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定的轮回 第四十一章 科举

    回到衙门,詹兆已经知道朝堂上我建议开科举的事了,又是一脸崇拜的围着我打转,我有的时候真的很怀疑钱谦对他格稳重,办事勤快的评语到底有多少水分在里面。

    “大人,你这个提议实在是为我们寒士入仕提供了大好机会啊,以前都只有那些世家子弟才能入仕为官,等我们这些没有份背景的寒士被人发掘举荐的时候都已经是不惑之年了,即使举荐为官了,也会被压制,毫无建树。。。”

    “我要求开科举并不是为了打击世家,或者提高寒士的地位,我只是单纯的想选出有识之士,为国家效力,无论是世家还是寒士,在科举面前人人平等,不,或者,世家还是占有优势的,因为他们的先天条件毕竟比较好,现在在朝为官的世家子弟的学识都是一流的,只是看他用在哪一方面而已。”

    说完,我就后悔了,果然,“大人就是大人,果然学识渊博,见识过人,下官对你的敬仰有如滔滔江水,延绵不绝阿。。。”

    “停,看看你桌上,那堆文件你都看好了?明天可都是要用的,还不去干活去!”打发了詹兆,靠在椅子上长吁一口气,幸好打断的及时,否则,他恐怕能说到天黑,对于他的口才我是从心里佩服阿,夸人夸的让听者舒服不已,我承认,第一次听到她的夸奖,我还真的飘飘仙了,只是,每天都来那么一段,神仙都会吐血的!

    伸个懒腰,准备明天上朝的事物,我没有把公事带回家的习惯,所以总是在衙门,就把事全都处理完的。

    我的‘办公室’本来是单人独间,外间办公,里间有张小榻,可以稍作休憩,詹兆做了我的助手之后,就让他在我房间办公了,只是中间隔了个屏风,保留一点私人空间而已。

    一切准备妥当,抬头发现外面已经天黑了,魏国偏北,天黑得比较早。

    走到詹兆的桌前,发现他还在处理那堆文件,他不会真的以为明天要用吧,我只是唬他的而已,那么大一堆,两天都搞不定阿。

    “詹兆,回家了,明天再做吧,不急。”

    “大人,你不是说明天要用么?”

    呃?单纯的孩子啊,难怪两年都没升职了,“人家怎么说,你就怎么信啊?我唬你的啦!”

    “谁说的,我只相信大人而已。”这什么语气嘛,怎么感觉我像是拐无知幼儿的坏人?

    “咳。。。好吧,是我不对,大人我请你吃饭赔罪如何?”其实是我自己想去锦翠楼吃饭而已,其实早就想去了,只是刚接手户部,事务繁忙,前几天又忙着写科举的折子,还要装修我的府邸,到今天才终于空下来,馋虫已经蠢蠢动了。

    “真的?可是,父母还在家中等我吃饭呢。”

    “我派人给你打声招呼就好,快点,再磨磨蹭蹭的,不等你了。”那锦翠楼生意好的很,去晚了怕还找不到位子坐呢。

    带着小冰,詹兆,三个人轻便服的来到锦翠楼,已经没有包间了,我也无所谓,找了个靠窗的位子坐下,我今天来本就是有目的,靠窗的位子更好。

    “不知客官要来些什么?”一坐下,小二就殷勤的倒茶,招呼着

    “把招牌菜都拿上来,再来壶好酒。”顺手打赏小二一两银子

    “大人。。。”小冰一听我要喝酒,就慌了

    “唉,没事,大人我的酒量好着呢。”我又不是借酒消愁,怎么会把自己喝醉?

    嘴上跟他们闲聊,眼睛可没闲着,附近的几桌,都已经一一看过,果然都是些世家子弟。

    菜刚上齐,邻桌已经酒过三巡,声音大了起来,“你说,那个什么魏子昕的,居然想搞什么科举,这不摆明要跟我们世家子弟对着干么?”

    “就是,他不也是世家子弟么?哼,现在官做大了,就翻脸不认人了。”

    詹兆似乎听不下去,想要站起来跟他们理论,被我一把抓住,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他只能一脸不服气的坐下。

    听着对方的话语越来越不入耳,小冰也坐不住了,要不是碍着我的面子,早起来把那些个人揍一顿了,不要怀疑,小冰可是军侍卫长的亲妹妹,武功与他哥哥不相上下,被派来保护我,还真是大材小用了。

    “在下认为,这魏大人提出的科举,未必是针对世家子弟的。”终于有一个声音是站在我这边的了,放下吃到一半的鸡翅,抬头看向说话的人,看他穿着,普普通通,人也长得一般,并不突出,只是那眼神,似乎透着一股睿智。

    “他不是针对世家子弟,那是针对谁?”问话的是邻桌那个提起这个话题的人

    “针对无用之人。”

    好,一针见血,知己阿。

    “大人,他居然跟您想的一样呢。”旁边的詹兆像发现新大陆一样,难道,我在他眼中真的是独一无二的?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这并不奇怪。”要赶快帮这家伙洗脑,盲目崇拜并不是什么好事

    那边还在继续,“那你说说,他怎么个针对无用之人?”

