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部分 短篇散文诗歌集

    短篇散文诗歌集

    ~~~~~~~~~~~~~~~~

    目录

    十字之光-Sunline1

    人总以为自己可以作比较-Sunline2

    回忆的阅读-Sunline2

    在现实中又到哪里去找清醒?-Sunline3

    被欣赏的-Sunline3

    镜月谈-Sunline4

    是否你坚信是那么就会是?-Sunline4

    偶像的一侧(由定义产生的感引发的疑惑的求解而得)-Sunline5

    由自然到真实-Sunline6

    时代的趋势和存在的问题-Sunline7

    历往之路-Sunline8

    神谕-Sunline8

    与真实的接触的思想和见解-Sunline9

    说出神谕-Sunline9

    超越“一切都是可能,没有必然”可能带来的悲观或者乐观等执念-Sunline10

    致:我的灵魂中与真实相连接,难以描述的那部分11

    真实的和实际的-Sunline12

    思想具现的尸骸及其本质的幽灵和-Sunline12

    孵小鸡-Sunline13

    是谁让可能变现?-Sunline13

    用“模式识别”的“偏执狂”-Sunline14

    革命先烈,现在也仅仅是“先”的灵魂而已-Sunline15

    屋及乌的动物-Sunline16

    去除自我专注和发展自信-Sunline16

    被钉的还是被固定的?-Sunline18

    作的和作完的-Sunline19

    人之初-Sunline19

    人生的痕迹-Sunline20

    不要试图去测试自己心中的美好-Sunline21

    这几年写了不少,却发现仍然表达不了……-Sunline21

    ~~~~~~~~~~~~~~~~

    十字之光-Sunline

    无形间我被告知一个概念,我原本就知道,而现在联系了起来,这是一种对十字的理解。

    十字,交叉,它的每条线如果没有什么阻碍的话,那么都会是直的。

    那直的如果是光,那么他们相交了,最后留下些什么?

    这种直接的,去除一切遮蔽的光的方式有没有错呢?

    那么,你认为探索有没有错呢?

    如果这种方式没有错,那么你就认为它是对的吗?

    如果你认为这种方式是对的,那么你就认为它是唯一的吗?

    如果你认为这种方式是唯一的,那么你就认为其他的所有方式都是错误的,而仅有这种方式是正确的?

    真实直接能从两道光的交叉处获得吗?

    或者说你认为不够,那么无数条光呢?

    光的本质谁能完全了解呢?或者说了解一点呢?

    而它通过这个符号是否告诉我们这一点呢?

    2007年12月3星期一

    ~~~~~~~~~~~~~~~~

    人总以为自己可以作比较-Sunline

    人总以为自己可以作比较。

    人总以为自己可以将一切作作比较。

    人总以为自己可以把两个概念对比,以获知优劣。

    这两个概念,一个可能是概念,仅仅是概念而已,非常间接,或者是太直接了以致于不能被认为是直接的,甚至仅仅存在在他的头脑中。

    而另一个呢,也可能是概念,所不同的是从具象中直接获知的,甚至仅仅是被他以某种方式获知的。

    而这两个概念难道存在于某个可比的基础上?

    而这个可比的基础又是没有适用范围的?

    它普适且兼容?

    而它可以包容一切?!

    而他们深信他们由对比得出的结果。

    他们对此深信无疑。

    没有疑问?

    绝对没有……

    疑问……

    2007年12月3星期一

    ~~~~~~~~~~~~~~~~

    回忆的阅读-Sunline

    一个个未知的概念的浏览犹如点燃一个个可能的火花,

    之前似乎被认为是毫无关联的火花,现在放出光来。

    光芒链接在一起,

    结构由此复苏。

    它活动了,

    原本的偶然加强了联系,

    虚伪的迷雾中笼罩着的生命复苏了!

    黑暗中的尸骸站了起来,

    重新获得了生命。

    不能再被认为他们是尸骸。

    是真实令他们闪现,放出原本具有的光辉。

    2007年12月3星期一

    ~~~~~~~~~~~~~~~~

    在现实中又到哪里去找清醒?-Sunline

    在梦中你有没有感到你是不是完整的?

    在现实中你有没有感到在梦中你是不是完整的?

    在现实中你有没有感到你是不是完整的?

    那么会在什么中你会感到在现实中你是不是完整的呢?

    在梦中你有没有感到你是不是清醒的?

    在现实中你有没有感到在梦中你是不是清醒的?

    在现实中你有没有感到你是不是清醒的?

    如果在现实中可以发现在梦中是否清醒。

    那么又到哪里去可以发现在现实中是否清醒呢?

