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定的轮回 第一章 小白

    半张开眼,周围亮的刺眼,难道是室友早上走的时候没有把窗帘拉好?可是也亮的太夸张了吧...就好象是太阳直我的眼睛一样。太阳?腾得睁大了眼睛,的确是太阳,明晃晃的在我的眼前。可是,可是,我不是应该在寝室吗?天花板上怎么可能有个太阳?想起看个究竟,却发现自己根本动弹不得。梦魇,一定是梦魇。可是梦魇不是该森恐怖的吗?怎么会如此明亮?还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啊。

    既然只是个梦,我也就放心的开始观察我目力所及的地方了,似乎是野外,空气特别清新,还有鸟叫,恩,我左手方向大约百米处有片树林,右手边有水声,但我看不到河。坏境很好,很适合踏,可是如果是在夏天9,10点左右躺在颇有威力的太阳底下那么久,而且丝毫不能动弹,任谁都不会好过吧!不幸的是,这个人就是我!天啊,拜托,虽然是梦中,我仍然感觉到汗流浃背,甚至脸都开始有灼痛的感觉了,谁来叫醒我啊。似乎是听到我的祈求,我听到了脚步声,似乎是两个人,可是人会发出那么沉重的呼吸声么?只有猛兽才会有这种声音吧......猛...兽...是的,的确是猛兽,还是猛兽之王,也难怪我会以为是两个人朝我走来了,人家老虎大人有四条腿嘛,所以我的耳力还是很好滴。

    越来越近了,我也越来越兴奋,果然野生的比动物园的要有气势阿,就算人家是伤残人士,气势依旧不减。不错,这只额头有个大大的王字的吊睛白虎的前腿一瘸一瘸的,还有血迹,似乎,受伤时间不是太长。看着它停在我前,突然好想摸摸看啊,反正是做梦,即使它咬我也没有伤痛。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手已经比打脑还快的伸了出去,眼见就要碰到它的下巴的时候,我突然惊醒——我会动了,会动了,那。。。岂不是意味着,这也许不是一个梦,而我面前的也许真的是只老虎?我慢慢把手收回来,尽量的表现出我的无害,幸好它只是看着我,没有进一步的行动,我缓慢的向右移,我记得那边有水,可是现在不敢回头确定,只能赌一下了。。。赌?怎么赌?我是旱鸭子阿,难道天要绝我?啊。。。我好不容易拉开的一点距离,在它的一步之下反而拉得更近了。怎么办?我一不是武松,二没有武器,就在我下定决心宁可被淹死,也不要被撕成一块块的时候,它伸出了受伤的前爪并且对我低吼了一声,我被它吼得一抖,差点没趴下了,可是在看到它前爪上的刺时我不由得松了口气,看来它只是想要我帮个忙而已吧。我试着伸出手去,它果然把前爪搭在了我的手上。我仔细看了下,发现刺的很深,难怪要找人帮忙了。

    我看了下周围,果然有条小溪,就着溪水帮它把伤口洗干净,我也渐渐镇静下来,反正跑也跑不了,说不定还能转一变成了老虎的救命恩人呢,呵呵,从来不知道自己这么具有阿Q精神。。。深吸一口气,一鼓作气。。。刺是拔出来了,我也被喷了满头满脸的血,一声虎啸,似乎是被弄疼了,可是,人家关羽还刮骨疗伤呢,你不过是拔了根刺而已嘛,就叫得这么凄惨。。。好吧,我承认我的水平没有华佗那么高超,用力也的确过猛了,你也还小,没那么大的忍耐力(虽然体型比我大,可是据我所观察,应该还是幼虎一只吧)

