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清河县事《四十四》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愿意忘记 书名:清河县事
    这小阳在一旁揣摩东门贺的神,不像是问罪自己,咱也就是个阳先生而已,他要是找俺无非是和这些有关,别的事也问不着啊,想到这心神便安定下来。

    东门贺略一沉思,“合婚挑吉你会吧?”

    听到东门贺问这个,小阳就更心里有底了,哼哼!肥猪要拱门来喽!这方圆百十里还没有哪个能出俺右呢!“会呀,这合婚挑吉,问前程求福运咱都能推断预知,不知老爷您给谁合婚挑吉啊?”

    “还有谁,当然是老爷俺哦!怎么?有信心没有啊?”东门贺斜着眼观察小阳的眼睛,要再有个可选择的人物,说啥也不找这个家伙,总感觉不怎么踏实似的,想起以前那一档子事心里还有些不爽。

    “哎呀呀,恭喜老爷贺喜老爷啊,这可是天大的喜事,清河之幸清河百姓之福啊,承蒙老爷瞧得起,俺一定全力以赴赴汤蹈火在所不惜!”小阳都有些兴奋大劲了,东门贺摆手,“你小子说些啥呢,至于你如此吗?问你,你可是用的六十四卦金钱课吗?这可是现而今最叫人推崇的,百问百灵。”

    “呵呵,俺这一高兴嘴没把门的了,老爷勿怪。说起这个六十四卦金钱课确实很流行,但是俺还是用的蓍草作卦,这是古法,会的人也极少了,即使会用但对卦辞能解释一二的也是凤毛麟角,俺用这古法心里踏实,自然也就更准确。”说着便从怀里掏出一支锦袋儿,在手里颠了颠,望着东门贺,“老爷,但说着蓍草就很少有人识得,我这可是家父遗留下来的,极为珍贵呢。”

    东门贺由着小阳来显摆,毕竟这事他专业啊,“那你就用这古法来给俺算一卦吧,是现在算呢?还是有什么说道?你看着办吧。”

    小阳皱了皱眉头,“老爷不知您是和哪家的闺秀联姻啊?你俩的生辰八字都备好了吗?”其实他是知道当铺孙大寿的掌上明珠孙绮云,谁不知道啊,这样说显得专业些啊,也是说惯嘴儿了。

    “哦,都备好了,这是孙掌柜的女子孙绮云的和我的生辰八字。”顺手从几案上拿过一个红纸包着的纸片儿,递给小阳。

    小阳接过来展开看了看,“老爷,那我就开始测验吧。”命人端来净水,洗手,点起三柱香,片刻屋里被一股浓浓的香云笼罩着,小阳盘腿打坐下来,先是闭目口中念念有词,都是些只有他自己才懂的话语,东门贺在一旁虔诚的陪着,抑制住内心的好奇。

    小阳旁若无人的拿出五十棵蓍草,抽出一根放在锦袋儿上,余下的四十九根信手分成两半,左右手各拿一半,(象征两仪),然后从右手抽出一根夹在左手的小指和无名指之间(象征天,地,人三才)中的‘人’。再放下右手的蓍草,用右手数左手的蓍草,每四根数一次(象征四季),剩下最后的余数又夹在左手无名指和中指之间;再用左手每四根一次数右手原来的蓍草,余下的夹在左手中指和食指之间,这时左手夹的蓍草合在一起是九根,剩下的是四十根。

    把那九根蓍草放一边。剩下的四十根再随意分作两半放在左右手中,又从右手抽出一根夹在左手小指和无名指之间,在像先前每四根数一次,数完左手再数右手,两次余下来的加上先前夹在左手的那一根,是八根,剩下了三十六根,在一旁的东门贺都看的晕了,数来数去的不知所以。小阳再如法来一次,手里剩下了一把蓍草,“这是‘三变’才得一爻。”小阳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讲给东门贺听。“六爻才得一卦。要来六次十八变。”

    东门贺没言语,稳稳的守在一旁。只要能出结果就好,他可有都是时间。三柱香都燃尽了,又续上三柱。终于等到小阳先生收了蓍草,宣告这一占卜完成。

    小阳定定神,张大眼望望屋顶,“老爷,这一卦是大有卦,大有,元亨。”

    “哦?什么含义那?”东门贺凑过头来急问道。

    正是:诚心堪问婚和好,细致作为期佳吉。

重要声明:小说《清河县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