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部分 人类思想发展历史=龟兔赛跑?

    人类思想发展历史=龟兔赛跑?

    Sunline

    回顾人类思想的发展的历史,就像一幅幅龟兔赛跑的画面。

    画面里面的乌龟呢,

    只要伸头就要被斩上一刀,同样一露尾巴也要被切上一刀。

    但是这只乌龟好像从来就没长过记

    也幸亏它没长记

    虽然时不时被切下半个头、一段尾巴的,

    被人拿去作了、煮了、吃了,但是它没有死。

    再生能力如此强大的乌龟,在现实中好像是很难看到的。

    请你别走,不必要去真的弄一只去试试啊?!

    不伸头露尾什么走呢?

    我们可以想象出一副搞笑的画面,

    一只即缩头又缩尾的乌龟,

    这只乌龟的头尾都缩在甲壳里面,

    从上面切,切也别想切得到,

    它漫不经心的走着,

    从龟壳前望去,

    时不时地还能看见两只小眼睛,闪吧闪吧的,注视着前方呢。

    虽然乌龟跑得慢,但是其实它还是在走的。

    那只兔子呢,

    虽然跑得比乌龟快多了,

    为什么它们两个在一起,就数它总是成为失败者呢?

    因为兔子有个习惯,

    它喜欢跑跑停停喜欢四下打听风声。

    当它听得时候呢,

    听也就听了吧,

    它还要竖起它的长耳朵。

    竖长耳朵也就竖长耳朵好了,

    接着要跑的时候,它的耳朵还是竖长着,

    眼睛不往前看,头往下,盯着自己的脚底板,耳朵却向前竖长着,

    这个时候,

    突然就是一刀过去,

    马上就会有兔子耳朵可以吃了。

    好在我说的兔子还是有再生能力的,

    据说似乎师从乌龟,

    不是有句话说,名师出高徒吗!

    兔子的再生能力自然也差不到那里去。

    大概是耳朵被切了多的缘故吧,

    条件反了,

    它也就不再时不时地竖起耳朵听了。

    它不听就不听呗,

    它还不跑了,

    习惯被压制了,连与此无关的本能似乎都被同样地压制了?!

    俗话说:兔子的尾巴长不了,但是兔子的耳朵好像也是“长”不了的。

    它耷拉着自己的耳朵,变成了“短耳兔”或者经过千万年的演化,干脆就变成了短耳兔了。

    谁知道呢?

    我们知道?

    对啊,但是兔子不知道啊。

    去告诉兔子?你说我们谁去告诉兔子?兔子能听得懂吗?

    好在兔子也不是不跑的,

    它在一处停留了太久了,马上就有人去切它的尾巴了。

    兔子耳朵和兔子尾巴下酒比乌龟的好吃多了吧?

    这一幅幅画面,从古至今,不断重演着,

    其实那里面的乌龟和兔子是天生的运动员,

    他们参加运动会的历史,似乎比我们人类的要悠久多了。

    注:

    本篇本来是用于《劣等思想驱逐优良思想的“沈雷法则”(Sunline‘sLaw)及其反法则》作一个小节之用的。哲学论述加一片这么搞笑的东西上去,好像不太符合逻辑?就像有人认为小说家不会是哲学家似的,有人探索过了,成功了,我只是换一个形式的不完全尝试,又有何不可呢?这篇写好了,原文倒是还没有写到我要添这一段的地方,不管了,看看这篇似乎也有另起一篇的可能,写得就像散文诗歌,但是被我写得即不像散文又不像诗歌了,别怪我,正正规规的文章,我看的比较少,可能等我以后看这类看的得多了,写得可能也就比较正规了吧?

    2008年1月24星期四

重要声明:小说《无极化境Sunline》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