    “现在朝中为官者,几乎都是由人举荐,这无法避免任人唯亲的做法,也就无法避免那些不学无术,只是靠家世谋取官职的人出现,而那些寒士出的人,想要做官,就只能先去世家做门客,得到主人的认可之后,才有可能谋个一官半职的。如果采取科举这种方式,来选取官员,无论是谁,只要你有才能,皆有表现自己的途径了。所以,科举只是为有抱负的人提供了一条路,只要你想,你就可以去走这条路,而通过的人,就有奖励,这或许是在告诉你,一切都是需要靠自己的努力才能获得的。”

    相识恨晚,是不是就是我现在的心?看着自己想说的话从另一个人的嘴里说出,这种感觉,我已经无法表达了,只想跟他何上两杯,再来个秉烛夜谈。。。

    那帮人似乎也被他的话镇住了,不再说话,只是喝酒,看来,他们也不是无药可救嘛。。。

    看他似乎是刚进酒楼的样子,而周围早已没有空位,我亲自站起来招呼他,“这位公子,是一个人吗?可介意与我们并桌?”看他单独一人,我们这还坐得下的,只怕他还有朋友。。。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事出乎意料的顺利

    看他坐定,再换小二上了副碗筷,酒杯,为他倒了杯酒,“刚才听公子一席话,似乎很是提倡科举?”

    他微抿了一口酒,“不错,这对于有能力的人,都是一个机会,不是吗?”

    “的确,不知公子是哪里人士?听口音似乎不是御城人士?”

    “天下之大,何处不是家?只要有我在乎的人在的地方,就是我的家。”他一手摇晃着酒杯,含笑看着我,我突然有一种他本不该是这样一张平凡的脸的感觉。

    无意识地甩甩头,似乎想要把那奇奇怪怪的想法甩掉,“呵呵,说了那么多,似乎还不知道,公子的尊姓大名。”

    “在下宇傲。”

    “公子看起来并不高傲。”

    “傲者,在于内,而不在外。”

    “受教了。啊,在下,似乎还未自我介绍,在下。。。”

    “起来,起来。。。”我话还未说完,旁边就有人叫喊着,要我们让位。

    “大胆。。。”小冰一怒而起,之前强压的怒气终于找到发泄的地方,岂会轻易放过?

    可惜,小冰跟那帮人一比,实在是太过小,所以那帮人明显没有把小冰放在眼里,坚持要我们让座,“要我们让座可以,但是来者是客,总要让我们吃完再走吧!”我心平气和的说着

    一看我们还有大半的菜没动,那帮人自然不肯,“这顿我们请了,再给你们十两银子,去别家吃吧。”

    “岂有此理,我们自己吃的,自己会付账,不用你们请。”詹兆的脾气还真不小。

    “给你们钱是看得起你们,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你们知道是谁要坐这桌子吗?”天下仗势欺人的奴才怎么都一个样?

    “谁呀?”我倒满希望能见见这位狗主人的

    “当朝左相之子杨文旭,杨公子。”看他们,下巴都快翘到天上去了。

    “原来是左相之子阿,失敬失敬。”我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

    “知道还不让开?”连尾巴都起来了

    “当然,当然,我们会尽快吃完的!”咦,我是不是说错什么了?为什么他们下巴都掉下来了?

    “是哪个混蛋占了本少爷的桌子?”果然玉树临风

    “少爷,就是他们。”站在最前面的那个人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点头哈腰,一脸奴才样,哪还有刚才的嚣张气焰。

    “就是你们四个人?还不给少爷我让开?”

    “原来这桌子是杨少爷的阿?”我恍然大悟

    “那是当然。”杨少爷理所当然的微抬他精致的下巴,原来那帮奴才刚刚的动作都是从他那学来的啊?

    “占了少爷的桌子,是我们的不对,小二,”看着小二跑过来,我才接着说,“给,拿着这五两银子,去给爷再买张桌子来,我们好把公子的桌子物归原主阿。”

    我才说完,我边的三个人已经忍不住笑了出来,杨文旭那边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还是那个打头的奴才大喝出声,“大胆,你们敢耍我们家少爷,不要命了!”

    “不要命的不是我们,而是你吧?我们可是真心诚意的要把桌子还给你家少爷的,你却说我们在耍你家少爷,你们家少爷是那么容易被耍的人么?”唉,连话都不会说,还怎么做人家奴才?

    “你,你。。。给我打!”怎么纨绔子弟也都一个样?就会让手下打人?

    一见真的开打,我拉着詹兆就往后躲,本来还想拉着宇傲的,结果拉空了,转头一看,他早就跟人家对上了,没想到人家是文武双全阿,惭愧惭愧。

重要声明:小说《遗忘千年的爱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