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清河县事《十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愿意忘记 书名:清河县事
    这一顿酒饭吃的是酣畅淋漓。

    欢宴总是显得短暂。

    尽管东门贺不敢说吃尽穿绝,在当地也是个富贵堆儿里打滚儿的主儿。偏偏今儿这顿饭让他不忍撂筷子,内中缘由不言自明。

    这个世界不管多大,人不管多多,真正能打动你心房的人寥寥无几,而你真真切切的能感受到她<他>的存在,又是一件多么难得的事。时候真的不早了,东门贺耳红心的告辞回府,外面的雪几乎就停了,零星的几片雪花兀自飘落,四周静寂沉郁,站在雪地里放眼望去,暮霭中炊烟袅袅,归鸦偶尔呱噪几声,更衬托出乡野的静谧,一派安详。东门贺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好一派雪景啊,不知天上谁横笛,吹落琼花满世间。”不发了感慨,好大雪掩盖了世间多少污浊,正自悾惚间,小帽子凑近来低声说;“爷,回屋吧,黑彪从京里赶回来了。”“哦?是吗?”东门贺忙收拢心神疾步回府。

    黑彪果真坐在客厅的圈椅里,似乎睡着了,听到声响,激灵一下站起来,东门贺指了下后屋的门,二人走进密室坐定。黑彪从襟下掏出一封密函递给东门贺,“这是丁管家的回信。”东门贺示意他坐下,接过信来撕开封口,展开信纸只见上面写着八个蝇头小楷‘静观其变,适时出击。’这是个策略,说的很清楚,东门贺定定的出了一会儿神,也就把信函收好,让黑彪下去好好休息不提。

    东门贺走到窗前,天色已经黑下来了,屋里没有掌灯,黑暗中一双眸子熠熠发光,丁世佑的八个字在心里翻翻滚滚的,莫不是让俺独力撑局?还是鼎力相助?这种模棱两可的话真他***费神!看来要对付张庸没有贾大人是万万不行的,那个姓赵的要适时灭掉?他们寻了山贼来黑俺,俺也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飞云子’能帮俺吗?她倒是有这个本事。还是要先除掉张庸!即使除不掉也要把他赶出清河,换个听从自己调遣的县官,最次也要顾忌自己的面子的官才好,还是自己来当?等到能够把持了清河的官府力量,剩下的事就好办了。终于想出点眉目了,上已然出了层透汗,酒力都被这汗驱散了,这般高度紧张一旦松弛下来,马上就觉得口干舌燥,来到客厅喝了几杯茶,酒劲儿就都过去了。

    一夜无话,翌艳阳高照,厚厚的积雪覆盖山川田野,映着光极其耀眼。北方的冬季算是真正的来临了,街面上行人寥寥,各家自扫门前雪,小娃子们撒着欢儿的疯野,小季罡混在孩子群里欢蹦乱跳的,难得的第一场大雪,就是大人们也都透着丝丝的兴奋,互相朗声地打着招呼。

    东门贺折进兰儿的屋里时,兰儿正在和丫头小翠唠家常,猛然见到东门贺进来很是惊讶,“这么大的雪,路多难走啊,你还过来,”说着递给小翠一把扫炕的笤帚给他扫鞋上的雪,眉眼间尽是兴奋和喜悦,真有好些子没见到这个冤家了。东门贺坐到椅子上,跟来的两个手下打发回去了,只有小帽子留在门房,把屋里的炭火分一些叫小翠端过去,自己和兰儿就近说着话。

    “雪是够大的,想着你也没甚事,俺就过来瞧瞧,才闲下来,叫人送的东西都拿过来了吗?”东门贺搓搓手,瞅着兰儿。

    “都送过来了,吃喝用度一样都不缺了,知道你这段时间忙,没敢打扰你啊,冷你就坐到炕上来吧,火炕暖着哩。”说着就低下头去抿着嘴笑。

    “那就好,省得你出去了,还真是有些冻脚呢,”说着就脱了鞋盘腿坐到炕里,一把捉到兰儿的手腕,把个暖柔柔的子搂进怀里抱住了。

    “嘻嘻,说,想俺没有?”一只手顺着衣襟就伸进兰儿的怀里,揉搓起来。

    “哎呀,你坏啊,”子像蛇一样在东门贺的怀里扭动起来。东门贺寻着那樱桃口个正着,两条小虫缠搅在一处,一时间汁水横溢,品咂连声。那只手又顺势向下滑去,兰儿立马并紧两腿,又慢慢的分开,双手紧紧的搂住东门贺的脖子,发丝也乱了,衣襟也散了,鼻息咻咻,发觉那只坏手没有拿出来的意思,扯过一被子盖在上,不知是那些手指碰到哪里,兰儿“嗷”的一声绷紧了子,手指紧紧掐着东门贺的胳膊,了几才舒了口气儿,展了眉头。看着兰儿满意的样子东门贺抽出那只手在她面前摇了摇,兰儿羞的打了一下,便把头埋在东门贺的怀里。“那我怎么办啊?”东门贺逗兰儿,“活该你难受,嘻嘻,谁让他犯坏那?”说着抬手轻轻的打了那里一下。东门贺就势翻压了下去。“那就别怪俺不客气了!哈哈。”炭火盆里一声“吡啵”,一块烘炭炸开来,屋子里更暖了些。

    这世上好些个事你就是不说,也都明白。好些个事,你就是说他几遍,也没个人听,更别说去琢磨了,你说怪不怪?!

    正是:痴心梦想谁如愿,厚奴自知。

重要声明:小说《清河县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