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清河县事《六十五》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愿意忘记 书名:清河县事
    一个人怎么能盯死两个人呢?又不会分术?小帽子想想都好笑。那也得去盯!谁让咱答应了,要说这周大良能和谁联系的可能大呢?鲁小玉?还是聂菊花?如果周大良灭了鲁直,那他不太可能再联系老婆鲁小玉,但是毕竟还没确定就是他害了鲁直呀;他对聂菊花用较深,兴许还会来想着接走这个女子一起逃匿异地他乡也未可知啊!嗯,先盯着聂菊花!小帽子打定了主意,觉得这事很好玩儿,秘密的跟踪一个还算艳的女人,这事以前可从没干过,用不用要和小翠儿说下?要不然要是觉察出什么来再一翻腾就闹了,哈哈,还是先不告诉她,反正干爹那是知的到了最后也不怕她,这娘们儿也够事儿多的。小帽子扶了扶胳膊站在街口想了想,先不回家,去趟意坊瞧瞧,还得踅摸个人手才行,原来跟自己跑腿儿的那小厮叫小喜子的不知还在不在,要是在呢就跟张来旺说说让他回来跟着自己,要不就先借用也行!娘的,落到这般田地说话也事不管用喽!

    正当午时,饭口时刻,意坊食客不少看来生意不错,小帽子溜边儿挤到一个角落坐下,低着头抱着双肩倚在桌面上一声不吭,伙计们吆三和四的忙乎,坐在柜台后面的张来旺眼睛多毒啊,一扫就发现了小帽子一愣神儿就马上走过来,“哎呦哎呦,这不是兄弟吗,快雅间里请!呵呵。”

    “别的了,我就过来看看,呵呵,坐这吧,生意红火啊,来旺,你整的不错!比我强得多呢!”小帽子有些酸的说着,手指在桌面上点着画着。

    “行了兄弟你可别取笑老哥了,这不都是给老爷办事嘛,挣口饭吃。小二!小二!”来旺召唤着。

    “来了来了您那!呵呵,哎呦!帽子爷来了!小的眼瞎,慢待您了,呵呵,给您老请安啊!”这小二儿们可都不是白吃饭的,说话那都是有讲究的,溜个缝儿圆个场儿那是本行啊。

    “还记得爷啊,嘿嘿!”小帽子瞅着点点头儿。

    “去整四个菜来,俺们哥俩喝两口儿。”来旺瞅了一眼小二,“兄弟没啥事就过来一起打理这意坊咋样?你是这的老人儿了基础都是你打的,老爷一时把我安排这也是替你先看着摊儿,你回来继续干,那边我去跟老爷说。”来旺非常诚恳的说道,他是深知老爷和小帽子的关系的,同父子啊。

    “老哥看你说哪去了,你在这好好干吧,我来呢没别的意思,老爷新给我安排了个活儿,我呢缺个人手想把小喜子再叫他跟我干,我也是使顺手了,你看看咋样?”

    “行啊,你看我这谁行你就只管叫,一个够用不?”来旺放下心,用个人手算个啥呀。伙计把菜都端上来,来旺拿过酒壶斟好酒,“来兄弟!走一个!”

    “老哥,兄弟先敬你一个!来!”俩人碰杯一饮而尽。“来来,吃菜吃啊。”来旺紧着招待。二人推杯换盏吃喝起来。三杯酒下肚小帽子就有些兴奋了,话语就多了,他和来旺也不是多熟悉,只是仗着东门贺的面子,先来个自来熟,来旺那是接人待物察言观色都习惯了,一杯紧着一杯的劝酒。

    “兄弟,老爷又叫你干啥去了,美差吧嘻嘻,别忘了老哥呀。”

    “美,美差?那是啊,呵呵,好活儿,不累还养眼,四处溜达,咋样?不错吧。呵呵。”

    “那具体是干啥呀?这么清闲舒服啊?”来旺又斟好酒,“来,再走一个!兄弟海量啊!”

