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清河县事《三十三》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愿意忘记 书名:清河县事
    这是一种旖旎的时光,慢慢的从手指尖儿流淌,没有人会忍心的去触碰一下,哪怕是不经意的都必定心痛。5ccc.net东门贺轻轻的嘘了一口气,从软榻上坐起来,兰儿依旧在**的余烬里沉迷着,手臂懒懒的伸过东门贺的臂弯儿,鼻音里‘嗯’了一声,无限的留恋和柔.

    午后的余晖透过窗纸到屏风上,一幅山水画精妙的展现在东门贺眼前,远山近水,老翁孤舟,悠闲自得,看得会意不觉闭上了眼睛,细心品味这种**氛围里的无边风月,随后便下得来,整理了衣衫,轻咳了一声,小翠听见了屋里的动静也推门进来在一旁服侍,瞥见上那个白玉一样的子,脸腾地一下红布一般,撂下眼皮儿,看都没敢看东门贺一眼。东门贺大大咧咧的系好裤带儿,坐到桌旁端起茶杯来。

    走出屋子东门贺向着账房走去,一挑门帘儿,屋里人都停下手里的活计,等着东门贺发话,东门贺只是扫了一眼,问道:“艾先生不在吗?”

    “哦,家里好像有些事,还没过来。”一个伙计躬答道。东门贺皱了一下眉头,没言声就出去了,小帽子忙过去打听了回来说是艾大子不爽,艾先生迟些就过来。东门贺派小帽子买了些时令水果送过去,转告艾先生不是有急事就呆在家里陪艾夫人好了。

    天气渐渐起来。

    忙过了种,人们得以休息一阵了。雨水还勤,小苗儿都很齐整,随之而来的耕锄又是撵得人脚后生烟,庄稼人周而复始的在庄稼院里忙碌求生活,有饱饭吃就没工夫去想别的,地头上抬起炕头上躺一会儿就很知足哦。每每看到叼着旱烟袋儿蹲在自家地头儿的农人,那一脸的皱纹和笑眯眯的眼角,你突然会很羡慕他们,他们不知道意坊的酒菜到底有多少样式,也不知道百富祥的绸缎穿在上有怎样的括荣光,也不知道‘快活散’究竟为何物?更不知道偏僻的林莽间能发生怎样的撕杀?!他们不想知道,知道了又如何?有时候,单纯的快乐更彻底更能体现生活的真谛!

    东门贺也很快乐,他的快乐参杂了更多的智谋和打拼,是一种权势和财富的满足,甚至对于不久的婚期寄予了无穷的遐思,那个名叫孙绮云的女子会有怎样的风,会有怎样的神秘等着被探索和发现?想到这儿,东门贺开始盼着果实累累的秋天快些到来吧。

    这一,东门贺正在和兰儿闲聊,因为在东门贺的心里还不知道孙绮云娶进来之后,能不能还和现在这样很容易的见到兰儿,这份担忧隐隐的困扰着他们,也让他们倍加珍惜那片刻的欢愉和缠绵。在兰儿这里,东门贺得到了极致的欢乐和放松,不敢想象还会在哪里能如此的恣放纵毫无羁绊!

    说话间,有门人来报,京里的贾府丁世佑有信来,等东门贺展开信来读罢,不抿了抿嘴角,一丝不快瞬间闪过。把信揣进怀里,和兰儿言语一声便出去了。一会儿德祥和黑彪一起走进了密室,东门贺把那封信递给他们,等着他们发表意见,他已经习惯了这种处理事务的模式,这是一种无声的信任。

    “老爷,”德祥首先开口。“信里的事不太好琢磨啊,看似佳音实为风险极大呀,咱们不能不防,如果单单是为了点银子倒也没啥。”

    东门贺看向黑彪。

    “我也同意德祥的看法,毕竟老爷您现在份不一样了,肩上的担子尤其艰巨,老老少少多少人指着您活命那。”黑彪停了一下,接着说,“官场上的人不敢不信,也不能深信啊,看了丁管家的来信,如果不理会,理上有些说不过去,还可能错过绝佳的机会,如何定夺,最后还要老爷您拿主意。”东门贺面无表听完后,慢慢的把信凑近打燃的火镰烧掉了。“容我再考虑一下吧。”二人听罢便退出来,忙各自的事去了,留下东门贺一个人揣摩着。

    隔天清晨,在通往碧云观的山路上,走着一老一少,青衣简从,山野间的空气新鲜至极,鸟语啾啾,花香烈烈,而这个打扮老成的人却显得有些心事,小伙子却是东瞅瞅西瞧瞧,一会儿哄起一群鹧鸪,一会儿惊起一只野兔子,引得一声声惋惜声。道观就在眼前了,两株老槐依然稳稳的矗立在那儿,小道童看见了来人,飞也似的跑进去报信儿去。

    正是:沿途景色无心赏,随信安危有谁堪?

重要声明:小说《清河县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