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清河县事《六十》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愿意忘记 书名:清河县事
    男人动了邪念女人根本比不上,可是有人说最毒妇人心!唉,这个命题谁能给出准确的答案?

    周大良自打上了心就开始打起菊花的主意来了,可是中间还隔着两个人呢,怎么办?要不咋说聪明人鬼点子就是多呢,霸县那边传过信儿来,有买卖做而且油头不小,鲁直是立意要去,周大良眼珠儿转了转也就同意了,俩人开始准备行装,等到快要启程了周大良赶巧崴了脚脖子,肿的像小腿粗了眼看着走不了道儿,把个鲁直急的直拍大腿!好像一块要到嘴的肥眼瞅着吃不着似的。

    “要不这样,我这样子怕是一时半会儿好不了,你和前屯子的老三他们搭伙得了,他们肯定乐意,这趟生意保赚不赔,唉!我要是没崴了脚咱哥俩跑着一趟多美呀!”周大良早就算计好了。

    “你说你早不崴晚不崴,偏赶上这银子叫门了你崴脚!老三他们没出去吗?这趟油水便宜了他们?闹心!”鲁直在屋地上这转悠啊,心里是真舍不下这趟到手的买卖呀,看来只好找老三一块去了。

    这鲁直前脚刚走,鲁聂氏后脚就来了,一看到周大良在家都愣住了,“咦?你咋没和你哥一同去霸县啊?他和谁去的呀?”

    “呵呵,嫂子来了,你看我这样还能去吗?”说着伸出左脚来露出那红肿的脚脖子,“俺哥是和前屯的老三搭伙去的,没和你说吗?”

    “没有啊,你说这个死鬼咋这么拧啊!横是怕我拦着他呗,心都跑野了。”菊花抱怨着和小玉坐在那儿扯起家常来,周大良在一旁瞧着心里直痒痒,心中话这可太有趣了,就看俺的手腕儿了。

    “嫂子你也不用担心,老三他们也都熟不会出岔子,俺哥说这次买卖好做执意要去,他跑过这条路的,媳妇你去整饭吧,一会嫂子在家吃,呵呵。”其实这小子的脚根本没一点儿事,事先从中药店弄了些蛊毒的药膏涂抹了就看起来有些红肿,再说谁也没去真眼的查看,一个崴脚了还有啥麻烦养养就好了嘛。

    “着啥急啊,我先跟嫂子唠唠嗑儿,你躺着你的吧。”小玉拉着嫂子进了里屋去,说体己话。周大良躺在炕上琢磨着自己得意的计划,露出一丝高深沉笃的笑容,从怀里掏出个小纸包儿在手里颠了颠,“今儿就看你的了,宝贝儿。”

    婆娘话长,呵呵,这边儿周大良安排酒菜,去叫一桌饭菜来也完全能承受得了,这次不一般花些银子当然值得,到了饭时,两个人从里屋出来,“哎呀,整这么些菜啊,太破费了,有啥喜事咋滴?”菊花看来是和小玉唠高兴了,心大好。

    “破费啥,一来给嫂子压压惊,呵呵,二来俺们也借光改善一下生活嘛,小玉,去把那酒都倒上,正宗的女儿红,反正也没啥事都喝一点儿,我也连带着活活血。”周大良凑上前,把酒杯依次摆好,“倒酒!”

    “哎呀,俺可不喝了,你们两口子喝吧,我多吃菜好不?哈哈。”

    “菜呢也要多吃,酒呢可以少喝,呵呵,可不能不喝!小玉,你陪着嫂子喝几杯,这酒不错劲儿不大的,不然大哥回来还不骂咱慢待嫂子啊。”周大良这嘴是真会说,菊花拉不下脸来只好让小玉倒满。

    “嫂子你能喝多少就喝多少,俺陪着你,哈哈,也好久没沾酒了,这酒没啥事喝着,实在不行就在这住呗,有都是地方,再说你回去也是一人没意思,咱姐俩还能唠唠嗑啥的。”这俩口子这么一说菊花就更不好意思推脱了。

    三个人坐定,别说这几样菜还都不赖,“意坊叫来的,嫂子你尝尝味道如何?今儿可是特意为嫂子准备的,吃好喝好啊,小玉你多陪嫂子喝啊。”

    “嗯,真不错,要不咋说这人家的名气大呢,手艺就是地道,特别是这鱼头砂锅真是鲜啊。”这菊花也是在大户人家呆过的,见过些事面。

    “嫂子你再尝尝这道爆熘腰花,这味道这刀工,尤其是这刀工做的真像菊花似的,吃了还大补呢!”周大良夹了一朵送过去。

    “哪里像菊花啊?哎呦,你还别说真是像哎!呸!还是你补吧。小玉你不管啊,哈哈。来,喝一口!”鲁聂氏又来了兴劲儿了,“这酒还真不辣,味道怪怪的呢,你喝呢妹子。”

    “就这味儿,据说里面还加了些珍贵的药材呢。滋补血呢。”周大良接过话头儿,“吃菜吃菜压压酒。小玉,你给嫂子倒酒啊。”

    “哈哈,到你这啥都是补品了,还是你慢慢补吧。别再喝了啊,再喝就高了可要耍酒疯地!”聂菊花是吃的高兴了,话也就多了,这边小玉也喝了几杯就觉得上头这酒,晕晕乎乎的直想睡。

    “哈哈,嫂子你说啥你,喝高了就睡呗,你看妹子我就想睡了,嘻嘻!”这小玉平时也能陪着周大良喝几杯,酒量也不会差到这般水准啊,其实这都是周大良暗地搞的鬼!事先把烈蒙汗药抹在酒杯里,小玉用的那个杯子量最大,所以她先犯药,张罗着想趴一会儿去。

    “你看你啊,还逞能,咋整啊自己能去不?”周大良作势要起

    “你快别动了,俺来吧,”菊花扶起小玉进了里屋安顿好,走出来,“今儿她也没喝多少啊,躺那就睡着了,你慢慢喝吧,俺也吃饱喝好了,呆一会回家去了。”

    “别的呀!再喝点儿,你根本没喝呢,”说着顺手就拽住菊花的小手拉过椅子上来,“你看这一桌子菜还没咋动呢,再吃些,就算陪俺吃行不?要不就亏了俺一片心意了嘛。嘻嘻。”这手抓住还就不撒开了!

    正是:耍花招使诡计强意求欢没王法

    喝药酒吃大餐羞事所迫有冤屈

重要声明:小说《清河县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