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清河县事《五十九》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愿意忘记 书名:清河县事
    这何显达呀,也不是个善类!经营个包子铺维持生活,手艺还是不错的,三十几岁的年纪,祖上的买卖传到他这仍旧是个小门脸儿,就算是个小酒馆儿,饿不着撑不死的,那也持的有滋有味儿的别的更不会呀!不过这小子有点心劲儿,一攒下点钱就去城外买地,逢着年头不好他就抄价多买进,鼓捣一番竟也是成了有些资产的暴发户,每年的地租子就够他一年的吃喝用度了,余钱再去放高利贷,零打碎敲的小富即安倒也乐呵,直到看见了鲁聂氏人就好像突然开了窍儿,哈,要不怎么会有色不迷人人自迷这一说呢。

    每到鲁直汇着弟兄出远门儿,那鲁聂氏也就时不时的去买包子吃,这何显达能言会道巧舌如簧,把个寂寞难耐的怨妇逗得不亦乐乎,吃完了也会在店里耽搁片刻,何老板分寸拿捏得十分到位,既不让她感到突兀尴尬也会让她充分体会到有趣男人的魅力!这么一块儿香酥在嘴边儿溜达来溜达去的不吃到那怎么能安心呢?商人好利轻离别,鲁直的心思转移了,无形中也给了何显达机会,其实鲁小玉偶尔来一次有时也碰巧鲁聂氏不在家,直到在何记包子铺寻到她也是话里话外的点一下不敢深说,还怕给哥哥添烦恼,可是眼看着嫂子这样的玩法儿不免担心起来,过来看的次数明显增多,但这恰恰激起了鲁聂氏的心态逆反来了,‘你不是来盯着我吗?怀疑我吗?哼!你哥也不在乎我,老娘还真就不吃那一!咋?天天捆着我,还不让寻个轻松逗个笑话儿?’

    何显达正好顺杆往上爬,尽心竭力取悦鲁聂氏,直到在最里间屋留下这女人喝了几杯酒,二人的关系才有所突破但也仅仅是能坐近来碰个杯撩几句话而已。人的心活了拦都拦不住!要是有几天看不到影子,何老板抓心挠肝瞅啥都不顺眼,老婆孩子吓得不敢吭声躲得远远地。

    “咋?鲁老弟又跑北边了?去哪?阿城?嚯!这可够远的,买卖做的大呀!呵呵,里屋请。伙计上几个菜!”何老板心潮澎湃兴奋的直冒汗!

    “何老板这么客气!小女子如何敢当啊,酒嘛就免了,拿几笼包子好了。”聂菊花也是迟迟疑疑的挪不动脚步,没法子女人面矮往往口是心非。

    “哎呀,大妹子这样照顾小店生意怎么喝杯酒还有啥说道咋地?’眼角儿挑了一下。

    “看何老板说的有多意似的,哈哈!”这边也毫不含糊的把那撩过来的风稳稳的接住。里屋坐好,酒菜就上来了二人也就不再啰嗦,您说这人的胆子真就这么大吗?那要看干啥事!子曾一针见血曰过:食色,也!借着酒兴捏捏手拍拍肩也就上道了,正自浓意切之际,鲁小玉一头闯了进来!

    “你!聂菊花!何。。。!狗男女欺人太甚!干的好事!”鲁小玉手指二人气的直抖!惊吓的两个人差点没噎住!立刻分开形脸上一阵通红一阵惨白!干嘎巴嘴说不出一个字来。

    鲁聂氏溜溜的跑回家,鲁小玉也跟着堵到门口儿坐在凳子上气的直哭,菊花也知道事儿闹大了,赶紧的赔不是央告小玉别告诉她哥以后再也不敢了!都是那何显达使坏才弄得这般尴尬,“我不听!看俺哥回来咋收拾你!呜呜!你们欺负人!”

    “好妹子你冷静冷静,嫂子知道错了,再也不敢了!好不?给嫂子一个机会吧,呜呜,”菊花明白该服软就得服软,不然闹得不可收拾咋办呀!“俺再也不去那里了,保证!”话里带着哭腔儿。

    “谁信你的话!呜呜,你说话算话?可别骗人!”小玉也不是小孩子了,当然明白其中的勾连,这样事儿啊谁能搞得清楚辩的曲直!连唬带吓的也是让聂菊花就此罢手,再往下发展那就是往绝路上奔了!自己个不珍惜那就别怪旁人,整不好都行闹出人命来呀!看样子俩人还没到一处,能藏着就盖好吧,捅出去大家也都没面子,“你发誓再也不许联系那人!我就当啥也没看到!”

    “好,俺发誓俺要再不守妇道做出对不住你哥的事天打五雷轰!这行了吧。”相信这是她的心里话,没抓住把柄那就谁也管不着,谁也不敢说个难听的话,可这被人家撞个真实就别再硬撑着了。

    “俺记着你今天发的毒誓,俺也不再跟任何人提这事,你和俺哥好好过子,别人瞎说啥不当真有我。”鲁小玉表现出坚决和清醒,令聂菊花不敢小视。

    自打这次以后,但凡鲁直出远门儿,聂菊花就去小姑子家呆着,俩人也好做个伴儿,也是为了证明给小玉看,私下里小玉也劝哥哥尽量少出远门儿,在家多陪陪嫂子,但是听不进去,买卖做得顺了那是很难收住手的,谁还怕银子咬手啊!眼看着哥哥不懂自己的画外音,急的没招就把事就跟丈夫周大良讲了,也好让他旁敲侧击的提醒一些,嘿嘿!还别小瞧这周大良,听了这事先是惊奇,后来看到大舅嫂子常来常往的一联想,娘的还真看不出来你有这花花肠子呢!左看右看这女子还真就是个风流坯子,再加上久未开怀人也显得年轻,看看有些木讷的舅哥,娘的别人动得咱咋就玩不得!这人就起了坏心,你还别不信,也是凑巧有事发生,而且是一件不小的事

    正是:心墙外蝴蝶闹闲梦水中鸳鸯飞

重要声明:小说《清河县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