    2007年12月6星期四

    ~~~~~~~~~~~~~~~~

    被欣赏的-Sunline

    真实通过具现发光,

    或许被幸运的人所欣赏、感动、理解,认为是美。

    而你把你理解的真实具现,

    真实通过这些具现放出光,

    或许被幸运的人所欣赏、感动、理解,认为是美。

    不知道你所欣赏的具现和你理解的真实作出的具现,两者是否等同呢?

    不知道你所欣赏的通过具现放出的光和你理解的真实作出的具现放出的光,两者是否等同呢?

    不知道你所欣赏的光和被人所欣赏由你理解的真实作出的具现放出的光,两者是是否等同呢?

    这些光都等同吗?

    那么人们究竟是在欣赏些什么呢?

    我究竟是在欣赏些什么呢?

    那使人感流动,波澜起伏的究竟是什么呢?

    我真的知道吗?

    真实通过具现发光…..

    2007年12月6星期四

    ~~~~~~~~~~~~~~~~

    镜月谈-Sunline

    一夜,月色皎洁,银色的光纱笼罩着大地上的万物。

    四周簌静,唯有风自吹个不停。

    路边一面被遗弃的老旧镜子正对着天空,此时,一轮圆月在镜中闪现,

    镜子中的月亮对月亮说,你好漂亮啊。

    月亮对镜子中的月亮说,你看到我放出来的光,认为我很漂亮,其实你有没有发现,你同样放出光和我一样的漂亮。

    镜子中的月亮对月亮说,为什么你会这么漂亮呢?

    月亮对镜子中的月亮说,你看到我放出来的光,其实并不是我放出来的,我和你的居所-镜子一样,都是反光。你不觉得你的居所-镜子和我一样的漂亮啊!

    镜子说,太阳出来的时候,人们就看不到你们了,那时还有人会认为我很漂亮吗?

    月亮说,是啊,白天人们还会为了看不到的我而感到我的漂亮吗?

    如果他们近看我的表面,可能还会比起可能不喜欢你来更加不喜欢我呢?

    如果他们近看……

    镜子中的月亮说,白天人们为什么看不到我们,有谁会知道呢?

    待续……

    2007年12月6星期四

    注:看了一点杰克·伦敦、泰戈尔、纪伯伦的东东,发现了一点写作思路,不敢独享。

    即:发现一个哲学道理后把喜欢的具象组合进去测试一下,如果能够引发思路,就继续,在隐喻中推导出其形式上的东西,没一定还能深化自己原先的观念呢!可能这些作者也有类似的体悟。

    本篇《镜月谈》即由《被欣赏的》展开,如能结合两篇,可能发现更多的惊喜。

    ~~~~~~~~~~~~~~~~

    是否你坚信是那么就会是?-Sunline

    是否你坚信真理那么就会是真理?

    是否你坚信无极化境那么那么就会无极化境?

    或者因为你坚信,那么你就必称义,所以你必得救?

    或者你坚信只要实践,那么就会是?

    又或者你坚信只要什么加上什么、什么、再什么什么的后,那么就会是?

    而这一切是不是都是可能,而不会是必然呢?

    所谓的必然,不知道人类能不能了解?

    虽然,“必然”和“一切皆有可能”在某种程度上是不矛盾的,

    但是,“一切皆有可能”也仅仅是可能而已,

    你会不会把它或者它的某个部分当成必然了呢?

    而那所谓的必然是否和所在的基础无关?

    而所在的基础,不管你怎么区分,是内部的还是外部的等,是否是不变的?

    而那必然在无数的基础的变化下始终如一?

    这暂且不谈,

    而你不管这些基础如何,你是否只是坚信自己认识的必然就是那个使你认为坚信它是就会是的必然?

    如果说你认为必然是真实、道、绝对规律、上帝等,只有符合它才会得到必然,那么你认为你认识到的它就是它吗?从而导致了你思想中的必然?

    注:

    和本篇散文诗歌类似的部分请参考《无极化境世俗化的玄幻平台架构》一文,该文可能比较长一点,但是写《是否你坚信是就会是?》的灵感确实是该文某部分的延伸,而该部分又是本文集中其他文章中某些概念的延伸,我就不一一列举了。

    写这篇的目的是防止某种极端,但愿不要因此而过激地转到其他的极端才好。

    2007年12月11星期二

    ~~~~~~~~~~~~~~~~

    偶像的一侧(由定义产生的感引发的疑惑的求解而得)-Sunline

    由一个定义而产生感,却不知道这个定义的真正含义,不知道这样是否明智?

    认为这是自己内在真实的定义?

    还是认为是外在什么人的内在真实的定义?

    或者仅仅是某刻自己作出的定义?

    还是外在什么人某刻作出的定义?

    此间又有什么关系和分别?

    ……

    定义像把双刃的剑,

    在用它来砍什么的时候,同样一次次地把自己的紧握着的触手给切割了下来,

    触手?!这是这把剑的使用者似乎天生具有的呢?!

