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清河县事《二十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愿意忘记 书名:清河县事
    一度纷繁扰乱暗藏杀机的清河县,终于随着赵员外的下狱,表面上平静了下来,随着东门贺的全盘胜利,各种关系各股力量都得以重新洗牌,无疑东门贺已经是清河的实力最强者了!这种转机是伴着高昂的代价,就像是一场宿命,似乎不以什么人的意志为转移,又像是水到渠成一般万众归心。自古道秩序总是以暴力收场。

    一颗石子投进江心,那个浪花微不足道。

    一片寸瓦投进湖心,那些涟漪清晰可见。

    随着东门贺的强势胜出,凡是东门贺周围的近人那是心花怒放啊,别提多神气了!不管男人女人也都想着各自的私事,看看能否分杯羹尝尝,不仅聊为虚荣,也是为了实惠,这也不足为奇,人中最基本的那些念只要气氛适合,那就一定会露出来。兰儿绝对是最纯粹的最高兴的那个女人,她会长跪在观音面前,一遍遍的为东门贺祷告,感恩菩萨的眷顾和恩赐,更祈求未来的安康顺达。自打住在了东门贺的府里,她已经不去想更多的事了,除了牵挂远方求学的季罡,整里也不是常见着东门贺,她也感觉出东门贺最近很忙,偶尔来看看也是心事重重的,她不会去多问什么,她很相信眼前的这个男人,无力改变生活那就去适应吧。现在好了,东门贺当上了县太爷!天呐,多么幸福的事啊!东门贺心当然更好了,安顿妥当之后,也有时间来兰儿这里消磨一下,新茶杯酒,兰儿尽心的侍候,由着这个冤家肆意舞弄摆置,兰儿抚花摆柳一般款款迎纳,只有上的这个人快乐高兴了,自己才会有幸福平安的生活啊。

    有了态度的生活,是一种哲学。

    全新的感受让东门贺一时还不能摆好心态,自下而上的高速爬升,即宣告了清河的新主人,也隐隐的让人手脚有点儿不自在,呵呵,相信这只是个时间问题,东门贺坐在县衙后堂的太师椅上正闭目养神,心里合计着什么。

    清河的几大家族现在都很友善,起码表面上是这样;被着走到前台,好像是风口浪尖一样,巨大的荣耀和利益也就会无形中隐含着凶险和磨难,这又是挑战,东门贺的格当然不会退缩。好在德祥的表现出乎意料,把个县衙的事整理得有条不紊,后来东门贺就让德祥把家眷也接了来,购置了宅院,算是让德祥安心做事,这个得力的帮手,已经是不可或缺了。

    。。。。。。

    转眼间又是一年暖花开,万物复苏,人的心也会伴着潮躁动起来。

    东门贺府里的后花园也在慢慢的显现出一派的气息,草芽儿嫩绿,枝桠返青,空气都清新许多。东门贺命人加大力度,改造园子,多添置景物扩大规模,要显出一些气势才配得上县太爷的地位嘛,望着远处的粉墙心中不由得一动,蝶儿怎么样了,好久没有到那边去看看了,忙过了这一阵子,要去看看老艾喽,今年要不惜钱力把花园子修好。

    回到前厅,屋外进来的阳光明媚温暖,东门贺喝着碧螺茶,细细品咂味道,心舒泰。喝起茶来忽然想到送给孙大寿的大红袍,那是自己都不舍得喝一口的茶中珍品啊,哈哈,怎么忘了孙绮云?这个仙女一样的玉人在忙些什么?是不是要寻个妥当人去说和一下啊,凭着自己现在的份和威望,娶她孙绮云该不会有什么障碍吧。联姻了孙大寿家族,半条街半个城就都是自己人了!想到当时自己前去孙家拜会那个形,看着孙大寿的喜悦神,感觉孙大寿还是看好自己的,不知道那紫貂围脖儿孙绮云喜欢不?

    趁打铁。东门贺喊来德祥。

    “给你个差事儿,”东门贺一本正经的说道。

    “大人您讲。”德祥一听顿感事重要,也是一脸的肃容。

    “哈哈,”东门贺一见就先笑了,“别紧张,有个好事你去办,去寻个能说会道的媒婆儿,向孙家给俺提亲!”德祥一听大好事啊,自然不敢怠慢,“好嘞!”笑嘻嘻的下去张罗,重金请了清河县里最知名的刘大媒婆儿,此事只许成功不能失败,呵呵,刘媒婆儿得了令箭一般欢天喜地的忙不迭去了孙家,孙家像是早有准备一样,没有显得出过于兴奋和惊诧来,只是说要征求姑娘的意思,大体上老人没意见,只等小姐点头了。东门贺听了回话很是高兴,看来大婚不远了啊,虽说东门贺对于女人的了解可谓没什么神秘可言了,但是这大婚可不一般,是要明媒正娶有名分的!是要入祖宗家谱的!成家立业男儿本分,自己已经是够迟缓的了,下一步怎么进行要斟酌好,可不敢随便了。

    就在这时,孙绮云那儿正式递过话来,婚事答应了,只是兰儿那东门贺怎么安排?人家孙绮云可不能眼里揉进半粒儿沙子去的!嘿嘿!想到这儿东门贺还真愣了一刻!

    正是:人生怎无风雨,好事尚可多磨。

重要声明:小说《清河县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