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清河县事《四十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愿意忘记 书名:清河县事
    刘达三的命案能侦破的几率很小了,但是这里面的示警目的,东门贺明确无误的看透了。5ccc.net刘家人也是找不到丝毫头绪,渐渐地就放了下来,毕竟还有更多的迫切的事等着东门贺去办理。

    眼下正有一件棘手的事等着他那。

    京里传过话来,户部贾老爷正式告老还乡,不将回到清河隐居。瘦死了的骆驼也比马大,东门贺也要费些心思来安排,且不说那满朝的门生弟子,就是对自己的那些恩惠,也不敢怠慢,况且东门贺本也是个很讲意的人。

    其实也不是多麻烦,早先买的地皮现在建的宅子也初具规模。只是这么个权倾朝野的显要退隐清河,对于东门贺来说不知是福是祸呀。要来的早晚要来,不来的请也请不到,世上的事就是这样折磨人。东门贺派了德祥去,督促工程加紧完工,以便在贾大人回来时能顺利入住,德祥也深知其中的厉害,每里就守在那儿监工.

    黑彪带着一班捕快打探各路消息,就在刘达三宅子院墙的外面有一棵老槐树,黑彪是个极细心的人,他就观察到通过这棵槐树,轻功精湛的能很容易进入刘宅,沿着墙根有几个不甚清晰的足印,而且有个极为特殊的痕迹,显示出这个人有足疾,走路稍微有些踮脚儿,如果不是黑彪恐怕一般人注意不到这些,仔细搜索记忆里哪个江湖人物有如此的体特征和本事?哦!黑彪终于想起一位来,本是川西自然门的老徐,轻功夫十分了得,却没听说干上了这一行啊?也很可能是受人驱使。而且此人走路形怪异,嘴里总是叼着一只硕大的老紫铜旱烟斗,那也是他的成名武器,专点人位,而且善使一种暗器正是梅花针!若不是早年有过一面之交,怕是永远不会想起这个人!可现在去哪里找这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一般。黑彪回来把这些分析详细的说给东门贺,看来事也就只好到这一步了,缉拿老徐也是没影的事了。案子束之高阁,暂无下文,刘家人自顾自忙着活路,没多大心气来关注,也就差不多不了了之。

    东门贺心里也在想一件事,这贾大人好好的怎么会告老那?之前介绍我去拜会相爷恐怕就是给自己留条线吧,能成更好,不成也不搭啥。看来还是这见过世面的人想得远啊。回到府里和兰儿聊聊这事儿,心里面总有一种边趴着一只老虎的感觉,很是不舒服,兰儿可不这么看,照着以前的交,这老迈的贾老头儿一定会帮着东门贺的,至少不会和东门贺作对啊,毕竟现在的清河地界能够一手遮天的只有她的男人东门贺哦!一件事不同的人从不同的角度看,就会有不同的结论。东门贺对兰儿的观点不置可否,当然他也希望正如兰儿设想的那样,那岂不是合了心意,说不定贾老头关键时刻还能帮自己一把啊。

    头伏萝卜二伏菜。农人严格地按照节令农时来安排耕种,收成是靠老天爷眷顾的,相信只要勤劳的播下种子,秋收也绝不会令人失望。东门贺眼瞅着伏天就在一次次的冰镇甜食的稀溜溜声里度过去了,老艾喜欢东门贺过来坐坐,在他心目中能够与东门贺为邻已是很大的造化了,又能够不时的吃吃喝喝,显得关系极为融洽,别说哪个敢来欺负自己,就是小视几眼,老艾也敢抻着脖子和他吼!***!小心爷不耐烦了摘你的牙!可时到今也没个闲汉来招这喝骂!老艾未免常常有些失落,偶尔拿账房里的小伙计杀杀气开开心,哈哈,谁没事惹这老爷子玩啊。

    蝶儿明显的盼着东门贺时常来看看,那些个纸条儿所能表达的感还是没有面对面的看着踏实满足,粥汤熬制的极为用心,笑声和殷勤都恰到好处,不能做得让老艾心里芥蒂。东门贺心中已然没有了当初的那份仰视,随着自己地位和权势的攀升,自信心空前的膨胀起来,看着蝶儿的眸子定定的似乎要顺着眼神钻到她心里一样,每每的蝶儿都会巧妙的避开去,报之以不易觉察的羞涩,当然这只是给东门贺一个人享受的啊。

    正是:老绅归隐堪大用,嫩蕊初尝慰平生。

重要声明:小说《清河县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