    使用它的人就犹如一只长着一只无数只触手的庞大的乌贼,自以为可以无数次地再生,所以从来就默认着彻底地完全无视这种损伤,即使一只触手最终被自己砍断了,立刻换上一只触手,继续地砍,没有一丝犹豫。5ccc.net

    要作出一个定义和要接受一个定义之间,不知道有何类似的地方?

    “企图欺骗自我的同时,而又假定自己对此毫无所知”这个规则是否预先地隐含地被包含在其中呢?

    如果这种类型的欺骗存在,那么它与欺骗他人而不知的欺骗相比,不知道哪种对自我危害大一些?

    ……

    一个个判断就犹如设立的一个个偶像,

    每次变换角度去看一个偶像的侧面,

    有可能会发觉某次看到的与之前所见的有所不同,

    此时,我就很难不被自己当初设立这个偶像时的思维所逗乐。

    ?!?!

    ……

    偶像都是在一定基础上建立的,而这个基础不会是无限。

    真实则可以在无限的基础上站立,而偶像不能。

    所以一切设立的固定的偶像,不管如何坚信,如何加固,如何维持,最终也逃脱不了必然崩溃的命运,而讽刺的是,这个命运却是它的坚信者所建立和维持的。

    但是会发展的偶像呢?

    不知道会发展的偶像还能被认为是偶像吗?

    会发展的偶像就是必然吗?

    你能认为会发展的偶像就必然不会崩溃吗?

    同样我如果自以为,不自知导致固定,而固定导致了偶像的崩溃,

    如此定义是不是在自设偶像啊?

    而真实是超越那一切偶像的,

    它怎么可能被人类所固定呢?

    那么什么又是偶像呢?

    ……

    在知道了这些后,难道我就不再作出和接受定义了吗?!

    ……

    虽然我知道这很奢望,

    但是,请愿我在作出和接受定义的同时,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吧。

    2007年12月26星期三

    ~~~~~~~~~~~~~~~~

    由自然到真实-Sunline

    自然和真实有和不同?

    我现只列一。

    人所认为的自然是存在在一定基础上的,其必须符合真实。

    而真实不仅仅存在于人类所存在的基础上,在人类所未存在的基础上,同样必须符合真实。

    人类认为从其存在的基础的一部分-人所认为的物质或者精神或者其他什么的,可以发现真实。

    那么人类就可以坚信在人类所未存在的基础上,就无法发现真实,或者不是真实吗?

    那么人类就可以坚信从其存在的基础的一部分-人所认为的物质或者精神或者其他什么之外,就无法发现真实,或者不是真实吗?

    如果真正的思想被人为地扭曲和割裂为正确和错误,岂不可笑?

    如果说一种发展是从相对固定的基础上发现存在其上的真实,

    那么另一种发展就是不仅陷于这个相对固定的基础,且使之发展,来发现之前认为是不存在的基础。

    这两者发展可能不是对立的,而是相互促进。在某一时期,某种发展可能占上风,使另一种完全淡出视野。它们甚至可能,且习以为常地以相互冲突的方式具现,每个都认为对方即低级又愚昧,而自己是完全的超越,而看不到真正的自己。

    但是我不知道均衡的可持续发展是不是能够以牺牲其中的任何一个为前提来实现?

    真实是不变的它可以有多个名字,道,绝对××等。

    而变化且应该变化而不该被人类所固定的同样有多个名字:

    现道,人所理解的现道,现道存在的基础,人所认为的现道的层次及其某层次的现道,具现;

    存在一定基础上的绝对××等。

    人们总是以为可以唯这个,唯那个,好像整天唯个不停,就如同真实一般了。

    其实真正唯的那个是不为人所知的唯一,不管它会有多少个名字。

    而被人类固定其实恰恰是那些可以变化的而不该被固定下来的东西。

    因为那真正不变的又怎么可能被人类所固定!?