    心疼得从布料本就不多的睡衣上撕下一角,帮它把伤口包扎好。看到小老虎用“泛着泪花”的虎眼看着我,我不以它的救命恩人自居起来。“我怎么说也算帮了你一个不小的忙,你不能把我当成午餐哦,”虽然知道它不可能理我,我还是努力得把自己不想被吃的意图解释清楚“当然,早餐,下午茶,晚餐,夜宵通通不可以!”我刚说完,就看到一只放大的虎头出现在我的眼前,难道。。。它,饿了?。。。它。。。我。。。555555555我很难吃的啦,特别是刚在太阳下暴晒了那么久,上全是汗,咸咸的,啊。。。那它不是连盐都可以免加了?不行啦,我还那么年轻,更主要的是,被吃掉会很痛,而且会很难看的。。。

    咦,我都闭着眼睛胡思乱想了那么久了,怎么都没有感觉疼痛?难道它在准备刀叉,调料?汗。。。似乎是猫和老鼠看多了的副作用,我居然能在这么危险的况下想到这么搞笑的画面。。。悄悄地睁开眼,不见了?小溪边居然就只有我一个人了。。。哈哈,一定是它良心发现,知道吃救命恩人会有报应的,在无颜再见我的况下,悄悄溜走了。。。在神经松弛下来的一瞬,我立刻埋头洗脸,被一只老虎得感觉真的是,奇特。。。在我为要不要顺便洗个澡而进行激烈的思想斗争的时候,我又听到了,虎啸。惊慌之下我一头扑进了水里,这下不需要再思想斗争了。。。。狼狈的从及膝的水里坐起,看见小白虎拖着一只肥肥的长耳朵动物站在我的面前,应该是只兔子吧。难道,它是想给我吃的?可是,我不吃生食,也不想解剖兔子,搞得手上血淋淋的。“小白,我就叫你小白咯,”它抬起头看向我,似乎对我起的名字不是太反感,“我还不饿,你自己吃就好了,我自己解决就好。”不知是听懂我说的话了,还是实在饿得不行了,小白开始狼吞虎咽起来,我别开眼,顺便走远一点,不然,恐怕会有几个晚上睡不着觉的。坐在溪边的一块石头上,我终于开始考虑起自己的处境来了。

    莫名其妙的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醒来,除了一只老虎以外,就没有碰见其他,而从周围环境来看,完全看不出现在是在哪个时空。树林,草地,小溪,白虎,唯一肯定的是不是在我原本所处的时空,那里即使有树林,草地,小溪,也是人工的,更别说是一只自由自在,没有锁链,牢笼的白虎了。“穿越。。。”似乎是有这个可能,我承认我也有时候会异想天开想到古代找个痴的帅哥做老公,可是,这只是幻想,真要到了男尊女卑的古代,以我手不能扛,肩不能挑,琴棋书画一窍不通的状况,难道要我陪着小白过一辈子?似乎感应到在想它,小白回头给了我一个白眼,似乎连它都不屑我陪。。。

    “咕。。。”额,似乎到午饭时间了嘛。。。偷偷瞄了眼小白,它早就吃饱趴在树下打瞌睡了,是没得吃了,我站起来向树林走去,想看看能不能找点果子嚼嚼。小白似乎抬头瞄了我一眼,又接着梦周公去了。走了好一会,终于看到一棵“果树”——长果子的树。从地上捡了根树枝就开始打果子,一下子打了十几个,用睡衣兜了就往回走,我不能肯定这个果子能不能吃,只能回去“问问”我们家小白了。

    扔了一个给小白,“我要吃这个果子咯,应该没有毒吧?有的话你要告诉我哦!”我抓着一个洗干净的就作势往嘴里塞,看到小白没有一点反对的意见,其实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啦,我就小小的咬了一口,还满甜的,脆脆的,好像苹果一样。吃了一个又等了会,没有吃坏的迹象,我就开始左右开工,没一会就把“苹果”全都解决了心满意足的打了个饱嗝,终于有精力四处走走,看看我暂时的生活环境了,似乎是个山谷,就是不知道有没有人烟,最好能找个制高点整体看一下山谷的况。

重要声明:小说《遗忘千年的爱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