹兆教导智儿,而我每隔两天抽查一下智儿的功课,这孩子果然聪慧,很是懂得举一反三。

    至于我选下人的德事,在坚持了两天之后就全权交给小冰去解决了,只是这管家的人选,还得由我自己来决定。

    毕竟有一个好管家,我能省下好多精力。

    这天从衙门出来,拉着詹兆在街上乱逛,这小子,自从见了岚清,就三天两头往太傅府跑,说是去找我的,实际是看美人去的,不过,我倒也觉得他们才子佳人,是绝配,只是不知道岚清的意思。

    走到茶楼,正听见说书的在说我赵濯在大比试的事,就拉着詹兆坐下,听别人说着自己的事迹,还真是一大享受啊。

    正听到**处,茶楼外吵闹起来,皱着眉转头望去,隐约看到一个壮汉和一个书生起了冲突。

    一半是因为管闲事,一半是因为恼怒那两人打扰我听自己的英雄事迹,就走过去看起了闹。

    从围观的人口中得知,那书生第一天到市集摆摊卖字画,就碰到了恶霸,要收保护费,那书生一来没钱,二来不肯向恶势力低头,于是一言不合,那恶霸就要动手砸摊,书生死命的护着自己的画作。。。

    我探头看去,那书生眉清目秀的脸上赫然有一个红色手印,大概是被壮汉打的,只是,他仍然咬紧牙关,抱着手中的画卷用体挡着壮汉的拳脚,我实在看不下去,一根银针飞出,直那壮汉伸出的脚踝,只听一声惨叫,正要猛踢书生的壮汉突然捂着脚踝倒在地上打滚,那书生也是一愣,不明所以得看着捂脚喊疼得壮汉。

    我咧嘴一笑,上前假装查看壮汉的脚踝,乘人不注意拔掉银针,然后站起对周围的人说,“只是抽筋而已,踢两脚就没事了。”说完,狠狠的踹了那人两脚,那人大概也知道自己不是我的对手,从地上爬起来就一溜烟跑了,周围的人见闹事的跑了,没闹可看,也都散了。

    我这才回头查看那书生的伤势,没有大碍,只是些皮伤,没有伤到筋骨,从怀里摸出一瓶自制的跌打药递给他,让他回家自己抹抹就好。

    那书生连声道谢,我也不客气,“不知这幅是什么画,让公子如此看重?”

    “是魏文昌,魏大人的画作。”说着,书生摊开画卷让我观赏,巍峨的山峦,温柔的溪水,这两种完全不同的景物竟然能完美的融合在一起,画工的确了得。这魏文昌的名字也很熟悉,只是一时记不起来在哪听过,回头疑惑的看着詹兆。

    詹兆的脸上又开始浮现出我极为熟悉的崇拜神,“要说,我最崇拜的人,就是前大学士和户部尚书了,”看我脸色不佳,立刻回到正题,“这位魏大学士,是当今圣上的亲舅舅呢,只是十年前就过世了,他文才风流,是我国第一大才子呢。”

    “圣上的亲舅舅?”那不就是我的亲舅舅?难怪那么熟悉,当时听姜太傅提过,我现在的名字也是取得母姓。

    “不知这幅画怎么卖?”很是喜欢这画,而且还是舅舅的遗物

    “这,本来,公子救我于危难,实在不该再向公子要钱,只是,舍妹还等着在下卖画的钱救命,所以大胆向公子讨要十两银子。”

    这画远远不止十两银子,这书生却因为我救了他,只要价十两,还一脸惭愧,似乎做了什么不可饶恕的错事一般。

    “这样吧,我跟你走一趟,再定价钱可好?”我知道,我的同心又开始泛滥了。

    “这?怎好麻烦公子?”

    “反正我也没什么事,就陪你走一趟吧。”我话还没说完,詹兆已经心的开始帮人家收摊了,我只能一阵好笑,由着他去。

    书生摆摊的地方离他家并不远,只是转进一个小巷,走到底就是了。

    昏暗的屋内,一个小孩躺在上,我们才进屋,她就发现了,低低地喊了声哥哥,就不再作声,听那声音,应该是病了很久的样子。

    我上前要给她搭脉,她却颤抖的往后缩,惊恐的看着我,书生急忙上前安慰,“妹妹,这位公子是好人,他来给你看病的,乖,把手伸出来。。。”

    哄了半天,那小女孩才把手从被窝里伸出来,纤细的手臂上赫然是纵横交错的鞭打的痕迹,虽然有些年月了,痕迹还是没有退却,不知她以前受过怎样的对待阿。

    把过脉,我没有说什么,只是往屋外走去,没一会,书生就出来了,在我旁边站定,“我十五岁那年外出求学,五年未归,直到半年前回来,才发现家产被人霸占,父亲撒手人寰,留下母亲和七岁的妹妹相依为命,母亲不得已改嫁他人,可那人只要一喝酒就开始打骂母亲,连妹妹也不放过,我回来的时候,母亲已经奄奄一息,把妹妹交托给我之后就离开了人世,我带走妹妹,只是妹妹已经被那人打怕了,晚上噩梦连连,母亲离开后更是高烧不止,体一比一弱,我却没有办法治好她,实在是对不起父母啊。。。”说着,一个大男人竟然泪流不止,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阿。

    “你妹妹主要是心病,心病一不除,她就一不会恢复健康,如果你相信我,就让我来医治你妹妹的心病如何?”

    “你,真的能够治好我妹妹?只要能够治好她,无论要我做什么都可以。”他急切地拉着我的胳膊,手劲之大,连骨头都被捏痛了。

    “你先放手,不然,第一个要治的就是我的手了。”龇牙咧嘴的揉捏自己酸痛的手臂,“我会治好她,至于报酬么,我现在需要一个能帮到我的管家,你可能胜任?”说的轻松,其实心里一点底都没有,毕竟对于读书人来说,管家这个职业并不符他们的期望,但是我在赌,赌他对妹妹的看重

    “管家?”挣扎过后只余平静,“好,我答应你。”

    我赌赢了!“收拾东西,跟我走。”

    这次不是带他们回太傅府了,而是魏府,高墙红瓦,焕然一新的府邸,后天就要正式搬进我的新家,宴请各位同僚了,其实我已经住在这里两天了,现在连管家都有了,终于有个家的样子了。

重要声明:小说《遗忘千年的爱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