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清河县事《九》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愿意忘记 书名:清河县事
    山贼们抬了虬髯汉子高喊‘扯呼!’一溜烟儿蹿进林子,这边也马上割了黑彪的绳子,东门贺压低嗓音“快走,不要迟疑!”车马加快了速度,东门贺一直提刀策马,小心谨慎的环顾四周,车厢里的兰儿吓得不能言语蜷在角落。一行人不敢耽搁,幸好再无扰,眼见着就来到了安国城里,东门贺吩咐找了家大一点的悦来客栈住下,毕竟带着兰儿,住到药店里也是多有不便。

    洗漱完毕,小二儿侍候茶水,东门贺这才完全平下心来,一场突发事故险些丧了命,以后要多加小心才对!吩咐手下留意周围动静,照看好马匹车辆。叫了酒菜在屋里和兰儿吃了,兰儿抚着口犹自虚惊,“官人啊,方才真是危险,吓坏了我啊,你要平安才好!”兰儿切切的给东门贺斟上一杯酒。

    “世道不好,贼人乱起,多加小心就是了。”东门贺似有心事,吃喝好了,走到窗前推开半扇窗子,看着院里来来去去的各色人等。突然一个利落的影眼前闪过,“咦?!”好熟悉的形!待那人转过脸来却是一男人打扮,两撇短髭,方巾罩头,锦缎长衫,似乎携了家伙在袍子里,隐隐一拱一拱的,明眼人能瞧得出来,这绝不是一般人物!此时,黑彪从后院折回来,压低声音道:“主人,后院槽头拴着匹白龙马!”东门贺眼孔里一亮,不动声色“知道了,多留心,去吧。5ccc.net”

    那人已经出了店门,真是巧了,想不到会在这遇到救命的恩人!虽是男人装束,东门贺看出那是乔装易容的,要怎样才能接近她那?冒然的接触怕是不妥,弄得适得其反双方就都不美气了,江湖中人很忌讳这些事。

    东门贺叫来小帽子和黑彪,二人厮跟着来到设在安国城东街,位置还算不错的药店同济堂。大东家来了,本家侄儿忙迎出来,礼毕一行人来到后院的客厅,落座看茶自是一番忙活,停当之后,东门贺询问了药店经营况,又把账房叫进来问了一下收支盈亏状况,其实这都在东门贺心里装着呢,正在闲叙之时,店里的伙计匆匆进来,伏在小掌柜的耳边嘀咕了几句,东门贺抬了抬眼皮,侄儿忙俯过来:“叔,有个人要买两百包金创散,店里一时没有这么多现货,那人就在店里等着,侄儿感觉事有些蹊跷,您老看。。。。。。。”

    “哦?一次买这么多刀伤药,看起来还很急,是很令人纳闷儿,那人怎样个装束?”东门贺问那伙计。

    “看样子二十几岁,锦衣方巾,眉目清秀,两撇小胡子,很是干练,可我怎么瞅着像是女人乔装的,又不敢断定,大东家您看。。。。。。”小伙计也是有着职业的敏锐,但在东门贺面前显得很谦恭。

    “哦?!”东门贺心中一震!难道会是她?思量片刻马上吩咐伙计:“你去店里对那客官讲,就说我们大东家后院有请,别的不要讲。”小伙计应声马上出去。

    不一会儿,一个瘦削材的男子飘然而至,东门贺马上起,二人双目一接都是一愣,又都瞬间掩藏起来,“大东家,请在下来此何事?”一听声音,东门贺就更加确定无疑了,眼神一扫。“你们都下去吧,小帽子给客官上好茶。”

    那人气定神闲。“大东家,敢问这是您的买卖?”

    “正是正是。”说着就要双膝下去,“感谢恩人救俺一命!”

    “哎?!这是怎么话儿讲!”忙伸手扶住东门贺。

    “俺再愚笨,已是看出贵人就是前在路上救俺一命的恩人啊!方才在悦来客栈不方便相认,不想却在此幸遇,受俺一拜!”说着又要跪下去,“不必了!即已如此就不要再来那一俗了,偶施援手也是俺做人根本,大可不必放在心上。”

    东门贺这才回做好,“恩人来小店,一下子买那多金创散,店里一时没有那么多存货,稍等一会儿,俺叫伙计加紧制作,事如紧急也可去相熟同行店中筹措,万不能耽误恩人。”东门贺何等聪明,不该问的人家不提绝不会乱打听。买那么多刀伤药,会是干什么用?其中必有一番说道。“幸遇恩人,能否告知尊姓大名啊,也好时时铭记您的恩德,不知他年何时再能相遇,自当在家早晚焚香为恩人祈祷安康为念。”

    这女子闻听此话竟一时脸呈红晕,不知如何应答了。

    正是:恩人得遇问根底,侠女轻言埋祸由。

重要声明:小说《清河县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