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清河县事《三十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愿意忘记 书名:清河县事
    看来即使坐上了县太爷的这把椅子,也不能包打清河的天下啊。东门贺不许这样的事发生,这是对自己权威的挑战和蔑视。这件事如果不能拿下,后果难以预料。东门贺的信里约裘三合在离城三十里的土地庙再商谈一次,暗地里秘密的集合所有手下分批派往约会地,刀已出鞘。东门贺下了狠手不容有失,必须一举剪灭!谋大事者,必须临机果断。

    前几批人马已经秘密第次潜伏在离庙不远处,东门贺也是收拾停当,一脸的冷峻。他要最后现,不敢说孤注一掷也是要狠赌一把了。这些人都是重金搜罗来的,都是敢玩命的,这要是倾尽全力没干过对家,那可就不好收拾了,最好是打一下然后合解继而合作,有钱大家赚,东门贺恶战之前脑海里翻腾不已,抑制住内心的波动,终归是要斗一场的!前方不时有讯息传回,气氛骤然紧张起来,裘三合的人也已经提前到了土地庙!这边东门贺带领最后一拨人也急速赶往土地庙,每个人都带好应手的家伙一言不发。

    等到与前哨人马会合,黑彪低低的声音说道;“老爷,事好像不对呀!土地庙那刚才隐隐传来厮杀声,不一会就无声无息了!可我们的人还没露面啊。真是非常叫人不解!”

    听到这话,东门贺也是一愣,事发突然蹊跷不已!“到约定的时刻没有?”

    “差不多了,我们怎么办?”黑彪此时也没了主意。

    东门贺稳下心来,是葫芦是瓢要看看才行!“你去带几个精干的先探探,有况马上报我!一定要小心,不要冒然现。”

    黑彪带着潜足蹑踪地几个人过去了,东门贺心里也是咚咚跳个不停。马上有话过来,叫东门贺过去。东门贺手握着刀把子,疾步来到现场,一下子都傻在当场!

    只见庙前庙后躺了一地的尸体,黑彪验过了已然是没一个活口!血腥味浓稠的化不开,极为恐怖,残肢断臂散落一地,黑彪领着东门贺来到一具尸体旁,东门贺认出这人赫然就是裘三合!而且极为刺目的是其眉心处深深地钉着一支飞刀!白色的绸子上一朵惊骇凛心的红色云朵!东门贺拔下飞刀,低语黑彪“都赶快撤!”这边人马得到命令都呼啦一下渐次撤离。

    晚半晌,东门贺带着县衙的一干人等,来到土地庙勘验现场,收拾掩埋尸体,所有检验记录在案,派下捕快缉拿凶手,草草安排一下就都撤了。这个无头的案子天知道什么时候能破啊。裘三合的木材铺子随即关门,家人也都惶惶散去不知踪影。

    从此清河的私盐交易完全被东门贺垄断,再没人敢染指一下,银子像流水一样哗哗的流入东门贺的腰包。东门贺的心里却一直静不下来,本是要‘飞云子’能帮几个硬手助阵,没料想出现这个结局。不觉对‘飞云子’有了一丝担心,可是到底担心什么又说不清。

    正是这种担心,冲淡了胜利的喜悦,以东门贺的脑力考虑这种事态,始终放不下心里的这块石头,对于‘飞云子’的复杂心思,甚至想到了要摆脱她的念头,可是经历了这一场,怕是已经难以办到了。

    暂时办不到的事,最好先放到一边晾着。

    美好的天走远了。子本来是平静而祥和的,在寻常人眼里现在依旧风平浪静,东门贺敢做事也能容事儿,鸡零狗碎的早已不入其法眼。

    好些天没来后花园子了,这里已是姹紫嫣红,芳菲渲染,蜂蝶翻飞,林荫径幽,大闲人徐步走来,赫然发现场地上三个被雨水打扁的纸坨儿,心中猛地一沉,小心的拾起来,已是无法展开了,更别说看清里面的字迹,抬眼望过去,竟一时无语。折回走进兰儿的跨院,小翠忙不迭的喊起来,“老爷来了啊,”。兰儿也挑帘笼探出头来一脸的艳,“好些个子没来了,忙乏累坏了子可要得?翠儿,快去沏茶,那几样果件酥饼还没动过吧。”

    “不要忙了,过来看看你,这几才得了闲嘛,”说着坐在椅子里,一只脚踏在椅角儿上,自在一些。“闲了就四处走走,别老闷在屋里,多见见阳光人就利爽些,哦,对了,季罡有没有信来啊。”端起茶杯小嘬了一口。

    “你忙正事要紧,我这你不要挂心,好着那!季罡前些子来过信,也好着那,信里说让你多保重啊,他会努力学业的。”兰儿在一旁盯着东门贺的脸面絮叨着,小翠斟好茶水跑到外面去了,屋里一时间静静的,东门贺回头看了兰儿一眼,噗嗤儿笑了一声,“想我了吗?”兰儿伸手打了一下东门贺的手臂,“坏啊你!”便不再言声了,一双美目只是斜着眼前的这个男人!恨不得先要眼皮儿咬他一口!

    正是;刀光剑影无人处,蝶意兰心有天。

重要声明:小说《清河县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