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部分 可能?道德?

    可能?道德?

    sunline

    一切都有可能。

    这是不是说人作出一切选择都是可以的呢?因为一切都有可能?

    我先不回答。

    再问,从宏观上看,一切都有可能,但是,从微观上看,的确是有不可能存在的时候,为什么呢?

    例如:我现在无分文,心里说一句:“要有钱”,如果“一切都有可能”,那么应该“于是就有了钱”,在我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大大的保险柜,钥匙就在手中,打开一看,哇,里面全部都是钱啊……这可能吗?如果不可能那么“一切都有可能”是不是就被推翻了呢?

    真实中,确实是“一切都有可能”的,真实以自为基础,是自足的。

    在真实中,不可能被包涵在可能之中了。

    人呢?人以自为基础?人是自足的?

    人处于一定的基础上,人没有脱离他处于的基础而存在,人受到他处于的基础的限制。

    真实呢?真实就不受到它处于的基础的限制吗?

    真实本自然是不受它处于的基础的限制的,但是处于一定的基础上真实,被我称为的“现道”呢?真实处于一定的基础上展现的是受到它处于的基础的限制的。

    “人”和真实有何类似之处?人和“现道”有何类似之处?

    (注:“现道”的论述在我的文集中已经以各个角度描述过很多次了,这里就不再详细描述了,需要进一步了解的,可以参考本文集的其他文章,搜“现道”,估计能够获得一点帮助吧?)

    由此,处于一定的基础上的人,由于受到他处于的基础的限制,受到他处于“现道”的限制,所以“一切都有可能”从微观上看,的确是有不可能存在的时候,但是,从宏观上看,一切都有可能!为什么呢?

    因为人同样也是作为他处于的基础的一部分,他可以通过改变(例如:内在或外在,硬要分割的话,随便怎么分都可以,自己分割的也是存在在自己分割的基础上的……),来改变他处于的基础,处于一定的基础上真实,由于它处于的基础的变化,它所展现的也会发生变化,原先的不可能,就有可能变成可能了。

    由此,处于一定的基础上的人,由于受到他处于的基础的限制,受到他处于“现道”的限制,他的选择必定也受到他处于的“现道”及其基础的限制,他仍然可能作出一切选择,但是由于他需要为他作出的选择,承受他处于的“现道”及其基础的从反馈到前馈之间结果,所以,他限定了自己可以作出的选择,无穷的可能由此被缩减了吗?无穷的可能诶?!显然没有吧?!

    道德以及诸如此类的东西,其存在的目的就是帮助人使他的选择不超过他处于的“现道”及其基础的限制,至于在被自己限定的范围内,是否能够实现自由的选择吗?它就不如“现道”那么隐含了,不隐含有不隐含的好处,这样使自己限定的范围以昭著,不是说臭名昭著哦,硬要这么理解的,我也是没有办法的,不是吗?但是缺陷呢?伴随着昭著,其本质上不愿意产生的后果也就不可避免的存在了,这个后果几乎是不可避免的,即被自己限定的范围内,自由的选择也被限制了,甚至被自己限定的范围也被误解,而不断地逐渐地被限制到几近于单一的地步!

    因为无数人存在的基础是不断变化的,处于其上真实,即现道,也随之变化,道德呢?那个以昭著而闻名,被人以文字固定下来的东西的呢?它难道会等同于真实(即道),本那样,不随着其存在的基础而变化吗?即便是真实(即道)处于一定的基础上展现的不是仍然随着它存在基础的变化而变化吗?道德这个从道里面分割出来的玩意儿,难道可以不合道而独行吗?以显示它的固定

    限定但不是被人类限定的,人类限定也仅仅限定自己而已,如果人类限定大于了其存在基础的限定,居然成为了其存在基础的限定,不断缩减人类可供“选择”的可能,长此以往,这种缩减竟然成为了惯例!这样的话,最后也会有一种可能出现的,那就是必然灭亡的可能,只不过这也仅仅是一个可能而言,人类大可不必对此大惊小怪的。

    道德,存在,皆有其价值,但超越了其存在的基础,那么只能使自覆灭,这是具现的覆灭,特殊的覆灭,而那真实(即道)是不会被人类的愚蠢所覆灭的,人类的愚蠢也只能覆灭自而已,牵连到的也仅仅是具现……

    2008年8月31星期

重要声明:小说《无极化境Sunline》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