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清河县事《二十三》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愿意忘记 书名:清河县事
    就在东门贺想要起去兰儿那里的时候,小帽子跑进来说是黑彪回来了!这黑彪已经出去好些天了,负重任。东门贺也不敢怠慢,把他领进密室,黑彪一脸的风尘,倒也很稳重,一副心有成竹的模样,瞧着他的神东门贺心里也就踏实许多。

    “东家,俺都打探清楚了,德祥的案子是青杀口的虬髯汉子做的,绸缎庄赵员外的指使,县令张庸知!他们可是花了大银子。”说完抄起一杯茶一口干了,用手背抿了一下嘴角儿,“而且俺还听说他们最近还要有所行动,具体的现在不清楚什么计划。”

    “哼哼!果不其然。他们开始行动了,树静而风不止啊。”东门贺在屋地上踱来踱去,“你下去歇息吧,怕是还有很多要事派你去呢。”黑彪告辞下去。东门贺在屋里转来转去,心里翻江倒海,他们下一步会不会针对自己呢?看来是要出杀招啊,嘿嘿,爷可不是吃干饭的!任由你们摆布?!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啊!从哪开始出刀呢?思来想去一个谋略浮上心头,就这么办了!毕其功于一役!兰儿那儿先不去了,叫人把德祥喊来。

    一会儿德祥进来了,这些天把他困在这儿心里很上火,事看不出进展来,不知啥时是个头,见到东门贺也打不起精神来。“贤弟,事有眉目了吗?”

    “怎么?沉不住气了吧,来,快坐下,要稳住神,遇事要冷静。刚才得到消息,你那案子查出主家来了,但现在还不能动他们,要等待时机,将来你要指证恶人,咱们合力除去贼人!不要上火了,好子快来了!”东门贺这番话像是一根火柴,刺啦一下点燃了德祥的眼神,顿时精神一振,“好啊!俺就等着这一天那,老弟,到时尽管差遣!报仇的时候就到了!”

    东门贺安抚了德祥,又静下心前后想了许久,觉得万无一失了。几天之后,写了封密信,派黑彪送到了京里贾府丁世佑。东门贺在家就等回信了。

    出了正月,天气就是小阳。清河县里平静祥和,人们务农经商,兴工上学各自忙碌着。东门贺也忙着药材生意,秘制独家的‘快活散’。小季罡也已经送到了嵩阳书院求学,这小伙子很上进,品格高雅,怎么也联想不到老季的品,也许是遗传了精华吧,东门贺也没有多说什么,备足了学习和生活的钱资拿上,特意派人送了,因那边有老艾先生的朋友接待,东门贺和兰儿也不很担心。剩下兰儿和小翠在家,东门贺偶尔会去看看,因为心里多了一层孙绮云的缘故,自感不那么随意了,这一点兰儿感觉到了什么,却又搞不懂问题出在哪儿。

    兰儿的一颗心已经栓在了东门贺的上,一个弱女子得到了保护和援助,又是那样一个成功而富有的壮年男子,她还会有什么非分之想吗?她只是担心某一天会失去他,她不敢去想象,也不愿去想。

    在一些向阳的墙根儿下,嫩草尖儿已经忍不住钻出了地皮儿。头爷儿暖暖的,嗮得人发困,东门贺带着小帽子提着些酒食来到了兰儿这里。兰儿和小翠忙乎着摆好,东门贺有好些天没来了,屋里显得冷清清的。这下好了,人多气氛就闹哄哄的,小帽子和小翠儿还要不时逗上几句。今儿兰儿也很高兴,陪着东门贺多喝了几杯,眉眼间迷离含,一会儿桌子撤了,小帽子去了门房喝茶,小翠在一旁侍候,二人挽手进了里屋,兰儿腻在东门贺怀里,双手搂着东门贺的脖子;东门贺托着兰儿的子坐在了炕上,一只手支着腮帮子,一只手顺着兰儿的衣领子伸进去,兰儿把上的粉红夹袄的扣子一个个打开,露出了贴的小红兜肚儿,东门贺手上加力把兰儿的带着红晕的脸蛋儿揽近嘴边儿,亲了个结实!另只手顺势扯开了兰儿裤腰的红绳儿,贴着滑下去到了神秘所在兀自揉磨一番。小翠儿听得屋里悉悉索索伴着声,捂着嘴躲到偏屋去了。兰儿俯下住小心的着,斜睨着眼前这个冤家,东门贺手指夹着这个捏着那个,眯着眼享受,一股洪流在体内奔腾突击,兰儿加快了些,东门贺伸手搬住兰儿的后脑勺,一股股激进了兰儿口中,“唔。唔”兰儿呛了一下,嘴角儿流下些汁儿来。“坏你呀!”东门贺舒服的躺着,静静的等着第二波儿。

    天已经擦黑,酒劲儿上来了,有些犯困。东门贺搂着乎乎的兰儿睡着了。突然耳轮中一声“啪嗒”,东门贺激灵一下醒来,有人进了客厅!练武之人素有的灵敏和警觉这时起了作用,东门贺迅速伸手摸到枕头下面,那里藏着双匕。

    正是:金宵酒不醒,夙夜人难留。

重要声明:小说《清河县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