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部分 Sunline看“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Sunline看“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ThusSpakeZarathustra)”后的翻译和体会0.0.0.1.1.X

    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ThusSpakeZarathustra)这本书我看的是九州出版社的英汉对照版,我偏好读英文原著,因为中文翻译不可能像原作作者尼采一样是一位伟大的诗人和哲学家,翻译后的东西不可避免地损失了不少原作作者的意境,虽然我看的这个版子翻译的还算工整。作为读者,我把我从原文中读到的较少修改地记录下来,但是却会以我对之的理解作为主线,串联起我对这本书的思路历程,还是有点意义的吧?原著很长。我的翻译很有可能中途而废,所以读者对此不要抱什么期望。

    我写诗歌不是为了当诗人而写的,莫明其妙地一首首诗歌就被写出来了。

    我看哲学著作并进行哲学思考也不是我为了当哲学家,而是我发现了我自己思想的欠缺,希望填补一点自己的无知的程度,不知不觉地思想就自动地流溢出来了。

    欢迎本文,但请注明出处www.sunline.name以及该书中文翻译者Sunline,但是,请不要将本文用于盈利的目的。因为作为翻译者的我翻译此书的初衷以及主要的目的也不是为了盈利。

    这里我说的本文仅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ThusSpakeZarathustra)Sunline中文译本。

    我看的英文版据称是根据BoniAndLiveright,Inc.1917的版本所译,英文译者:ThomasCommon,似乎是近代英语,和现代英语不太一样,所以我不提供完整的原著,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去网络上自行下载。

    也就是说我翻译的是英文翻译版,并非德文原版,而该英文版也附有对照的中文翻译,并且十分的工整,好像没有我自己去翻译的需要。促使我进行翻译的原因可能部分地在于,我感受完英文翻译之后,发觉中文翻译的意境与之相比似乎不太相称,也就是说我从英文翻译中感受到的,如果仅仅从中文翻译的阅读中,可能就感受不到?!但这仅仅是我个人的感觉而已。(不知道从德文翻译到英文是不是如此?)所以,才尝试进行的翻译,纯粹为了自娱自乐。

    本人亦并非专业翻译家,专业是“计算机信息管理”,英文水平尚且通不过大学英语四级,(数年前考过多次,均以59.5告终,目前阅读能力可能是略微提高了一点,这不,读了好几本英文版的著作了吗?其他的能力?可能全部都要退化到快要接近弱智的底线了吧?),当时学习英文的目的是弥补欠缺,虽然略微读了少许自学考英语专业的部分课程,但是能够通过的尚且好像没有一门。所以就我的英文水平自然也不可能翻出什么好东西的。

    而德文只是看过新东方的网络教程的字母部分第一课的几分之一,要产生欣赏德文文章的优美感的可能,暂时似乎是几近于无的。因此,目前,我是不会去阅读德文原版的,原因在于我尚有这点自知之明,知道目前的我尚未存在这么个基础。至于提高德文阅读水平这个基础,目前我没有这个打算,只能顺其自然吧。

    但是上面所述的似乎并不影响我去阅读和感受英语?我似乎能够慢慢地欣赏这本英文翻译和中文翻译对照本,而且现在也不需要去翻老古董一般的字典,Lingoes的即时指翻十分的快捷!获取翻译的时间节省了不少,比起过去,就比较少地妨碍我去感受英文翻译的的优美了。

    此外关于尼采本人的著作,不管是德文原著(这个目前我也看不懂啊?)还是其他语言的翻译,我在读这本书之前,一点都没有读过,但是从书中、网络上他人对于尼采的评论我确实是读了一点的,由此我才有去寻找,发现,购买,阅读这本书的可能,否则在一无所知的况下,即使看到这本书,我也很难产生去翻一下的念头吧?由此可见,我对尼采思想的理解几乎是空白的,下面的体会是在阅读过程中产生、激发或者说是联系到的,所以请勿将我当成是对尼采思想有什么理解的人,我仅仅是一个寻求者而已,因无知而寻求,并将我思考的痕迹记录下来而已,现在仍然是无知,也不希望在什么方面变成“有知”的。

    我写作目的也不是为了盈利或者出名什么的,所以如果有的读者的期望是存在于我目前并不存在的基础上的,那么我只能致以我真挚的歉意了,从某些方面来说,我确实是令您失望了。

    原文作者尼采,全名弗里德里希·威廉·尼采(FriedrichWilhelmNietzsche,1844年10月15-1900年8月25),享年55岁。

    顺便说说一下Nietzsche为什么中文叫“尼采”,尼采是德国人,他的名的字母拼写可能和通常的英文单词相比显得十分怪异,Nie就像中文的“你”,tzsch合起来只发一个辅音,合起来发音就像中文的“你吃呃”,太通俗了,大概考虑换个好看一点的词表示吧?最后就变成“尼采”了。

    1883年,他完成了《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的第一、第二部分,1884年完成了第三部分,1885年完成了最后一部分。

