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清河县事《十七》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愿意忘记 书名:清河县事
    小季罡疯累了跑回家的时候,被守在门房的小帽子叫住了。

    小翠跑到厅门前瞧了瞧,对小帽子使了个眼色。小季罡这才撒着欢跑进屋。小翠折回来对着小帽子捂着嘴儿笑。“完事了?”“嗯,都在客厅喝茶那。”“哎?刚才你都看清了吗?”“去你的!俺啥都没看见,你咋那么坏!”说着就去揪小帽子的耳朵。小帽子根本就不躲,等到被揪住了,立即出手抓住小翠的手腕儿,另只手就奔向了小翠的腋下,搔了个正着!小翠“嗷!”的一声倒在了这个坏小子的上。

    小季罡撞进屋来,看到东门贺在,高兴的叫了声“叔!”,就靠在了娘的边。

    “哈哈,长高了啊,玩儿饿了吧,叔去叫饭菜来,咱们好好吃一顿!告诉叔你都吃什么菜!”东门贺很喜欢这个伶俐的小家伙,伸出手来摸摸小季罡的头发。

    “这么大的雪,饭馆里叫席多麻烦啊,不如自家屋里凑合一顿吧。”兰儿瞧着东门贺,手抚着儿子的头说道。

    “麻烦个甚?这个天气叫席,他们正乐不得呢。”喊来小帽子吩咐去办了。只有在兰儿这里,东门贺才会暂时彻底的放松自己的神经,能够感受到家的温暖,女人的柔;一旦从这里走出去就像是重又踏上波浪里的小舟,周围都是看不见的凶险,虽然你看不见却都真切的存在,容不得半点疏忽。5ccc.net东门贺乐意多在兰儿这儿呆着,一个多时辰之后,等到酒菜都送到摆好了,今儿高兴就不分什么主仆都在桌边坐了,小帽子和小翠受宠若惊细致的侍候着,东门贺和兰儿对饮了几杯,兰儿兴致颇高眉开眼笑的。

    “永成,去给你叔敬杯酒。谢谢你叔的恩。”兰儿端起一杯酒递给季罡。

    “好好,叔受了!”东门贺接过酒杯喝了。“永成这娃有前途,俺要加倍培养才是啊,哦,前去见艾先生忘了说寻个更好的老师的事,没关系,改再唠这事。”

    “官人费心了,俺心里真是乎乎的,你们爷们儿有缘,不如就叫永成认了你作干爹吧,可好?”兰儿眼巴巴的望着眼前这个男人。

    “哈哈,好啊,那俺就更要替永成谋想未来了。”

    “干爹!孩儿给您磕头了!”小季罡从心里崇敬眼前这个男人,对于娘的这个提议马上就接受了,匍匐在地磕了仨响头。

    “好嘞!干爹就认下你了!快起来吧!”说着从怀里摸出一块绿莹莹的物件,挂到小季罡的脖子上,“这是个见面礼,跟了我好些年,作个念想吧。”这是块上等的绿玉佛像挂件,看来东门贺今儿真是舒坦极了,心绪极佳。

    至此这一家人的关系无论从表面上还是实质都发生了变化,没有人会去死盯着他人一举一动的私生活,除非有着不一般的目的,发生在这个小宅院里的事,看起来是那么的自然随

    这一场大雪之后,天气更冷,眼看快要到年关了。国家的时局动,多是从各自的京里关系那得到消息,而这个偏远的清河地界,总是有着出乎一般的宁静,无论是哪个人哪个族来统治,只要能保证基本的衣食无忧,人们都懒得去关心。这不是一个朝代的悲哀,简直是一个民族的堕落!

    节,是个极为重要的节令,在民间尤其被重视,要在这一天敬神拜祖。各种风俗习惯,都要在这年前年后展现。东门贺更要布排一番,这一年是个不寻常的一年,生意上很是兴隆,虽然遇到了各种麻烦,最后都还转危为安柳暗花明。得益于祖上德庇护,到祖坟上烧了纸钱焚香上供。他忽然想起,应该到碧云观去一趟,一来答谢吴道长散散心,二来拜拜太上老君也好求个吉祥保佑。

    。。。。。。

    雪野茫茫。一行数人向着碧云观而来,通往山上的石阶被人打扫干净了。碧云观的香火还算很旺,初一十五的重要节都会有很多香客上山,烧香还愿祈盼将来能有个好光景。

    两棵老槐依旧。只是那几只喜鹊此时不知去哪里了,少了几分吵杂,多了几分肃穆。观门前居然有一乘暖轿停在那里,两个小厮蹲在旁边那切切私语,看来是有特殊进香的客人到来。等到东门贺在老槐上拴好马,此时打观里走出来几个人,其中有一位披青色狐皮大氅的女人很是不凡。头戴雪白的貂皮帽,手上袖着貂皮筒,瞧着了东门贺这一行人,眼光自然的扫过,东门贺只觉得两束电光相撞,无声中咔嚓一下,两个人似乎都愣了一刻,那人低头上轿,几个下人呼啦啦的簇拥着下山去了。

    场地上只剩下东门贺愣愣的站在那儿,瞧着那一行人的背影,这是谁家的女子?仙女似的。。。。。。

    正是;难道姻缘无觅处,岂知婚配有安排。

重要声明:小说《清河县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