    “啥活儿?嘿嘿,不能说呀,俺谁也不告诉!你问也不说,咋滴?不高兴?不高兴也不告诉你,哈哈,走一个?你要把兄弟灌醉喽,你就麻烦了!哈哈哈。”小帽子这颠三倒四的倒把来旺搞晕了。

    “这么秘密的大事,俺可不问了,也真不敢再喝了!哈哈,老哥害怕了,误了兄弟的大事可担待不起呀。”来旺这半真半假开玩笑似的打着哈哈,小子!还跟俺画弧呢,不说更好!叫人把小喜子喊来,“喜子,打今儿起你还是跟帽子爷,细心侍候着哦!把店里的活儿交代一下去吧。”小喜子乐呵呵的下去了。

    似乎所有的都暂告一段落了。

    子,事物,感,季节,声音,空气,流水。。。。。。萎靡的气氛从上至下弥漫开来。

    当今皇帝的信条就是‘太平无事多欢乐’,蔡相爷自然领悟极为透彻,尽的引导皇帝享乐,蔡相爷蔡京的飞黄腾达一是自己有才能和智商,二是他的弟弟蔡卞是王安石的女婿,有着这一层关系得以混入变法者的行列,但是好景不长神宗死了司马光掌权,恢复旧法,这期间蔡京见风使舵极力讨好司马光,竭尽全力执行司马光的一切主张,得到司马光的信任和欣赏,曾经也是拍肩膀的关系就可想而知了。

    谁知徽宗即位,宰相曾布掌权,翻起旧事蔡京只唯上的策略不好使了,结果被贬官杭州任一小官,照一般想法被打击到这样地步,没有什么希望了,然而天命使然,明着是一次挫折却恰恰又成全了蔡京!徽宗酷古玩字画,命自己最信任的宦官童贯去杭州搜集,杭州是艺术氛围最好的地方,名家汇集珍品集萃,蔡京知道童贯来了,他是怎么知道的呢?

    这蔡京绝非平常仅只会些狗苟蝇营溜须拍马之辈,他的书法造诣得到徽宗的认可,曾花大价钱从小官吏手中收藏两把蔡京的团扇画面儿,当时是一件极为罕见的事,蔡京的书法自成一体,字势豪健沉稳痛快,时誉为苏黄米蔡四家之一,不得了!只是后来人厌恶其为人勉强的说这蔡是蔡襄的蔡,实为蔡京。

    童贯来到杭州,自然要去看蔡京,他知道徽宗皇帝喜蔡京的书法,蔡京本能的感觉人生的机遇又来了!于是尽其所能巴结讨好童贯,送自己的字画珍品,不仅给童贯,还让童贯送进宫去给一些有权有势的宫妃宦官,黑天白的陪着童贯,结下了后的意,这种谊最后无一例外的转化为政治结盟的深厚基础,童贯在给皇帝的奏折里大大的美誉一番,加上皇帝周围的凡是得了蔡京好处的人添加美言,皇帝决定重新启用蔡京!升任右相。仅过了二月余任左相!不能说是一步登天,也是权倾一时,朝野震撼!

    经历了沉浮之后,蔡京蔡相爷更加谨慎明智,进而手段趋于狠毒。一上台,便重改革打起严厉打击司马光的保守派,怂恿皇帝把这司马光之流列为党!刻党人碑昭示天下,共一百二十人等,活着的都贬官!娘的,让他们也尝尝贬官乡野的滋味!死了的都削去官职,连他们的著述全都销毁,何其狠毒呀。

    欺下做的很到位了,剩下的就是迎上。皇帝的心思都被蔡京揣摩的透透的了,建言徽宗,“吾皇万岁,臣觉得皇宫不够宽敞啊,不能彰显吾大宋皇威也不能匹配吾皇绝世的神武气概,臣建议在京城东北建造阳华宫,乞吾皇下旨以慰臣民敬仰之心。”皇帝当然喜欢了,于是命蔡京督造,那银子流水似的,规模雄伟,不惜财力,自然有一部分流入了相爷的腰包啊。

    维护了皇上,当然也不能亏了自己,不敢说和皇帝平起平坐的享受,那也是不同凡响了。

    正是:皇庭自有皇庭荣辱民间怎无民间沉浮

重要声明:小说《清河县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