    先说说标题,ThusSpakeZarathustra。

    Spake是speak的过去式,我前面说过这是近代英语的版本了,不是当代的,就像has被写成hath一样,读这本书可能需要随时加载一本字典屏幕上。

    Thus是副词,“如此”的意思,修饰动词Spake,两词合起来就成了“如是说”了。

    Zarathustra[.zærə’θu:strə]查拉图斯特拉=Zoroaster琐罗亚斯德,波斯人,是琐罗亚斯德教(Zoroastrianism)创始人,一位先知,也就是说人们相信他是上帝派来领导和教育他们的,(公元前BC)约628年至约551年,生平不详,本书尼采就从他开始来描绘自己思想中的世界。

    0.0.0.1查拉图斯特拉的序言

    三十岁的查拉图斯特拉离开他的家和湖泊,进入山脉隐居,在那里他感受到自己的灵魂和孤独,这样十年都没有厌倦。一天,在玫瑰色的晨曦中随着太阳的升起,他的观念转变了,并对着太阳感慨。

    你这个伟大的星辰啊!如果你不去照耀那些被你照耀着的人们的话,那么现在你的快乐还存在吗?

    十年了,你每天爬上山脉把光辉照耀到我的洞之中,如果我、我的鹰、我的蛇都不存在,那么你可能早就厌倦了你的光辉和这一旅程了吧?

    这是因为,我们每天清晨期待着,分享着你的光辉,并随之祝福着吧?

    看啊,现在我已经厌倦了我的智慧,就像一只采得过度的蜜蜂,现在却丧失了去接受它们的手心啊!

    如果能够赠予和传播,使得聪明人从他们的愚蠢中获得更多的乐趣、使得贫穷者从他们的富裕的里面得到更大的快乐,我将十分地愉快。

    因此我必须下降到黑暗深处:就像太阳每天傍晚作的那样,进入大海深处,把光明带给下界,你是多么丰富的星辰啊!

    像你一样,我必须下降,就像人们所说的那样,我将降临在其中。

    请祝福我吧,你如此沉默的目光,甚至能够注视着极大的快乐却又没有一丝一毫的嫉妒之心。

    这只杯子即将满溢,流金一般地向四方流淌,请祝福吧,使此福音在各处回响。

    看吧!这只杯子又要再一次地把自己倾空了,与此同时,查拉图斯特又一次地变成了人!

    这样,查拉图斯特的下降再次重演了。

    2008年2月10星期

    0.0.0.1.1查拉图斯特拉的序言翻译的体会

    0.0.0.1.1.1

    翻译中“十年了,你每天爬上山脉把光辉照耀到我的洞之中”,“洞”有什么意义吗?

    仅在原作作者一生的著作中,我也发现无数的解释。

    先谈谈我的体会,一个人可以挖个洞把自己装进去,躲着,换个好听的是“隐居”,也可能一不小心掉到一个洞中,爬不上来了,这个就变成了“陷阱”了,甚至洞里的人已经死了,那么这个“洞”不就变成了“坟墓”了吗?而“太阳”对此一视同仁,毫不吝啬地把光辉照耀到“洞”里面,不管它们或者他们(她们)需要还是不需要,可见“太阳”是多么的“丰富”啊!

    在原作作者的《曙光》(Daybreak)(注意这个被Break的可能不是Daydream哦!笑)中有一段:你难道不怕在每种类型的知识的洞中重新遇到自己的魔鬼吗?这种魔鬼是一种遮蔽物,在它背后,真理隐藏了它自己。-摘自《OnNietzsche[America]EricSteinhart》

    这个魔鬼其实可以把它当成过去的自己,因为现在的自己是不断的变化的,成为将来的自己,而过去的自己有可能被困在迷宫中,被割裂,成为魔鬼,其实还是自己造成的。那迷宫,尼采也用洞替代,中的魔鬼其实和自己是一体的,你如果硬要把它和自己割裂,那么和用外科手术刀切除自己体上一个病变的器官十分类似,只不过一个是精神上的,另一个是物理上的,物理上再生的希望很渺茫,你就指望你在自己精神上的阉割反倒能够无数次地再生吗?

    那么要如果对付迷宫中的魔鬼呢?我当然要给出一个可能吧?下面我将谈谈我自己是怎么对待迷宫中的魔鬼的,当然这个对待的方法在不断发展中,不可能像我固定下来的这么的简单。

    如果你确认现在的自己比之过去的自己确实已经发展了,那么现在的自己如果在那个过去的自己被困而成为魔鬼的迷宫中,是不是具有更多的找到出口的可能了呢?如果事实是现在的自己再次处于那个迷宫的时候,为什么不去自信地去尝试一下呢?没一定还能从中走出来呢?

    所以我不畏惧迷宫中的魔鬼,相反我十分欢迎他们,他们是历往的我,我愿意和它们融合,相互分享离别之后的感受,从中更加深刻地体验到自己。即使失败,那比起主动地把这个迷宫加以封印要好,因为之后万一“不幸地”再次处于其中了,那么就自动放弃了走出迷宫的可能,因为即使现在的我和过去的我融合,走出了迷宫,那么仍旧走不出自己下在迷宫之外的封印,这是自己创造的对自己来说是无解的迷宫,在真实下的那个具有走出可能的迷宫之外,自己迫自己再度成为魔鬼,而且是更加强大的魔鬼!而且是在拒绝过去的自己被自己救赎的可能啊!

