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定的轮回 第二十九章 炎城一行2

    已经出城很久了,夏侯麟那一副我早就料到的笑容还是在我眼前晃当,居然还说什么慢慢走,好好玩,搞得好像我们不是去给他办事,而是去度蜜月的一样。。。呃,口误,口误,是旅游。。。

    但是看着骑着马走在前方的人影,嘴角还是不由自主地上翘,虽然没有过多的言语,他对我的关心,却始终萦绕在心头,温暖着我。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喜欢,只是在山洞默默照顾着我的他;在月光下吹着莫名悲伤曲调的他;在知道我不想去炎城,就不顾危险要代我前往的他,一点一滴的渗入到我的心里,似乎再也抹不去,即使知道他可能早已心有所系,为着他心中收藏的那个人夜夜无眠,吹奏到天明。。。我只能为之心疼,同时也为着那个能够得到他全心牵挂的人而感到钦羡。。。

    “今天就在这个小镇休息吧,明天再赶路。”

    “好。”从没有想过看着一个人的背影,都能一边发呆一边骑马一整天的,纵使在厚的脸皮,也会脸红吧。。。不过,换个角度看,是不是能说我的骑术真的很好呢?如果小龙听到,大概又要不屑地瞟我了,唉,不知道它在诸葛府过得好不好,有没有一点点地向我这个主人呢?

    “怎么了?如果不在这里休息,今晚我们赶不到下一个城镇的。。。”思诀看到我一径的站在客栈门口发呆,以为我不想现在就住店休息,遂再次开口。

    “啊?哦,没什么。。。呵呵。。。”天,一天到晚的发呆,太丢脸了。

    用过晚餐,我们两个就各自回房休息了,吹了烛火,躺在上,为了到底要不要问清楚他为什么会不顾危险代我去炎城的原因,进行着激烈的思想斗争。。。在这斗争丝毫没有进展的时候,隔壁传来一阵熟悉的曲调,比之起初宛如人生离死别的浓重悲哀,今天的曲调似乎透出一股欣喜,虽然很淡,却仿佛给那首曲子注入了活力,是什么事,能让思诀如此?是他心中的那个人吗?忽略心中的酸涩,我闭上眼睛,开始勾勒那个能牵动思诀绪的女子的容貌,一个纤灵飘逸,清妍绝俗,顾盼间倾城倾国的绝代佳人形象出现在脑海。再想到只能被称作五官端正的自己,忍不住叹了口气,人比人,实在是气死人阿,不行了,在这么想下去,我一定会得抑郁症的,想别的,想别的。。。唔。。。为什么在皇宫那么久都没有听说过这个人呢?看思诀吹笛子时的哀伤,应该是有过不好的遭遇,所以他们才会可以不提的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我居然都没有问过小蓝小青,现在想起来也来不及了。。。

    “小珏?。。。小珏。。。”睡意朦胧的被吵醒,才发现似乎睡过头了,都怪自己昨天晚上七想八想的,到很晚才睡着,搞到现在都还躺在上,“等等,我就来。。。”来不及自我检讨,抓起衣服就往,然后一边穿鞋一边蹦蹦跳跳地跑去开门,“思诀,早上好。。。”顶着熊猫眼,鸡窝头,脸上绽出一个极其谄媚的微笑,希望不会因为起晚耽误行程而被讨厌。。。

    “昨晚没有睡好么?”咦?虽然最近思诀的确是温柔了不少,可是,在我一觉睡到大中午,耽误了行程的况下,他居然还会问我昨晚是不是没睡好?呜呜。。。实在是太感动了,“没有,没有,我这就梳洗,吃过午饭,就可以上路了。”

    思诀低下头,手抚过我的嘴角,我的脸在这个暧昧的动作下微微发烫,手也不自觉地抚过刚刚他抚过的地方,湿湿的。。。呃,我立刻反应过来,捂着嘴,把嘴角微微上翘的思诀推出门外,关上门,双手捂着大概已经可以媲美猴子**的脸蛋,恨不得能挖个洞钻进去,天哪。。。睡觉流口水是没什么啦,可是被自己喜欢的人看到,就实在是。。。太丢脸了。。。不过,想到刚刚他唇角上翘的样子,似乎再丢脸的事都值得了。。。

    直到离开那个小镇,骑马在官道上走了大半天,我还是不好意思去看思诀,回想早上在铜镜里看到自己居然是以这么一副惨不忍睹的样子出现在思诀的面前时,我实在是不想再出门见人了,以前听过这么一句话,叫什么长得丑不是你的错,可是出来吓人就是你的不对了。而我今天早上就做了这么一件人神共愤的事,鸡窝头,熊猫眼,嘴角粘着口水,衣服整个反了,这完完全全就不是一个淑女能做的事嘛,好吧,我承认我不是什么淑女,可是,有必要这么糟糕吧!以后还怎么面对思诀阿?

    叹了口气,一路上思诀都没有讲过话,一定是被我吓到了。。。唉。。。

    “你还想一直这么叹气下去吗?”是不是我听错了?思诀的语气里有那么点调侃的意味?

    叹气叹到一半的嘴半张着,一时回不过神的呆呆的看着眼前似乎在忍着笑的人。这个是我认识的君思诀吗?我突然间不是太肯定我是不是还在做梦,我认识的君思诀怎么会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用这种表面对我?

    “怎么一副见了鬼的模样?”笑意加深

    “我不是在做梦,就是你被鬼上了!”我一时接受不了,喃喃出声

    “哈哈。。。”眼前的人终于破功,大笑出声。

    祝大家端午节快乐!

重要声明:小说《遗忘千年的爱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