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清河县事《五十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愿意忘记 书名:清河县事
    小帽子做梦也没想到事会这么严重,出了人命不说人家还掐着借据告官!自己还被干爹一刀抡折了胳膊,躺在衙门后院的板上怎么也想不明白?已经被骨伤郎中接好的小臂虽然打上了夹板但还隐隐作痛,小翠儿坐在一旁悄没声的抹眼泪,现在这个下场她也是没想到!本想着叫干爹干娘骂一顿修理修理就没事了,谁想到干爹的暴脾气下手这样重啊。想上前安慰安慰那个闯祸的冤家吧,人家还不买账,把自己搁在当中好不为难!这算哪一出啊,呆在衙门里也不是个曲子啊,可现在谁敢去求呢,德祥的意思也是先在衙门这呆着,反正也不耽误吃喝,等过了这一阵子风声松了,老爷消了气自会想办法摆平这件事的,只是意坊那边暂时是回不去了,就安心在这养着吧。小帽子郁闷懊丧,也后悔,怎么就迷了心窍呢?!懒得和媳妇答言,唉!这婆娘真事儿!怪谁呢?意坊那儿不知道还能不能回去了,干爹那还不知道最后咋安排自己,听天由命吧。胡思乱想的迷迷糊糊的似睡非睡的躺在那儿。

    东门贺一直在意坊坐镇,手下人在收拾残局,该撤的撤该改的改,人员重新调整,店面儿重新装修,整个焕然一新了,买卖就是买卖,做人必须要有底线,胡来怎么能行?小兔崽子还是年轻办事不牢靠,闯个不大不小的祸事,自己也是疏于管理,过于信任就是放纵啊。这小子一时半会儿也回不来,还得找个人选来打理这个摊子啊,自己不能总盯在这儿呀,边能安排的基本都有了各自的事业,看看谁行呢,真愁人啊。一想到这儿就更是对小帽子气不打一处来!不争气的东西!哎?张来旺?这小子粗略看来是有一,能把个小小的斗鸡的场子搞得有模有样,很有心计,而且眼观六路做事比较稳当,不知道人家肯不肯来呀,要说这意坊可要比那斗鸡场子规模大去了,这是个不错的人选。

    东门贺已经第一时间派德祥去安抚王环的老婆和家人,也是为了探探人家的口风,更深层的是想摸清她有没有啥背景!现在的德祥为人处事更为踏实,到了成熟期了,几个回合下来就摸准了王家的脉,王环老婆报官只是一时气愤,现在也没了早先的气势,再经德祥入入理的一番开导,愿意息事宁人,无非想多得几个银钱维持生计养活一家老小,看着王家这等惨状东门贺也是发善心,拿给德祥二百两银子送过去,王家撤了诉状,就这样摆平了此事,也是现在清河县东门贺权势盛极,没人敢惹,没人敢在背后力撑王家打击东门贺的势力。小帽子在衙门躺了几,见事都已经安排妥帖了,私下里跟德祥央告去老爷那给他求个,德祥笑而不语,这可把小帽子熬苦惨了,最后勉强让小翠儿接回家养着去了,伤筋动骨一百天,小帽子的胳膊至少还要吊上一阵子,闹心的是没叫他回意坊,闲着吧。

    东门贺也想好了,非得把小帽子好好磨练磨练,不然轻描淡写的放过去这一关,很可能这孩子就毁了。他要有心深刻反省自己,懂得自己的一片苦心还能担当大用,毕竟跟了自己这些年,感太深了,真像自己的孩子一样看待啊,之深恨之切也寄予厚望!

    张来旺听到县太爷召见自己,开始都没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自己和东门大老爷素无深交,只是来看过两次斗鸡的表演,坐到一起喝了茶,聊了聊斗鸡里面的窍门儿,不知道召见自己有何意图?不管怎么样也得去啊,挑了一最好的衣服换上,周整理一新就跟着来人奔东门府而来。

    张来旺也是三十多岁年纪,高和德祥差不多,腰有些发福,显得敦实,笑面。

    东门贺就在大厅里等着,心里一直盘算着如何与张来旺谈这件事,拿出诚意再加上自己的名头和意坊的铺面儿,应该能请动他吧,正自揣摩,手下人把张来旺领进来了。

    “小的来旺给大老爷请安了,”说着就要跪下磕头,“老爷在上。。。”

    “好好,呵呵,不必拘礼。”东门贺伸手扶住没让他跪下去,“你来了就好,来呀看茶。”

    “老爷公务繁忙不知叫小的来有何吩咐。”来旺从来没有被县太爷这么正式的谈过话,一时间有些激动,**只坐了半边椅子,额头隐隐的渗出些许汗珠儿。

    “呵呵,来旺啊,俺叫你来也没啥大事,你不用紧张,闲聊一下,呵呵,”东门贺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最近你那场子还闹吧,‘猛张飞’出没出场子啊?”

