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清河县事《五十八》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愿意忘记 书名:清河县事
    这鲁聂氏本是死鬼绸缎庄赵员外家买的丫鬟,是他老婆的贴使唤丫头,长到十**岁了出落得小水葱儿似的招人稀罕,这赵员外就起了色心软磨硬泡的收了房,这赵员外本是个中老手把个初识人事的小姑娘抚弄的心炽烈,整里纠缠恼的老婆差点没背过气去,最后也就睁眼闭眼的随他去吧,折腾的挪不动脚步了也就回头了,谁曾想一场祸事竟要了老头子的命!树倒猢狲散,诺大的一份产业说没就没了,聂菊花也跑回了娘家,还没等多捞点儿赵员外的钱财人就撒手归了西,加上老太婆的憎恨闹得个两手空空,好不恓惶,只叹自己命苦没有福气。

    姑娘大了在娘家总是没法常住,好在这菊花颇有几分姿色倒也不愁找不到好人家,一般的穷门小户的她还看不上那个眼儿,虽说差点没做了赵员外的小妾,但这也没让菊花有多少担忧,凭着自己的小模样儿还是蛮自信的,媒人也看出了门道儿,争着抢着往家境殷实的门第拉纤,要不说这女子长的俊俏就是招风呢,一点不假啊。

    话说这南门外有这么兄妹俩,哥哥鲁直,妹妹鲁小玉,父母早亡哥俩相依为命,哥哥也是苦子里打拼出来的,做着长途贩牲口的买卖,吃辛苦但是还算有些收入,妹妹在家持家务生活节俭,精打细算,子逐渐好转,积月累的在这一片儿也算是个殷实人家了,再加上鲁直长的材魁梧,浓眉大眼的,虽说年岁稍大了些,但这也是生活所迫耽误了,在这条街上人缘也不错口碑尚好,媒人再这么三吹六哨的就把个菊花说动心了,想想自己这样个子也就没啥可挑剔的,选个良辰吉就嫁了过来,等这鲁直洞房花烛夜轻挑盖头一细看,嘿!这女子真就是个美娘呢,含羞带怯的神把个大小伙子挑逗的魂都飞了!没的说,挥枪上马拼杀过去,待精疲力竭鸣金收兵才发觉这是个二手货!鲁直心里极为不爽很失落,光听说是在赵员外家作太太的贴丫鬟,怎么就。。。?娘个皮的,糊弄人嘛!菊花被这孔武有力的男人务治的喘徐徐腰软腿颤四体通泰,正自暗暗的庆幸和享受着交欢的美妙滋味儿,忽听到男人的质疑和不悦的神,忽悠一下心里都明白了,不觉流下泪来,“夫君啊,俺对不住你!呜呜,可那也是被迫的让那老东西用强得了手,呜呜,也就那一次再无后续的,那老太婆管得严俺也倍加小心,呜呜,你能原谅俺吗?都是俺不好,往后俺好好的侍候你还不成吗?呜呜。”菊花偷眼瞧着鲁直,不时抽搭一声。

    “唉!”这鲁直叹息一声没再说什么,披衣下,头都没回。

    “咋?!”菊花抹了抹眼角儿,“鲁直,你别不知好歹!俺这模样配你还冤了咋地?给俺提亲的踏破门槛子,比你有钱的多去了!再说,俺也不是净光脚的走进你鲁家门儿,俺也给你说清楚了,那事也不怪俺,再说那死老头子也早就归西了,往后俺一心一意的跟你过子还不行吗?”菊花这一番连软带硬的抢白,还真把鲁直给镇住了!又坐回到上,虽然还有些闷闷不乐心里不平衡,但是看到菊花这个活生生的人就坐在边款款的瞧着自己,“呵呵,娘子说得好,俺昏了头呢,难得娘子这般明事理,俺想通了,往后还要好好过子呢,掀过去那一篇儿,俺也实心待你。”说罢伸手揽过菊花在那粉白的脖颈上亲。

    “哎呀,痒呢!坏你啊!”也伸出藕臂缠住男人的脖子往怀里拉,顺势就躺下来,堵住女人的樱桃口儿舌头就钻进去搅和起来。

    “唔唔!”“哎呦!”

    鲁直‘嘶嘶’的吸着气儿,“好啊你个还咬人呢!看俺不收拾你!”

    “嘻嘻,谁让你不让俺喘气儿啊!活该!就咬你!”菊花作势要翻跑脱,鲁直哪里肯,搂住压在下扯过被子搂头盖上,“哼哼!看你往哪里跑?!”“哎呦哎呦!你咋这么狠呢!轻点儿呀。”

    **知短,痕仍未了;俏燕双宿飞,一鸣一和好。

    度过了甜蜜的一段时光,鲁直还要去跑他的买卖,毕竟家里还要维持生计养活人呢,出去一趟十天半个月是常事,留下一个水儿一般的少妇和一个待字闺中的小姑子在家中,倒也相安无事。

    都说小别胜新婚,可这新婚带小别就更是令二人如胶似漆的,可说来也是怪,二人就这么折腾年把时光,菊花的肚皮就是没一丝动静,鲁直也纳闷儿,菊花也不解!菊花悄悄回去问娘家妈,娘家妈细致百问的打听清楚也没觉得是哪里不对劲儿,末了宽慰闺女“还年轻再等等,早晚会有娃地。这事越急还越不成,回去好好劝导姑爷啊。”

    菊花回去这么一对鲁直说,鲁直也就心踏实不少也暗地里去郎中那儿问诊,开了几副汤药都是些固精壮阳的,吃的鲁直龙精虎猛的回家来就撵着菊花做那事儿!不知道是哪根弦不对路子白忙活,慢慢的鲁直也就不往这上面使劲用心,扑在生意上走南闯北的,有个一起做的伙伴儿周大良为人不赖,相中了就把妹妹许给了他成家过子去了。一得闲二人还是结伴去贩牲口,关系变了合作的更合把,跑的地方也就越来越多,剩下一个菊花自己个在家百无聊赖,偶尔鲁小玉过来看看也是呆一会就走,家里也是离不开人啊。

    留下一个鲁聂氏每里在家看看这摸摸那都没有兴趣,甚至连自己那口饭也懒得做了,去街上买些个得意的小吃食啥的倒也自在。你还别说,那何记包子铺的包子还真不错,皮儿薄儿馅儿大的,去的次数多了也就和老板何显达熟了,一来二去的谁曾想弄出一街筒子闲话来!

    正是:和煦无心扶细柳浮云有意弄

重要声明:小说《清河县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