    2007年12月30星期

    ~~~~~~~~~~~~~~~~

    时代的趋势和存在的问题-Sunline

    要解决的问题总是存在于一个基础上的,思考,可能发现基础。

    如果要解决的问题存在的基础,符合,现在的基础及真实在其上体现(简称为现道及其基础),

    那么这个思考所发现的基础可能会发展、

    最后逐步形成那个要解决的问题存在的基础,

    但不要因此认为其中哪个基础会是单一的。

    现道的基础下存在潜在的趋势,其存在,但隐含,且不为人所知。

    如果要解决的问题存在的基础下存在某股潜在的趋势,

    那么引导自己思想的基础去逐步符合它,

    而此基础上又不断地点滴以思想,

    当自己的思想点滴与那潜在的趋势相融合,

    基础将为之而开,

    这股趋势将出现,

    并在自己发现的和修建的基础上奔流,

    如果这股趋势符合现道及其基础,那么它不会干竭,最终流入真实的大海。

    因为整个现道非一人之现道,

    趋势之基也非一人所能建尽,

    就像那要解决的问题可能并不仅此一人所有,

    所以遍流之趋势所需之思想的点滴亦非一人所能尽供。

    但是趋势之所以是趋势,其在于,它沟通了无数人要解决的问题存在的基础,且为其所知。

    只有去发现它、符合它,而不能试图自己去凭空地建立一条,

    否则,可能只能掘出一口井,但也有可能徒劳无功,甚至导致不好的结局。

    因为趋势总是存在于时间流动中,且自其形成、发展,最终形成一条条不断奔流的江河,

    且不是即生即逝,所以总可以用某种方式以期间将其概括,

    当这个期间到达一定长度,可能被成为某个时代,

    这样,趋势就可以这样被称为时代的趋势。

    2008年1月3星期四

    ~~~~~~~~~~~~~~~~

    历往之路-Sunline

    你过去的基础决定了你必经的路,

    虽然路不知一条,但各有其意义。

    通过它,知道它的意义!

    既然已经通过了,

    即使不知道它的意义,

    但是其也始终告诉你什么,只是自己捂住耳朵或者没有注意去听而已。

    发现它,找出它的意义,补全你的基础,

    未来之路就可能少写坎坷,多些平静!

    因为,某种视野上看,

    未来之路从在于你现在的基础,

    而这个基础也在于你对其的了解。

    2008年1月5星期六

    ~~~~~~~~~~~~~~~~

    神谕-Sunline

    如果它存在,它必然存在,它会在它出现的时刻出现!

    它存在在脑海中,但是无法用任何语言、任何文字加以描述,

    它存在,以无比的充实感告诉它的存在,

    不得不说出来,或者写出来!

    即使不愿意或者拒绝,但是充实感会让你愿意!

    但是说的时候或者写的时候,

    头脑中仍然如此!

    对要说的或要写的仍然是一片空白,

    但是却能流畅地说或写,思维和平时说或写时的并未完全相同。

    当说完或者写完,

    它在这个世界上具现了,但是同时也和它相分离了,

    换一个时间或者换一个人,同样的它的充实下,会说出或写出截然不同的内容,且实质上毫无矛盾!奇妙得不可思议!

    这是神的语言,而不被人的思想所了解。

    而通过人说出的或写出的不是,这只是它通过人所说出的和写出的而已。

    它存在但是不被人类所固定!

    不用去刻意寻求,它会在它出现的时刻出现!

    它是我的它,它也是所有人的它。

    2008年1月5星期六

    ~~~~~~~~~~~~~~~~

    与真实的接触的思想和见解-Sunline

    我来到这个世界时,没有现在的思想,也没有现在的见解。

    现在我具有了自己的思想,也具有了现在的见解。

    在与真实作交流的时候,

    如果我具有自己的思想,真实就顺从我的思想,让我的思想发展。

    不知道发展后的思想在现道中如何?

    如果我具有自己的见解,真实就顺从我的见解,让我的见解发展。

    不知道发展后的见解在现道中如何?

    如果我把我自己奉献给真实,真实却把自己展现在我面前!

    好像回到了出生前的状态,没有出生后加上的限制,完全的自由。

    没有自己的思想,也没有自己的见解,有的只是真实,真是太奇妙了!

    真实让我内在真实发展。

    不知道发展后的内在真实在现道中如何?

    2008年1月7星期一

    ~~~~~~~~~~~~~~~~

    说出神谕-Sunline

    将神谕说出来吧,

    因为这样作仅仅是与真实的流出的相联系罢了。

    说出神谕不是去凭空创造不存在的。

    流出是已存在的,虽然无法被固定下来,同时毫无损失。

    说出神谕不是去让人去下定义。

    它超越下定义。

    可以去下定义也可以接受定义,

    我试着让自己记住必须不断超越定义才可能触摸到真实。

    因为神谕无法被固定,固定下来也不会是神谕。

    说出神谕,

    不是去尽量地减少固定而带来的损失,

    而是去尽量地增大通过固定下来的与真实的流出相联系的可能。

    2008年1月9星期三

    ~~~~~~~~~~~~~~~~

    超越“一切都是可能,没有必然”可能带来的悲观或者乐观等执念-Sunline

    一切都是可能,因为必然不能被人所真正了解。

    人认为的必然会在更大的范围下变成可能,所以没有必然,不要去设立这么个偶像。

    必然是自因的,而不是由外在的条件所导致,还有无数的方法可以证明,同样地,证明必然是不可被真正了解的的,而证明出来的必然不可能是真正的必然。

    如果这样,那么人类的探索呢?

    人类的探索是不是也仅仅是可能呢?