    “回老爷话儿,俺那还行,托老爷的福,呵呵,您老还记得‘猛张飞’,最近也没好对家,联系不上局。”说着也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比较烫舌头,也没好意思吐出来生生的喝了下去,抹了抹嘴角略作掩饰,心中话咋他娘这么丢人呢!“老爷这么稀罕‘猛张飞’,赶明儿俺给您送过来玩儿,自家的东西难得老爷喜,老爷贵人贵手养活它也是它的造化嘛。”

    “哎!可别这么说,那是你的宝物,再说你是行家,侍候周到细致,俺只是喜可不会喂养,那不是害它嘛。俺要是想它去你那看不就行了,是不是?再说那是你的生计,招牌嘛。”东门贺看着来旺的脸色,已经恢复常态了,便引入正题,“你今年有三十几?”

    “俺今年三十有四。”“哦,俺年长你几岁。”

    “把你叫过来是想问你点事儿,这个前些意坊的事你知道了吧?”

    来旺一听问意坊的事,有些紧张,“回老爷,俺多少听到一些,但是详不知道,俺可是本分人从不去那里参赌,老爷不信可以派人去查,小的没半句假话。”

    东门贺摆摆手,“俺不是那个意思,你不要多心,实话跟你讲吧,小帽子搞砸了事,俺打折了他胳膊。他不听俺的劝导执迷不悟,险些酿成大错,俺不再让他去经管意坊了,那么好的买卖怕被他毁了,那是他做人的不足,太年轻了办事不够老练。通过这几次的接触,俺对你的为人处事很有些认识,觉得你能掌管好意坊,俺想请你出山去帮俺一把呢,把这个摊子支起来。怎么样?能舍下你的场子吗?”

    张来旺这才搞明白咋回事!

    “老爷呀,俺是太感谢您老的厚啊,意坊那么大的酒楼俺怕是没那个本事管好啊!比起来俺的那个小斗鸡场子还算个呀,俺才疏学浅怕误了您的大事啊。”来旺颇有些诚惶诚恐。

    “俺是看好你的,不要没有信心,业务上不懂,那里还有两个管事的和你一说就懂了,主要是你有这个心劲儿,只要你用心打理保准错不了,再说还有俺在你后压阵怕什么?!”东门贺一本正经的说话。

    “老爷您既然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俺没的说,拼了命也给您老把事办好!女为悦己者容,士为知己者死。老爷您瞧得起小的,小的再无二话。但凭您吩咐吧。”张来旺直了腰杆,一副赴汤蹈火也在所不惜的神,这才是江湖上大英雄的气概!

    “你同意了就好,把家里安排好即刻去意坊,俺这就派人给你安排妥当,你到那里你就说的算!你只管听俺一个人的!哪个不服你尽管整治,放开手脚大干一场,男人一回俺就喜欢个有胆识有冲劲的!嬷嬷唧唧缩头缩尾的干不成啥大事!”东门贺给来旺鼓劲打气。

    “老爷您给俺来旺一步好前程,来旺不说别的了,您就瞧我的!干不好干出差错来您一脚把俺踢出清河!俺绝不吱一声!”来旺说得兴起,端起茶杯一饮而尽,“老爷,那俺就立马回去安排。”

    “爽快!哈哈,你去吧,俺这边也派人去意坊!”东门贺也端起茶杯一饮而尽!

    要说这人呐,都有潜能,就看有没有机遇,能不能遇到给你机遇的人!张来旺是干啥地?不就是个玩斗鸡撂场子的街头混混儿吗!入主意坊,攀上东门贺大官人那是何等的造化?!

    正是:止诉讼德祥收拾乱摊子

    遇贵人来旺施展绝活儿

重要声明:小说《清河县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