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部分 沙之漏

    沙之漏

    最近看了新劳动法颁布的报道,再联系到我体验过某些制度(例如在500强中的国内某组织中的,尚有点代表。5ccc.net),略有感悟。

    古希腊由音乐而生的和谐现在仍然存在否?由“种姓制度”在印度这么长时间的具现来推断出它的本质是否和其真正的,那逻辑紧密,结构完善的初衷截然不同呢?权力和义务的对等?西方在中世纪之前和之后的不少时间内仍旧误解。“邻人如己”被割裂得只能以扭曲的色彩展现。“启蒙运动”、“文艺复兴”、“宗教改革”等等无不是试图使其得到某种形式的改变。但是原先那些的自以为然呢?覆灭了吗?还是现在不断改变着形态从而更加隐蔽地仍然存在呢?

    由何而腐变这个问题,这里不谈,也不是谈或者其他什么的可以解决的。而具象这里也不谈,我只是把透过我的心灵之眼看到的描述一下而已。

    沙之漏

    我看到一个容器,其大小相对于源源不断注入的沙子来说是很大的。

    容器有不少缝隙,沙子不断地从这些缝隙中流出。

    容器的容积是相对有限的。

    如果那沙子源源不断注入所带来的大于不断地从这些缝隙中流出的,

    那么一段时间后,容器可能被注满。

    接着那些沙子会溢出,从容器外壁四周流下,

    最后淹没整个容器。

    即使有人试图去用勺舀出些什么,但是这个趋势本仍然没有改变。

    那些沙子不是遵从人们常认为的物理定律流出,

    它们是遵从着更加自然的规律流出。

    它们按照,

    它们各自的重量,

    流入的时间等,

    以及服从或者反抗那些自以为然的规律,

    不管这是自己的还是外在附加上的可能,

    持续地流出。

    这个容器既然存在?!

    而存在必有其价值。

    把它砸了,难道你就指望就没有新的容器了吗?

    或者说你认为没有容器就是你的目的?

    或者说你认为只要新的容器就比旧的好?

    或者说你认为,

    只要由你经手,设计或制造或者其他什么你认为的,

    而出容器肯定比旧的好?

    我可能不会这么认为。

    同样,让沙子将容器覆盖,

    这种变形的毁灭,

    我也不认为,

    人的智慧迟钝到,

    非要达到这样的程度,

    才会有所改变的地步。

    那些往外勺沙的人,我认可他们的思想和行动的价值。

    但这不代表着我因此赞同,从而成为其中的一员。

    我赞同的,其实每个有智慧的人都默默地知道,

    哪怕这是隐藏在意识之海的深处。

    一粒沙子一次能通过几个缝隙?

    多次呢?

    可能的次数相对于缝隙的数量就好像沙子和容器的大小之比吧?

    沙是值得赞美的,

    我由衷赞美这些沙!

    原来那容器居然也是由这些沙子造成的!

    不管他们知道还是不知道。

    2007年12月5星期三

    处于一种具现中是好的,没有处于一种具现中也不坏。

    知道一种具现的形式是好的,没有知道一种具现的形式也不坏。

    怕就怕不知道一种具现的形式或者没有完全知道而认为已经知道了,

    或者甚至是明明知道了,却在具现中违背那存在其上的形式,

    最后使得那具现和形式两两分离。

    借一个形式来实现自己希望的具现,

    甚至这仅仅是以满足自己认为的什么(可能不是为了自己或者自己所处的某个群体,甚至是公,更大的公,更更大的公……)为前提的,

    你能说这好或不好吗?

    人无非皆如此类吗?

    至少我不会认为,我已经真实地超越了这些。

    2007年12月6星期四

    或许,如同,沙子,一次次地,

    从一个容器里漏出来,

    直接地或者间接地,

    又落在另一个容器中,

    只是后落入的容器相对与之前的那个来说,

    可能相对地隐秘一点,

    可能以致于让这一粒粒落入的沙子更加难以辨别出来。

    而实际上,对于沙子来说,

    这个在某种意义上的容器,

    可能压根就没有真正地脱离或者被脱离过呢!

    2007年12月16星期

    或许,沙子可能从一个已经看起来非常怪异的容器漏出来,

    直接或间接地又落到,

    一个新的,目前好像看起来尚不怎么怪异的容器中。

    新的容器,目前似乎看起来是新的,

    原先的怪异在目前看起来也好像就不再显得怪异了?

    而构成那新的容器中,还有混有沙子的一部分,

    甚至还有可能是那落入或被落入的沙子的一部分。

    在今天乃至于一段或者多段时间之后,

    甚至永远地,

    大部分的沙子,不管某粒沙子是否在其中,

    或者对于某粒落入、被落入或自认为或者被认为非如此的沙子,

    是否有某些可能,

    比较相对地喜欢这个新的容器了呢?

    或者说,是否有可能在新的容器中时间长得习惯了,

    不管自己知道还是不知道地,

    把某种之前被自己当成怪异的,当成自己满意的居所了呢?

    而整个进程是不会停息的,

    它不会由于自认为或者被认为而停止,

    因为没有哪个存在或者即将存在的容器可能是完美的,

    所以整个进程继续着、反演着……隐含着、公开着……

    对于沙子来说,知道或者不知道整个进程,又有什么关系呢?

    而整个进程又怎么会被沙子真正地知道呢?

    2007年12月21星期五

重要声明:小说《无极化境Sunline》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