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二话 不洁葬乐·第十乐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靈魂葬戨 书名:遗忘之名
    第一百二十二话

    不洁葬乐·第十乐章

    那样的话,好好看着吧,新生的,‘伊’的力量,不会那么轻易地就屈服的。。

    至少现在我们知道,这个东西的弱点何在,剩下的该去做的,就只是尽力去突破卡里纳吉罢了。

    “‘伊’,我并不想要和你大打出手,这样对于我们来说都没有意义,可是等到你们的行动逐渐侵犯

    到了我对历史的观测和扭转的时候,那么我们之间也无话可说。”

    “这并不该是我们所选择的道路,只是你,一直都不懂罢了,不懂得去放弃那些无意义的东西。”

    “傻瓜。。如果我放弃,那我仍旧一无所有,这就违背了我的本意。”

    “得到一些东西真的对你来说有那么重要么?都是过眼烟云,都只会是刹那间的永恒。”

    “你不会明白的,内心一直焦急渴望着和祈望着的东西。即使现在成为了‘伊’也没有忘却。”

    凌乱的羽翼再一次地振开,灵动地舞上半空。

    手中的刀刃直直指向卡里纳吉的脸颊,就算你说过,我们在这个世界上,是最为接近的人,我也不

    会因为这个而停下我自己前进的脚步。

    何况道不同,不相为谋。从来都没有一样的观念,那么又怎么会相互理解,相互站在一起。

    让这一切全部结束吧,我不想再看到孩子们无辜的脸,更不想再看到,他们利用别人的时候,脸上

    那种狰狞虚伪的可怖满足。

    为什么可以为了自己的目的和利益做到这样绝,更可以不惜把毫不相干的人牵扯进来。

    怎样。。无论怎样。。都不可以饶恕。。绝不。。

    我直直冲向了他,裹夹着风声挥砍向他的腰部,完全没有一点后退的决心,是的,就应该是这样。

    这种满口仁义道德,说是为了世界,为了人类,为了社会,所以需要去改变世界历史发展的虚伪小

    人,是我所最厌恶的类型。

    仅仅是为了自己的私人利益,根本不需要什么借口,为什么还非要把它装饰到冠冕堂皇。

    我知道其实人类也是这样,就仅仅为了让别的人类在自己心愿达成之前的一时之间看不出来自己

    真正的目的,其实我也没资格去说别人。

    如我所想的,他喝令着,冬之颤拨转过硕大的头部朝我喷出冰锥,密集地穿刺过来。

    三魔刃-净焱,只是轻轻拨动着,那些冰锥在接近之前全部早已融化。

    塞拉菲姆也心领神会般的,开始再一次寻找时机,边躲避着那行尸的攻击,边等待着。

    我把冰锥全部阻挡下之后,很快地再甩出四魔刃-追火。

    其实我知道对于他的攻击基本不会奏效,只是摸摸清楚他的底细也好,另一方面也好让塞拉菲姆

    解决掉那看了就令人反胃的杰作。

    安度尼苏斯穿刺过去的时候,冬之颤创造出冰墙阻隔在我和他之间。

    冰的碎屑慢慢滚落下去,从空中降临到这个世界,尔后化作尘埃。

    塞拉菲姆终于再一次得手,也很快重新跃上了它的头部,再一次地举起手中的静寂曙光。

    那么就是这一刻了,我知道卡里纳吉应该没有过多的攻击方式才对。

    很快地收回安度尼苏斯,这一次并没有防御也没有攻击,而是直直用力磕碰上了冬之颤的嘴部。

    卡里纳吉望着塞拉菲姆就要得手,而冬之颤的嘴部又被封锁住这一局面并没有一点的担心。

    仅仅是一瞬间,不知道是从他的心里,还是眼神里面读懂了。

    想要呼喊着让塞拉菲姆躲闪开,却好像喉咙梗塞住了一样,发不出声。

    通常人都在这一刻歇斯底里地绝望,就像是看着活生生的惨剧发生一样。

    看见行尸硕大的手掌慢慢从背后以反方向伸上来,就像是抽牙签一样,把静寂曙光丢到了一边。

    塞拉菲姆也没有说一句话,望着我这里的方向,眼神里,也会透露出一丝丝的恐惧呢。

    只是很快地就消失了,他张开左手,有着流水的障壁阻隔起来。

    冬之颤疯狂地咆哮着,整个安度尼苏斯的刀在牙齿之间的缝隙里颤动着咯吱作响。

    察觉的到这一丝预兆,我急忙拔出了刀刃,快速地从冬之颤的嘴边闪开。

    就在同一时间,巨大地,涌动着的碎冰锥裹杂着凛风全部喷而出。

    震耳聋,我心想,估计一切都完了,凭塞拉菲姆自己一个人根本应付不过来。

    大约是有着短暂的寂静吧,尔后我听到他的呼喊声从地面上传来。

重要声明:小说《遗忘之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