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部分 牛津-剑桥学派试图做过

    牛津-剑桥学派试图做过

    牛津学派、剑桥学派合称牛津-剑桥学派,起源于维特根斯坦开创的常语言分析哲学在50年代英国流行和分化。(此概念歧义太多,这里写的不是经济类或者其他什么类的哪些。)

    【引用】分析尽管不是哲学的全部但已经能够为现实的逻辑逻辑形式提供一个关键的工具。

    哲学的历史【英】马丁·奥利弗著

    一个自洽的观点是否在现实中也能适用呢?

    其基础是建立在逻辑上的,与其存在现实的基础不完全一致。所以思想中的即便经过逻辑验证在现实中也不一定是适用的。

    那么这个所谓的关键是建立在什么前提上的呢?

    【引用】分析哲学家主要关心的是概念和命题问题,就像其代表人物罗素和维特根斯坦所作的那样。

    【引用】维特根斯坦在20世纪初的剑桥大学曾与罗素共事,根据他的意见,语言结构显示世界结构。每一个有意义的句子都可以分析为现实的原子结构。

    【引用】维特根斯坦以后,牛津-剑桥分析哲学为所谓的常语言哲学所支配。有此追求的哲学家集中关注普通人的常词语的作用,希望能够摆脱积习难返的哲学语言的泥潭。按照他们的说法,这是在追求哲学命题的时候由自然倾向所造成的,即由哲学提出问题的句子的语法形式误导造成的。

    哲学的历史【英】马丁·奥利弗著

    我们来看一看,是否有彻底地消除这种误导,两方重现原子结构的可能

    一个命题由语言构成,语言有其基础,不同人对特定的概念在语言中的基础可能不完全一致。假设不管这种不一致,那么仅要求作出和理解概念时的基础尽可能地按照一个统一的标准进行,也去除传递,介质转换,语言转换等可能带来的不一致,是否一致了呢?

    有人可能认为发现其基础,将其列举出来就可以了。

    但是基础不是以某个可预知的形式出现的,它不可能按照一个特定的结构被一一地列举而不失去它的原型。

    对基础进行分解可能会发现,被分解的基础还是有其存在的基础的。被分解的基础之间的关系是网状的,非单一的,人类的智慧很难发现这些被自己分解的基础之间的完全的关系。如果试图去彻底地一一列举,最后可能迷失在自己建立的迷宫中。

    过去,对于这种未知的可能超出人类能理解的复杂程度的结构、变化、联系、系统等的认识和解释可能是某种妥协、先验或者两者兼有的假设、再进行某种检验的结果。

    例如:尼采的“内世界”的概念。

    【引用】尼采说心是世界的一部分,心从且仅从内部看和反映世界。心在看世界的时侯,同时也在看自己。心在看自己的时候,发现它自己在看世界,心看到它自己在看它自己在看整个世界,如此不已。心在反映世界的时候,也反映它自己,它反映它自己的反映。它不断反映自己的反映。产生一系列的连续的一环一环的自我反映。这个过程就像一个反馈的圈。心部分指向世界,部分指向自我意识的自我展示。这种自我反映自我反映的系列被尼采称为“内世界”(theinnerworld)。

    再例如:维特根斯坦地“命题链”的概念。

    【引用】维特根斯坦所说的“命题链”,在《论确定》中,“我们所提出的问题和我们的疑问都依靠一个事实:有些命题是不能被怀疑的,这可以说是我们在其上兜圈子的一个链。

    【引用】斯托尔说“维特根斯坦在《论确定》中的主题是:真正牢固不移的东西并不服从正当论证、证明、提出论据或疑问,它既不真也不假。

    仔细看看这些概念后会发现,它们都是有其来源的,例如对世界的认识,对真实的认识,古印度也有这么个解释。

    我们的世界是被一只乌龟(或大象)驮在背上的,这只乌龟是一只更大的乌龟驮着的,如此往复以致于无穷。【这个思想太通用了,不能叫引用了】

    这些概念怎么好像都具有某种类似的特呢?它是由何而来的呢?是什么影响他们的思维作出这些解释的呢?

    试图不能说是无用功,但是在试图中了解可能的种种极化,中立地看待,可能少损伤一点自己或者其他什么的可持续发展的基础吧?

    本文引文太多,联系和推导出自己的思想原创的太少。

    2007-7-1

重要声明:小说《无极化境Sunline》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