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清河县事《二十四》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愿意忘记 书名:清河县事
    确实有人潜进屋来,朦胧中一个影悄无声息的推开里屋门,东门贺全绷紧暗暗积蓄力量,当那贼人一柄单刀刚要探步进来之际,东门贺全猛发力,上一锦被兜头罩向那贼,随之右手的利刃向那贼口!那贼人万没想到这一突发变故,单刀前挡住飞来物,瞬间口一已然发不出声来,慢慢的倒在尘埃,东门贺执另一把匕首矮形伏在炕上,静观地上的动静,电光火石之间一切都结束了。

    东门贺扯过炕角的另一被子盖在兰儿上,兰儿翻了个依旧睡得很香,全然不知黑夜里发生的这一切。东门贺下得地来伸脚踢了踢那人,确定是死了。穿好衣服,这才发觉已是一的冷汗湿透了夹衣,到门房叫醒小帽子把经过简单说了,派他立刻回府叫人来,悄悄地把那贼人尸首抬出城去处理了,东门贺不敢再睡了,安排了几个硬手在门房里外藏了。小翠和兰儿只是知道夜里发生了什么事,具体东门贺没讲怕吓到她们。东门贺脑子里飞速的旋转思考判断,这会是谁干的?

    天渐渐放亮了。喜欢早起的人,都已经上街遛弯儿了。

    “兰儿,这里不能再住了,去我府里吧。”兰儿已经感到了凶险,她看到了地面上的几缕血丝,心蹦蹦蹦的乱跳。

    “俺,俺去好吗?”兰儿瞧着东门贺有些迟疑。

    “管不了那么多了,安全重要,你住在这里俺怎能放心?已经给你和小翠拾掇了房子,天亮就马上搬过去,这里的物件你都不要管了,俺那里都准备好了,你就不要再多想了。”东门贺担心对家一击不中恐有再袭,那将是更为犀利更为凶猛。

    兰儿也只好听从东门贺的安排,至此一颗心就完全的栓在了东门贺的上,在府里悠闲地度。东门贺这次真切的感到了危机,这是要来取俺的的命啊!黑彪快回来了吧,不知道计划能不能实施。现在只有等了,外松内紧加强戒备。莫不是黑彪在青杀口走了消息?这些天东门贺很有些烦躁,兰儿也不敢去打扰他,每天想着做些可口的小菜给他吃,也是在一旁干着急。

    东门贺很想到碧云观去一趟,拜访吴道长,排遣一下心中的焦躁和愤懑。空谷道长见识阅历不同凡响,总会在人生和命理诸多地方给予东门贺指引,可现在不是时候,保不准路上就会遇到什么,东门贺忽然觉得自己肩头有了重担,容不得闪失,敌人很强大很有杀心,这也无形中激起了东门贺的斗志,你可以躲,但如果躲到了角落,那你一定要反击了!又想到了‘飞云子’,这个充满神秘的女子不知现在怎么样?东门贺不觉从衣襟的底角暗兜摸出那个缀着白绸的飞刀,把玩起来,白绸上的一朵血色飞云极为醒目!

    而今多少红尘怨,赋予东风未可知。

    去不成碧云观就在家里和德祥闲聊,他发觉德祥是个很有内秀的人,不敢说饱读诗书倒也是能够看明事理的,却不知怎么就着了赵员外的道儿。人啊,总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现在德祥也不像刚来时那么不知所措,稳下心来考虑问题,渐渐的恢复了常态,每每和东门贺聊天都表现的思维缜密条理清晰,东门贺觉得德祥必堪大用,从此内心里也很看重他。

    派出去打探消息的各路人马陆续回来,也没有得到什么很有价值的东西,但有一点东门贺心里是有数的,对头就在眼前!而且已经伸出了刀尖儿!看来是免不了一场撕杀了,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东门贺准备了几乎所有的现银,豁出去了,在你死我活的档口还要有所保留吗?黑彪笼络的道上朋友布置在宅子周围,兰儿空出的房子里又安排了十几位高手,作为藏兵地。每天派出得力心腹密切勘察赵员外家以及张庸的动向,似乎一场血雨腥风即将到来,东门贺不一阵战栗,这不是恐惧,而是一种骨子里的嗜血的兴奋!是一种兽搏击的本能,能不能在清河站住脚,甚至能不能活下来就在此一举了!两股汹涌的暗流在清河地面儿奔突,时而互相避让,时而互相绞缠,时而屏气对视,时而抽刀磨砺。一时间,各家豪强都在窥视双方的力量,各自揣摩着未来的结局,是敌是友是结盟还是敌对,都在一张无形的大网下摸索掂量。

    正胡思乱想着,黑彪终于从京里回来了,而且丁世佑也跟了来。这是东门贺没想到的,看来是有重要的安排。简单寒暄,三人便厮跟着进了密室。

    正是:骤雨来萧杀气,暴风过后狼藉天。

重要声明:小说《清河县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