    0.0.0.1.1.2

    翻译中“如果我、我的鹰、我的蛇都不存在”,那“鹰”和“蛇”是什么啊,中国的读者可能很难理解。

    那么试着去想象一下“鹰”和“蛇”各自具有什么本和象征吧,当然也可以把它们外置,自己用第二人称视野或者第三人称视野去看,可能略微能够发现一点吧?

    读诗歌不是去确定,读诗歌需要放开自己束缚已久的想象力的翅膀,去思想的天空中自由地翱翔,否则从中还能得到些什么呢?

    视野不同得到的乐趣当然也不会是一样的。我举了几个视野,但是实际上视野是无限的,我自己都不可能只用这几个视野去看,所以读者也不用我固定下来的去固定自己才好。

    0.0.0.1.1.3

    翻译中“你是多么丰富的星辰啊!”原文是“thouexuberantstar!”。

    Thou=you这没有什么问题,问题在于exuberant[ig`zju:bərənt],这个词很难翻译啊。

    如果我翻译成“充沛”等似乎只是表现了量的程度,如果我翻成“富足”,那么离原意似乎更远了,我实在找不到一个恰当的词可以表现这个意境,所以只用最朴实的“丰富”来涵盖它,让读者通过自己的想象去体会原作作者想要表达的真实含义。

    0.0.0.1.1.4

    原作中的“杯子”的这个象征在诗歌散文中并不罕见。

    例如泰戈尔的吉檀迦利Gitanjali首篇的芦笛(fluteofreed)就与之类似。

    0.0.0.1.1.X

    上面的“0.0.0.1.1.X”是什么意义呢?

    前四位“X.X.X.X”表示原作的翻译,后面的部分,如果有的话是翻译者的体会,当然位数选择要根据被翻的东东,并留有余地,以更加包容的体系涵盖被固定了的原文。这么作的目的?好像就不用我说了吧?

    2008年2月11星期一

    0.0.1.5

    第一部(FirstPart),五、快乐与(V.-JoysAndPassions)

    注:原文太长,精力不够,即使是精选的部分也不能全部翻译出来,只能选取其中部分的部分翻译,如果是部分的翻译,那么引一点原文,想必不会是被止了的吧?

    ……

    Andnothingevilgrowethintheeanylonger,unlessitbetheevilthatgrowethoutoftheconflictofthyvirtues.

    如此,你就再也不会产生什么罪恶,除非那罪恶是出自你自己准则之间的冲突。

    ……

    Mybrother,ifthoubefortunate,thenwiltthouhaveonevirtueandnomore:thusgoestthoueasieroverthebridge.

    我的兄弟,如果幸运的话,你将拥有一条准则而不是更多-这会使你更容易地度过那座桥。

    Illustriousisittohavemanyvirtues,butahardlot;andmanyaonehathgoneintothewildernessandkilledhimself,becausehewaswearyofbeingthebattleandbattlefieldofvirtues.

    拥有很多准则会让你出名,但这确实一个艰难的任务,很多人都在废墟中自杀了,因为他们最后实在无法忍受准则之间的冲突以及这种冲突所存在的地方!

    ……

    0.0.1.5.1.1

    上文的virtues啊,原意不是应该是“美德”吗?为什么我要翻译成“准则”呢?

    很简单,因为我是按照自己的体会翻译的,当然了,我用“准则”也不太恰当,目的是揭示一点“美德”中隐藏的意义。

    0.0.1.5.1.2

    上文的Wilderness,原文中的翻译是“荒野”,而我的翻译是“废墟”,由于废墟是人建造的,而荒野呢,则有其他的含义……

    0.0.1.5.1.3

    上文的evils,原文中的翻译是“邪恶”,而我的翻译是“罪恶”,扩充了“罪”的含义。

    0.1.5.2.1

    上文可能让人联想到,“联系”是重要的,这是“结构主义”的观点,但是,请不要误解译者会认为“联系”就是“唯一”重要的,猜测原作者也不会如此地认为。

    2008年6月9星期一

    0.1.5.2.2

    “一条准则或由之而生的”是一个可能,而不是一个必然,否则可能不是God才能如此,无数Programmed的Robot同样也能如此,而且它们所能达到的程度是人类所望尘莫及的……我想,后者对人类来说不是一个恰当的选择,当然,God和Robot之间或之外也不是虚无,因此并不能因为其中的一个来反对整体,我也没有这么想过。

    0.1.5.2.3

    否定“God”的,“God”也不会像有些人想象的那样放弃他们,他们用他们的探索在自己心中发展出自己内在的“God”来取代那外在的“God”,其中的一些“Programmed”出了“Robot”,以此……他们仍然是“God”的选民……这同样是一个可能。

    不要误解啊,因为我在写完这句话后发觉这句话写得实在是太可能导致误解了……

    2008年6月21星期六

重要声明:小说《无极化境Sunline》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