    是的。

    如此说,人类的探索是否永远不是真实呢?

    是的,因为真正的全体永远也达不到,更不要谈上超越。

    这样是不是很悲观呢?既然无论如何,人类的探索也不会是真实,那么他们的存在和探索又有什么意义呢?

    你的悲观如果有的话,那是自己加上的,部分的,而没有了解到全部,不是真实。

    意义和价值是自己创造的。

    你的乐观如果有的话,那是也自己加上的,部分的,而没有了解到全部,同样不是真实。

    你是独特的,具有自己的特质,而意义和价值就在你创造和发展的独特中,即使你的探索永远也不是真实,也无损你的存在和探索的价值。

    既然作为人类个体的你发现了自己存在和探索的价值,那么整个人类的存在和探索又怎么会没有意义呢?

    不要以为自己是乐观的,要不就是悲观的。

    要超越它们,否则它们就变成了自己创造的迷宫,把他们当成一道道不知道是否可以通过桥梁,不要当成是自己的目的地。

    超越,一切都有可能。

    2008年1月14星期一

    ~~~~~~~~~~~~~~~~

    致:我的灵魂中与真实相连接,难以描述的那部分

    我存在的目标,由而生的目标,幻灭过,

    那些目标已经不可能再实现了,

    或者即使现在实现了,对于现在的我来说,也会觉得也毫无意义。

    我的目标超越了支持原本这些目标的基础,那未知的真实。

    这个世界存在着痛苦。

    我的灵魂中与真实相连接,难以描述的那部分,

    它本无罪,仅凭自己就可以与这个世界隔绝,完全不会受到痛苦的影响。

    是它与真实相连接,

    而不是我直接与真实相连接,

    我没有感觉到的,它全部都能感觉到,

    我如果感到了一点痛苦,

    那么它可能之前就早已感到了这种痛苦,

    而且默默地承受着,

    好像这样能够为我分担一丝的痛苦似的。

    此刻我们由于相同的感而发生了共鸣。

    但是为什么它愿意诞生在这个世界?

    为这个世界而承受着它本来并不需要承受的痛苦呢?

    面对未知和死亡,

    我的灵魂中与真实相连接,难以描述的那部分,难道会畏惧吗?

    我不是基督徒,也不想成为基督徒,

    但我的灵魂中与真实相连接,难以描述的那部分也不会介意,

    为了人类,为了真实,再被钉上一次。

    他们在钉我的同时,那无形的真实同样会让他们自己把自己给钉了的。

    2008年1月16星期三

    ~~~~~~~~~~~~~~~~

    真实的和实际的-Sunline

    很难想象一对相互欺骗与被欺骗,却以为名义的结合,恩恩到永远……

    而真实呢?可能是残酷的。

    人类不敢面对它,

    他们喜欢屋及乌,

    被真实中流露出来的美的震撼,却不能真正地接受瑕疵。

    他们只知道完美,试图把不完美变成完美或者自视其为完美,

    其实这本就是一种不完美。

    而觉醒了的互相具有真一对,

    如果处于完全以自己以为的真实中,

    可能连一刻钟都过不下去吧?

    毕竟人类是不完整的,认识到的真实也不会是完整的。

    真实的和实际的在人类中成为了,矛盾的统一体。

    2008年1月17星期四

    ~~~~~~~~~~~~~~~~

    思想具现的尸骸及其本质的幽灵和-Sunline

    如果,所有人类固定下来的思想的具现都是尸骸,

    而这些尸骸所代表的和发展的都是幽灵。

    那么,真实并不排斥它们。

    也并不排斥它们。

    生成它们。

    不断地生成它们。

    那并不是希望,用来毁灭自己。

    在人类固定的思想很难到达的地方,也被它们所生成。

    我看到了,

    无数的小循环和大循环的互相交织的奇妙,却无法描述出来。

    2008年1月17星期四

    ~~~~~~~~~~~~~~~~

    孵小鸡-Sunline

    有些人认为可以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看好,

    但是这个篮子可能不是这些人的啊?

    这些人不能掌握它?

    这些人怎么能看好呢?

    有些人认为可以把鸡蛋放在几个篮子,

    这样就分担风险,

    即使一个篮子翻了,

    其他篮子中的蛋没事,

    但是真的会没事吗?

