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清河县事《二十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愿意忘记 书名:清河县事
    作为维持一方地面儿秩序的父母官,张庸一直显得郁郁不得志,仕途险恶官道高深啊。这些个地头蛇王八蛋们竟也如此的嚣张!国力势微官民不逮啊。祝德祥的案子,姓赵的暗中已有知会过来,这又收了人家的大把银子,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谁叫这个傻瓜巴巴的送上门来让人骗?有消息来报说这个祝贺现藏住在东门贺家里,事有蹊跷,却也是想不出个所以然来,真够邪门儿,管他呢!正当这时衙役来报说东门贺给老爷拜年来了.

    “哦?快请进来!”真是说曹就到啊!这厮怎么想开了,给我来拜年?哼哼,恐怕没那么简单吧,不能说是‘黄鼠狼给鸡拜年’却也要谨慎对待,丝毫不敢大意。

    东门贺主仆二人进得屋来,小帽子手里拎着精装的四色礼品。“张大人,东门给您拜个晚年了,悉年劳顿,力保一方平安,在下无限钦佩啊!”

    “哪里,按巡使大人言重了,职责所在怎敢懈怠?呵呵,今难得一聚,喝上几杯叙叙不妨,来呀,快去置办酒席。”还不等东门贺多言语,这就已经吩咐下去了,看来是要强留客有些节目呢。东门贺见此也就不好再推辞,客随主便吧。

    “大人您也太客气了,来看看您也是俺应该的嘛,何必哎呀,这恭敬不如从命,叨扰您了,呵呵。”

    县太爷订酒席,自然也是意坊的高桌儿,色香味料绝对没的说!闲谈中摆置妥当,二人杯来酒去,气氛很是融洽,都是场面上的人物,话里话外的就自然引到德祥的事上来了,本就各藏心机,话语也甚是讲究,点到为止,探听对方的意图。

    “大人,近来有个安国的绸缎商在客栈出了点事,不知案子现在怎么样了?”东门贺直接投下石子儿,看看张庸的反应。

    “哦,你是说祝德祥的案子吧,听说他现在住在你的家里?此事已经发下文书派捕快去查办了,只是线索很少难度不小啊。”张庸推挡自如,心里想这才是你要来看我的真实目的吧。

    “德祥确在俺的府上,看他可怜给他碗饭吃罢了。此事还仰仗大人您费心,还他一个公道,救他一命啊!”东门贺来拜年也是想给张庸一点压力,不能让他们为所为,不然就很容易势大难除!听了张庸一番话,看来也是探听不出什么,至于他在此事中扮演什么角色,嘿嘿!可别让俺抓到小尾巴!瞧着时候差不多了,东门贺告辞出来,张庸送别时说了句很有意味的话,“东门老弟,过个舒心年嘛,也别太劳心费神,伤了子可不好哦。哈哈。”

    “哈哈,多谢大人提醒,改小弟做东再喝个痛快!”东门贺转回,呱嗒就撂下笑脸,咬了咬牙根,姓张的你也别惹火了俺!看来德祥的案子想让张庸来破,怕是不可能了!真要想个法子才好啊!

    转过天来,东门贺让小帽子备好上等礼物:两棵百年长白山的野山参,一对儿紫貂的围脖儿,半斤大红袍茶叶,一件羊脂玉精雕的小算盘;小帽子有些迷糊了,猜不出就里,干嘛要这样重的礼?东门贺盯着他笑!“跟我走吧!傻小子!”

    等这一行人来到了一所大院,小帽子恍然大悟,“俺的爷啊,俺可真服了您啊!您是不出手尚可,但凡出手必定摄人心魄啊!”

    “小子,还会拽词了,快去敲门吧。”东门贺整了整衣冠,跺跺鞋面儿上的灰尘,清清嗓子。

    孙大寿一听东门贺来访,稍有些诧异,随之吩咐开门欢迎,丫鬟下人们一阵忙活,等把东门贺迎到客厅,只见东门贺一袭长襟圆领青面锦袍,猞猁皮帽,足蹬青纱皮面官靴。新修的面皮,显得年轻利落,眉眼间隐含着一缕豪气!

    “老掌柜,东门小侄前来拜谢,一来给您老拜个晚年,二来前番那档子事多亏您老人家帮衬,才得以摆平,特来拜谢。”神极为谦恭,深施一礼。

    “呵呵,大官人客气了,都是街坊邻居的,不必在意嘛。”心中话,他娘的,都是来头老辣,俺不顺水推舟,难道还狠砍一刀?!砍谁?砍我自己?!

    “小侄儿是诚心前来,略备薄礼,不成敬意,来呀,呈上来。”小帽子马上把礼品一一摆开,孙大掌柜的过目之后极为惊讶,本来开当铺的奇珍异玩也见过不少,仅这四样却都是难得之物。

    “呵呵,贤侄这么重的礼,着实叫老朽不敢当啊。”一双闪耀着异彩的眼睛流连在每一件礼品上,高兴!也有些纳闷儿,仅仅是酬谢?拜年?怕是没有那么简单吧,管他捏,既来之则安之,看看再说。

    一个俊俏的小丫环进来给东门贺斟了杯茶,低头斜了一眼东门贺之后就出去了。东门贺端起茶杯来,不由得怔了一下。

    正是:连访高宅有深意,精持贵物表诚心。

重要声明:小说《清河县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