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清河县事《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愿意忘记 书名:清河县事
    话说这东门贺仍在押监牢,生活上张庸好生款待并没有遭甚么罪,小帽子从京里回来后马上把丁世佑的话传给他了,心下些许安慰,只等着消息,这张庸是不敢轻易判决的,东门贺的后台太硬了,他也是很为难,给赵府通了信探探死者那方的口风,看到底想要个怎样的结果。其实这赵员外也没闲着,自然得知了东门贺的来头,心里也有点儿虚,内务府的门路也已经搭上了,这口恶气当然不想囫囵了事,静观事态发展,张庸也感受到了来自赵府的压力。

    可事不能就这么拖着,开始赵府口气坚决,非要东门贺抵命不可,其实这也是不现实的,还非要这样作!为啥?策略。这东门贺也是认出钱了事,人已经没了,破钱免灾吧。谈判并不顺利,僵住了!东门贺愿出五千两银子,但墓地赵家就不要争了;赵家称可以放弃墓地,但要两万两银子!

    双方纠缠了月余,直到丁世佑又来清河,碰到内务府的硬角儿,最后答应给两万银子,墓地由东门贺独家去和孙大寿协商购买,案子赵府不再追究。东门贺终于出了牢房。这一遭恍如隔世,老季怯怯的随着,不敢说话,以东门贺的心历此波折自有一番感悟,钱财能办事,但是权力更能办大事!他要捐官!有了贾大人的渊源捐官容易得很,不几,官文下来,着东门贺任安抚使,户部青河境内差遣,并无实职,这已经很了不起了,县令张庸也要侧目相待。东门贺大摆宴席,宾朋满座,一时间人喧马嘶好不闹!

    季管家忙的脚打脑后勺,东门贺也没正眼瞧他。老季腾升了一股心火,自是难堪自责,回到家来,兰儿也没个好脸子,黏黏儿的就病倒了,茶饭不思,起不来了,东门贺得知了信儿,拖了几捎信儿让他好生养病,府里的事就先不要管了,老季心火难撤,病歪歪的硬撑着,人都快走形了。

    这一,东门贺心渐好,出得门来,打发了小厮,独自折向老季家而来,不知这个坏事的货病好了没有。院门嵌缝,东门贺推门进来咳嗽一声,一个妇人一手开堂屋门一手在挽着发髻;“谁呀?”

    “哦,嫂夫人,是我来看看老哥,子怎么样了?”东门贺眼神亮一亮。

    “哎呀!是大官人来了,这可怎么说话儿,”许是太也突然,手一松,一头的乌云散开来,更显得脸面白洁粉润,“也不先通告个信儿,快请进屋。”

    东门贺径直进来,“老哥!子好些吗?”奔了里屋,老季躺在上,似乎睡了,听了声音猛睁开眼,“哦呀!是贤弟!你可来了啊,想杀老哥了呀,呜呜,”老季竟哭了!

    “老哥,莫要如此嘛,子骨要紧,快止住!莫不是撵老弟走不是?”东门贺拣个椅子坐下。老季看样子病的可不轻啊。

    “老爷们儿家,哭个甚!大官人看你来了,有什么话尽可说了,”妇人早已弄好发髻,在一旁端茶进来。

    “贤弟呀,老哥是对不住你呀,叫你遭此大难污了名声,失了钱财,我真是该死啊,”老季真的动了感,眼泪鼻涕的。

    “事都过去了,老哥就不要再放在心上了,我不是好好的嘛,人活一世哪能没个三灾两难的,钱财外物,失了再去赚嘛,想开些。”东门贺安慰老季。

    “老哥对不起你呀,你骂我,我还好受些。”老季这一番折腾有些乏了,本就体虚精弱,听了东门贺这番话心有所释,神渐有舒缓。东门贺退出来,妇人陪着吃茶。那边老季似睡非睡的。

    “官人大难经过,必有后福,饶是那不争气的给您惹了麻烦,您就担待他吧,这一事故可是吓坏他了,急火攻心就病倒了,念你来看他想必不几就能好了。”妇人给东门贺续上茶,拿了一块点心给他。

    “是非过去了,也让你们担惊受怕,再不会发生这样事了,如今我有了功名,看哪个还敢放肆!”接了点心,手就握住了。兰儿挣了一下也就由着他了,脸也红红的,煞是人。

    “官人福大命大造化大,往后还要多照应俺们不是。”手腕被握着,子有些倾依。东门贺心潮骤起,揽过妇人的腰,头就凑过去。兰儿斜眼瞧了里屋,轻咬嘴唇,似有万千愫。

    正是:眼神迷离怎就合了双目,玉蛇骄纵却要搅了香檀。

重要声明:小说《清河县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