    没有人知道。

    还有一些喜欢孵小鸡的人就更好玩了,

    认为可以把蛋放在自己能够相对掌握的篮子里看好,

    这个篮子不是那个孵小鸡的篮子,

    因为温度没有那个孵小鸡的篮子里那么大,

    可能小鸡就不会快速地孵出来,

    当然因为孵不出小鸡而最后变成臭蛋的可能也就降低了。

    然后他在他认为能孵好小鸡的篮子也可以放入自己全部鸡蛋中一定比例的鸡蛋,

    一发现那只孵小鸡的篮子里的鸡蛋有了变化,

    就要孵出小鸡了,

    那么就直接把要孵出地小鸡的鸡蛋以小鸡的价格卖掉。

    虽然这只小鸡可能会长成大鸡,

    但是这种人只孵小鸡,

    只把快要孵出小鸡的鸡蛋以小鸡的价格卖掉。

    如果他发现某个孵小鸡篮子里的蛋没有孵出小鸡,

    但是变成没有用的臭蛋的可能倒是增加了,

    这时候他再次放入自己全部鸡蛋中一定比例的鸡蛋,

    这么那只篮子里就有两份鸡蛋了,

    因为鸡蛋的数量量增加了,

    他就以为这个篮子里的鸡蛋,孵出小鸡的可能同样也增加了。

    2008年1月19星期六

    ~~~~~~~~~~~~~~~~

    是谁让可能变现?-Sunline

    人类不断探索、发现、尝试可能,

    如果不符合真实,不符合现道,是否存在这样一种可能会变现?

    那么说是真实上可能变现?

    如果基础不变,即使一个人没有使可能变现,

    那么是否还会出现其他的人使这个可能变现?

    但是如果没有让可能变现的人,可能是否能变现?

