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一话 不洁葬乐·第九乐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靈魂葬戨 书名:遗忘之名
    第一百二十一话

    不洁葬乐·第九乐章

    我能够感觉到所有那些压抑感都聚集了起来,而在那个庞大的无机质玩偶上,有着强烈的憎恶。

    蔓延着四散开来,那双没有一点生气的眼睛死死盯着我们。

    尔后迈动了脚步,只是感觉整个的大地摇晃着,颤动着。

    和那口棺材被烧灼的时候一样的恶臭味,即使我们不能击退它,估计那阵扑鼻的浓味也足以熏翻我

    们两人,还真是恶毒。。不愧是卡里纳吉想出来的。

    而他,高高地在冬之颤之上,望着下方俯瞰着我们,真的就像个虚假的“神”。

    塞拉菲姆望着那缓慢行进着的巨型行尸,什么也没说,冷静地从我认识他到现在都没有一点变化。

    手中紧紧攥着静寂曙光,因过于用力而摇晃着作响。望着它,慢慢走上前去。

    “塞拉菲姆,其实你还是可以再考虑下的,大家又何必要做到这一步呢。”

    “我说过,我不会,我该决定我自己愿意做的事,凭什么我非要对你们这伙人言听计从的呢?”

    “……”我想开口问塞拉菲姆,他向后方伸出的左手告诉我,无可奉告。

    “先解决当前的问题吧,伊普利斯,有些事,等时机成熟了,我自然而然会奉上一切的真相。”

    “好吧,想想也怀念的了,都已经好久没有和你并肩而战了。”

    既然说是在等着一个时机,那么对于守口如瓶的他我所唯一能做的,只是等待。

    现在既然可以和他站到一起渡过眼前的逆境,那么又何必要那么固执呢?

    很奇妙的感觉,每次和他在一起,我的心灵好像都可以异常的平静。

    近了,近了,那腐烂着的每一寸肌屑,看着直令人不舒服。

    奔跑着向着我们靠近,腐臭溃烂的硕大手脚在空气中挥舞着。

    它巨大的手掌高高抬起,朝着塞拉菲姆的方向缓慢挥舞了两下,然后直直拍打了下去。

    他横转过枪架起整个的手掌,我能听见枪咯吱作响的声音。

    就像是一根脆弱的牙签支撑着沉重的钢条一样,我不知道能够撑起多久。

    快步地冲上前去,双手握紧了安度尼苏斯朝行尸的手腕斩下。

    就像是斩到了棉花之上一样,没有一点的反应,那个地方的血很快凹陷下去,待到我收回刀刃,

    才又重新恢复回原状。

    他见状猛地收回长枪闪到一边,只能够听见拳头砸到地上那震耳聋的声音。

    “我早说过了,我的艺术品,可不像罗伊德那种人做出来的一样下三滥。”

    “你们要仍旧像以前那样想象也可以,只是后果,就是自种祸根。”

    虽然那东西的体积庞大,我也没见到一点的该有的迟钝,实在是很不合常理。

    我又试着去攻击了几次,只是隔靴搔痒。别说生效了,就算是命中,也已是很困难的事

    虽是这样,我心境早已安定,不会再像着以前那样的惊慌急忙,毕竟都这么一路走过来的,该有的

    经验,该有的镇定,还是有的。

    塞拉菲姆轻盈地躲闪着它的攻击,脚步纵越间顺着它的肢体翻上顶部,朝着头部直直刺出静寂曙光。

    我察觉到空气中一丝的异样,快速飞掠过塞拉菲姆的边,用力把他从那行尸顶上推了下去。

    尔后连头都没有转,只是一下,六魔刃-无痕,刀风从边飞出。

    两道风碰撞撕裂开的声音,有着大团的寒气擦过我的边。

    冬之颤硕大的嘴咆哮着,仍然在急促地呼吸着,空气里那么多些尘埃,全部凝结成为六角形的冰花,

    纷纷扬扬的坠落下来。

    “暂时,我觉得,我自己的完美杰作,还不容许你们这样轻易地破坏。”

    卡里纳吉-丧钟,只是轻轻又打了个响指,冬之颤再一次地呼出冻凛的北风。

    刀刃般擦过我和塞拉菲姆的脸颊,划出长长的血口子。

    它又再一次怨恨地叫着,然后重重的,拍打在土地之上,掀起阵阵的尘埃。

    沙砾遮蔽起天空,我们想要瞻仰上空的卡里纳吉都困难重重。

    然后那个巨大的行尸蹒跚着的脚步又向着我们迈进过来,听着地面颤动着只是一阵阵的头皮发麻。

    再这样下去我一定会疯掉的。。塞拉菲姆拉着我的手只是一昧地狂奔。

    “很好,这就是我想要带给你们的,不洁葬乐。”卡里纳吉失心疯一样地持续笑着。

重要声明:小说《遗忘之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