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清河县事《三十七》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愿意忘记 书名:清河县事
    事已然这样了,再呆下去也不过是看看风景罢了,没心思留下就赶紧撤回清河吧,离开了根据地心里就没谱,很惶恐。什么他娘老子的相爷祭祖,关咱事儿,心到佛知吧。手下人也都异口同声的赞成回去。可是好不容易来一次,也要给家里人买些东西,不能空着手啊,于是决定明天逛逛街买好礼物留个念想,再来这皇城还不知道猴年马月呢。

    第二天早上起来吃罢饭,几个人簇拥着东门贺出店门直奔最繁华的街道潘楼而去。

    沿街各色人等,五行八作,酒楼药铺,布店粮仓,眼花缭乱啊。东门贺素来喜欢瓷器,眼睛自然搜寻瓷器店,抑或地摊上摆的也会凑上前去仔细看看。要是说起瓷器来,东门贺也算是个行家了,历年的浸润加上祖上喜传承不少,东门贺最喜欢定窑的白瓷,那瓷质细腻,质薄有光,釉色润泽如玉。“黑定”、“紫定”,也别具特色,制作精湛,造型典雅。花纹千姿百态,有用刀刻成的划花,用针剔成的绣花,特技制成的“竹丝刷纹”,“泪痕纹”等等等等,把玩起来可谓废寝忘食,每每遇到心之物,都不惜巨资买下。

    街拐角正有一家飞云瓷器店,门脸考究,品位应该不错,而且这店名也很熟络似的,便径直走进来。店里伙计见有客人来,忙过来招呼,东门贺眼睛只那么一扫便看到了一件好货,那精品都是有灵气的,闲闲的走过去,看似随意的指着那件白瓷问道,“把这个花瓶拿给我,很白净嘛,呵呵。”

    伙计小心翼翼的捧拿给他,“客官有眼力啊,这可是件好东西呢。”

    “啥眼力啊,瞧着怪白净的,”东门贺俯下端详着,心里已然确定这绝对是定窑的真品!“样式还不赖啊,卖不卖啊?”

    “呵呵,您喜欢的话,给上几贯就行啊,也不是什么稀奇货嘛。”说这话的可就不是伙计了,是一位中年男子,斯斯文文的,旁边的伙计一听刚要张嘴,眼见着一个眼色闪过,便不再开口了。

    东门贺一听才几贯钱,心中一惊!店家是个棒槌不成?不会吧,这件东西少说也要百两银子啊!难道今天要捡个大漏吗?“店家,内人喜欢个花啊草的,缺这么个花瓶,几贯钱也真不贵,那就包好俺拿着了。”东门贺心里咚咚咚的乱跳!

    “好的好的,伙计快给包好了。客官您看看还需要别的不?喜欢就常来。有好的俺还给您留着。另外拎着瓷瓶这样物件儿逛街不很安全啊,您可要加小心才好!”店家这股乎劲儿,倒让东门贺心里泛起嘀咕来。“好说好说,看来店家也是爽快人,那以后就多亲近吧。”店家特意扫了东门贺的衣襟下一眼,这一眼东门贺就立刻明白了**分,哦!是这样啊!怪不得啊,还真以为捡了宝贝那!手下付好钱,东门贺出得门来径直离开,黑彪小声问道;“怎么回事啊?感觉不对劲儿似的。”“知道我衣襟下那枚飞刀吗?”“哦。晓得了。”隐隐的那白绸子闪现。不觉回头瞧了一眼那飞云瓷器店,店家的面影儿一闪就不见了。

    东门贺心里磨叨着店家的那番话,似有所悟。“嗯,回客栈吧,不逛了。”说完折回,几个人分外警觉的往回走,黑彪更是一只手掩在衣襟里,目光游移不定扫视周围。

    此起彼伏的吆喝声,鳞次栉比的楼宇,色彩纷呈的街饰,摩肩接踵的行人,这些好像突然离得遥远了,模糊起来!这里不是俺的世界!市井的喧嚣抵挡不了内心的恐惧,这突如其来的冷意,彻骨!

    正是;彻骨寒潮非冰雪,沁心暖意是愫

重要声明:小说《清河县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