    如果可能独立于让其变现的人,

    那么变不变现是对人来说的,也仅仅是对人来说的而已,

    真实是不会随着具现变化而变化的,只有存在在一定基础上的现道才会,

    真实当然不会随着可能是否变现而变现。

    人类发展的是自己的独特

    这种发展具有无限的可能,

    不可能存在某个单一的模式。

    虽然真实下具有无限的可能。

    但是人类不是直接处于真实下,

    人类处于一定的基础上。

    真实被这基础限制了,

    虽然基础在不断变化中,

    这个基础上被限制了的真实,称现道,也在不断的变化中。

    但是可能必须符合现道,

    才能存在在这个基础上,

    而不是仅仅隐藏在个人的头脑中。

    必须符合现道及其基础隐藏的或者显露出来的趋势,

    才能获得发展,

    真正的发展。

    当然更重要的是要符合真实,

    违背真实的可能即使存在,

    而且发展起来了,

    但是最终还是会自己被毁灭的。

    2008年1月19星期六

    ~~~~~~~~~~~~~~~~

    用“模式识别”的“偏执狂”-Sunline

    正常人是将看到的东西动态地识别为模式。

    但是,偏执狂不同,

    他们先有一个主观的认为,

    然后直接在这个基础上生成模式,

    而不是短期记忆中看到的东西的基础上生成模式,

    再用这个模式去匹配短期记忆中看到的东西,

    这么看到的都将是他们希望看到的,

    然后,他们把这些希望看到的当成了实际看到的。

    其实,这还不可怕,更可怕的是,他们逐渐变得不再接受事实了,

    只相信自己想象出来的东西,

    这样他们用于将看到东西存放和读取的短期记忆的物理介质和功能都将逐渐地退化,

    最后他们就沉迷于自己的想象中,

    仅凭自己,可能就再也看不到现实了。

    当然这只是“偏执狂”极端偏执最后可能导致的后果中的一个,

    十分的普通和平常,更加可怕的就不举了。

    还有一种况倒是值得人们深思的。

    一些本来不是那么偏执的,

    由于将看到东西存放和读取的短期记忆的物理介质和功能的退化,

    某种可能是由于年龄太大了的原因,

    被迫地逐渐变成“偏执狂”。

    其实,每个人只要活着,终有年老,

    不管自己承认不承认,都有出现这种况的可能,

    所以,请原谅他们吧,他们十分地可怜。

    2008年1月20星期

    ~~~~~~~~~~~~~~~~

    革命先烈,现在也仅仅是“先”的灵魂而已-Sunline

    一个个小小的木偶站立着,

    他们如白雪,

    原本应该具有目光的地方,坚定地注视前方,

    作出防御姿态,

    双臂曲升向前防御着,

    全上下,特别是双臂被不少飞来的巨大的苍耳子刺入,

    被苍耳子上弯曲的那倒钩所拉扯,

    并不落下,

    好像渴望能将那洁白的躯的一部分占为己有似的,

    红色从那刺入的地方渗出、蔓延,堆积,却掩盖不了那洁白的躯

    现在,

    这些木偶从头颅一侧至另一侧的脚掌被无形的利刃侧劈开来,

    一只手掌也被同时劈断,干净利落,在断面上甚至连一滴鲜血都未渗出,

    那上半断躯体和手掌维持在那将落未落的时空,

    好像这一刹那时光变成了永恒,

    以这么个姿态向我揭示着什么。

    我向他们的目光望去,

    那原来应该是眼睛的地方,现在一片空洞,

    只能从残留的躯骸上发现原先那不屈燃烧的火焰留下的痕迹,但仅仅是痕迹而已。

    2008年1月21星期一

    ~~~~~~~~~~~~~~~~

    屋及乌的动物-Sunline

    我养的两只宠物鸟,

    哦,是白文鸟,粉红的大嘴,全白色的羽毛,十分的可

    一天,在他们的笼子里,给他们放一个人造的巢,

    他们可能是害怕,从不去蹲,

    倒是放飞的时候喜欢蹲在一只很长时间没养植物,里面的泥土早已干涸了的花盆里面。

    那么好,把这个人造的巢放入他们喜欢蹲的那个花盆里面,

    他们可能会逐渐喜欢这个人造的巢,

    有时就蹲在里面了。

    此时,再把这个人造的巢放入他们的窝里,

    他们可能就不排斥了,

    最后把这个人造的巢当成自己的巢了。

    想起之前看过的电影《冒牌天神》中,那只喜欢在某只沙发边撒尿的狗。

    要想让它不在房内撒尿,想靠骂它是不成的,

    把这只沙发移到室外的树下,那只狗就会自动地跑到树下去撒尿了?!

    一段时间后,拿掉沙发,这只狗仍然会跑到树下去撒尿。

    动物当然只能把它们当成动物啦,

    但是,不知道人类究竟是不是动物啊?

    2008年1月21星期一

    ~~~~~~~~~~~~~~~~

    去除自我专注和发展自信-Sunline

    去除自我专注不是去除自信,

    去掉浮夸不实的东西后留来下的精华中,

    存在着更加坚定的自信,

    而且这种自信不是固定不变的,

    这是一种不断发展的自信。

    因为自己的价值只能是自己赋予自己的,

    他人无法把你自己的价值赋予给你,

    外界无法把你自己的价值赋予给你,

    环境无法把你自己的价值赋予给你,

    ……

    所以不要去要求外界、环境、他人或者其他什么的把你自己的价值来赋予给你,

    这是,你自己的价值。

    在真实下,你自己的价值作为思想,可能发展,

    但是它的实际价值不会随外界、环境、他人的变化而减弱或者消除的。

    它的实际价值可能会发展,

    但是不会因为有些人的认为而减弱或者消除,

    也不会因为某个时代的公认价值的变化而减弱或者消除,

    同样不会因为环境的变化而减弱或者消除,

    那么在现实中是不是也应该存在这种可能呢?

    现实是存在一定基础上,

    我们处于现实中,

    真实是在现实中向我们展现的,

    我们并不直接处于真实中,

    我们在现实中,

    所以,我们要符合我们存在的基础,

    同时也要符合在这个基础上的真实。

    当然这要以自己的内并不真正地违反真实为前提。

    那么,同时符合这三个会不会有矛盾呢?

    不矛盾。

    让我作出“不矛盾”这个回答的理由是,

    即使你认为你可以直接与真实交互,

    在你认为你看到了真实之前,

    也请先作此假定“我看到的真实不是完全的。”。

    请记住真实具有无限的可能,

    我们可以自由地选择,

    当然选择产生后果也要自己来承担。

    2008年1月22星期二

    ~~~~~~~~~~~~~~~~

    被钉的还是被固定的?-Sunline

    被钉的还是被固定的?

    一个思想要从真实中流出,

    它必然作出固定。

    “看”到的真实不是真实本

    “看”到的真实的流出不是真实的流出本

    “看”到的,和“看”的东西本是并不完全相同的,

    其中的一种原因就是固定。

    为什么呢?

    将“看”以各种形式描绘出来,使其成为具现,不可能不作出固定。

    没有哪种形式展现出来的具现是不存在固定的。

    人看到任何一种形式展现的具现,甚至无法等同与该具象的设计者“看”到的并描绘的真实或者是它的流出。

    这个我倒是可以理解,那么固定不是存在很多问题吗?

    为什么要固定呢?

    灵魂中与真实相连接,难以描述的那部分,看到真实或者是它的流出,

    与它交流,被许获得通过它所看到的。

    因为人无法直接存在于真实或者它的流出中,

    那么被逐渐地固定的到可以被人感知到的地步的结果还是可以被人所接受的。

    但是,这样获得的以及被固定了的结果仍然无法直接在这个世界中具现,它只是能够被获得的人所感知到而已。

    在这个世界中具现?那么再次固定,直到它达到可以在这个世界中具现的地步。

    这样,以具现的形式,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真实或是它的流出就被无数次的固定了。

    真实或它的流出甘愿被无数次的固定也要以具现的形式,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告诉我们什么?

    灵魂中与真实相连接,难以描述的那部分甘愿通过自己联系到的真实或是它的流出被无数次的固定也要以具现的形式,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告诉我们什么?

