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清河县事《四》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愿意忘记 书名:清河县事
    话说这东门贺回到府里,仔细想了一会儿,觉得还真要去县衙和县令张庸通个话才好,因为以后和孙大寿办事免不了一番啰嗦,还有可能出现其他的枝节,况且是给贾大人办事,越了他这一关也是不妥,说去就赶快去。

    等来到县衙,从侧门告知衙役说东门贺来访。这是他第一次来县衙,和张庸也是首次碰面,说怪也不奇怪,一是这东门贺在清河可谓大户,二来大闲人素来和官府不甚接触,三来这张庸是才到任不久。一般这县太爷刚刚到任地方,会和本县的名流士绅投帖知会,偏这张庸也是略有恃才傲物的品,时至今东门贺来访,张庸也是迎之后堂,毕竟东门贺的名头还是很响亮的,分宾主落座,二人互相打量寒暄,东门贺开门见山的说了户部贾大人的事,张庸面露惊色,但心思一动也明白大致,像这样的事由东门贺来持是最好不过了,其中奥秘都心照不宣。张庸也很坚决地表明了态度,如有枝节定当鼎力相助,为贾大人办事也是责无旁贷嘛,呵呵。5ccc.net张庸马上就发现了这是一条路子,自己能够藉以发达的路子,焉有怠慢之心?!东门贺告辞出来回家不表。

    却说这意坊里小阳夏志会偷看了老季的宝图,心中一阵窃喜,原来这小阳师传于他爹老阳先生,但素无用心皮毛的本事,仰仗老阳的名气还有人请他指画,也能糊弄一时。这次百富祥绸缎庄的赵老员外请他找块好地,他一直也没寻着,正自窘急中哨听到了东门贺带人去碧云观的事,今番巧遇了季守常,几杯酒盗察了秘图,这下可以交差银子到手了。扶着醉醺醺的老季出店门寻车送他回去了。自己马上跑到赵员外那里炫耀。

    寻坑打墓历来都是一件十分紧要的事,事不宜迟,东门贺派老季先去看看图上标的那块地皮到底什么样,心里也好有点儿数不是。却不料想等老季领着两个小厮来到那块儿大致的方位,发现小阳正端着一块罗盘有模有样的在勘察,后是赵员外的管家领着几个人陪着!咦?这他娘的是怎么回子事?!老季有点发懵。

    “这不是夏老弟嘛,在务持甚事?”老季压着心里的疑虑,对小阳拱拱手。

    “哦,季管家嘛,哈哈,俺在给赵老爷堪墓那,你怎么这样闲着嘛。”小阳一脸的不自在。旁边的赵府管家盖端名也向老季拱拱手,并未言语。

    “你怎么也来这里?这块儿地皮明明是。。。。。你怎么知道?!”老季如梦初醒,马上回想到马家烧麦铺,“你娘个巴子的!你小子敢我季守常!”说着就撸胳膊挽袖子,指着小阳的脸。

    “唉唉,季管家,你这是话从何来?我干我的事嘛,有你何干?!怎还骂人那?!”小阳有点儿露怯,但也撑着。

    “季管家,这是怎么话说的,不是有甚么误会吧。有话好好说嘛。”盖端名凑上前来隔开老季。

    “好好说?!说他娘个巴子!姓夏的,你也不去打听打听!老子往外掏坏的时候,你他娘的还穿开裆裤那!今儿个爷饶不了你!”说着作势就往上冲!老季已是血顶脑门,就快怒发冲冠了!这边的小厮看势不妙,飞奔回去禀报东门贺。

    东门贺略听禀诉,也飞快赶到现场,这里已是快要交手了,老季也是有些历史的人物,哪受过这等闷气,眼见着东门贺到了,气势更焰,扯住小阳的领子就要开打,盖端名横竖拦着,一瞬间小阳的眼眶就结结实实的挨了一老拳,立马儿就紫了!小阳嗷嗷怪叫,盖端名见状伸手扼住了老季的脖子,老季没料到盖端名这一手,措不及防被掐的直翻白眼!

    “撒手!都分开!***,都没个脸皮!”东门贺吼了一嗓子!盖端名略一迟疑手上松了力道,这老季缓过气来伸手一个大嘴巴子,扇在盖端名的面门!好家伙,打了盖管家一溜儿跟头!这姓盖的也不是吃素的,爬起来飞腿踹向老季的要害,紧要时刻东门贺一点脚尖,正中盖端名心口,闷哼一声,盖管家倒在尘埃,没了声息!和着也是巧劲儿,没想到这一脚竟要了盖端名的命!

    正是:横祸飞来多劫难,薄财散去少柔

重要声明:小说《清河县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