    请告诉我,它们告诉我们的关键难道在于被无数次的固定后具现的形式的本吗?

    请告诉我,它们告诉我们的关键难道在于让人们根据被无数次的固定后具现的形式来反对真实或是它的流出吗?

    我不知道?

    这究竟是被固定的还是钉的?

    2008年1月23星期三

    ~~~~~~~~~~~~~~~~

    作的和作完的-Sunline

    有人可能认为写的太多,

    真正写完的却很少。

    其实自己也知道,

    很多写的都没有结束,

    甚至仅仅只是起了个头。

    就像我看的书一样,

    看的很多,

    看完的很少,

    真正看完的却更没有多少。

    写起文章也好像是在挤牙膏,

    一篇文章还要分多次写,

    弄到最后却只能看出一个轮廓来?!

    请原谅我吧,

    我这么个作为一个人类的存在。

    我看的和写的就像在炉子中加炭,

    一次加得太多,

    炉火就太过炽烈,

    而炉子的质量又不太好,

    火焰可能从炉子的缝隙中冒出来,

    烫伤旁别看的人或者我自己,

    甚至酿成火灾,损害到无辜的人啊。

    如果持续如此,更有可能连炉子都被融化了,

    到那时候,就不要指望从这个炉子里面可能冒出持续但并不炽烈的炉火了。

    所以,请原谅我吧。

    2008年2月1星期五

    ~~~~~~~~~~~~~~~~

    人之初-Sunline

    人之初,无善恶,唯有一团具有无限发展可能的动力之源。

    这团具有无限发展可能的动力之源,

    超越善、也超越恶;

    超越秩序、也超越混乱;

    超越生命、也超越死亡;

    人类创造力的根源于此。

    如动力之源的发展符合现道极其基础,那么可能就被人认为是善的,反之,则被人认为是恶的。

    如动力之源的发展符合道,那么可能就被人认为是善的,反之,则被人认为是恶的。

    但谁知道道呢?

    不符合现道极其基础的发展,动力之源会被现道及其基础攻击,不管其发展是否符合道,皆如此。

    符合现道极其基础却不符合道的发展,动力之源则会被道默默地湮灭。

    这样具有无限发展可能的动力之源就逐渐熄灭,

    同时又有新的具有无限发展可能的动力之源又再度燃起,

    造成这种况的只是对道的误解,

    因为道包括现道极其基础,但皆不仅如此。

    2008年2月2星期六

    ~~~~~~~~~~~~~~~~

    人生的痕迹-Sunline

    人感到疲倦,人感到舒服。

    当疲倦的时候,如果可以躺在上,闭上眼睛,感觉得到很舒服。

    如果不疲倦,那么躺在上,闭上眼睛可能就没有那么强烈地感到舒服了吧?

    人感到温暖,人感到寒冷。

    当寒冷的时候,如果可以团在被窝里面,焐着,感觉得到很温暖。

    如果不寒冷,那么团在被窝里面,感觉得到温暖可能就不这么令人舒服了吧?

    人感到痛苦,人感到快乐。

    如果没有痛苦,始终快乐,那么人还能感觉的到快乐的存在吗?

    回顾人生的痕迹,

    人不断追求的?人始终渴望的?

    究竟是什么呢?

    总不会是一条相对平稳的直线吧?

    即使这条直线是没有限制的,而不是一条线段。

    2008年2月10星期

    ~~~~~~~~~~~~~~~~

    不要试图去测试自己心中的美好-Sunline

    不要试图去测试自己心中的美好,

    波涛,仿佛具有无穷变化和可能的波涛,

    被冥顽的山崖所隔断,

    一次次地,或大或小,

    伴随着久久不绝地冲击,回响,

    直至生命的终了。

    心中的美好,却不会因此,而变得更加美好。

    回响,心中的美好,很有可能被自己所破坏,

    冲击,只要测试,

    很有可能,就会破坏自己心中的美好,隔断?

    最后,你可能会发现这种测试确实徒劳无益,

    但是即便事已至此,请你也不要后悔,变成冥顽的山崖?

    波涛已去,你已经无法把它回复如初,犹如波涛……

    久久不绝,

    直至生命的终了。

    不要试图去测试自己心中的美好……

    2008年6月3星期二

    ~~~~~~~~~~~~~~~~

    这几年写了不少,却发现仍然表达不了……-Sunline

    这几年写了不少,却发现仍然表达不了……

    这几年思考了很久,却发现仍然理解不到……

    你,是我第一次感觉到“美”的来源……

    而我的愚蠢却让我无法正确地把你抓牢……

    现在,已时过境迁……

    不知你一切还好……

    (献给我潜藏的……)

    2008年6月3星期二

    ~~~~~~~~~~~~~~~~

重要声明:小说《无极化境Sunline》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