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话 伤城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靈魂葬戨 书名:遗忘之名
    第一百话

    伤城

    心里没有残留什么,整个的世界都晶莹剔透宛如空城。

    萦绕着的只是悲伤,只是空地这一份寂寞忧然一直在纠缠着不动。

    整个世界都没有留给我什么,我唯一学会的,只是冷漠地去对待每一个人。

    不管心里有着的是什么样的想法和表,都不能自在地轻易表现出来,这个世界本就没有那么多的

    公正和自裁,本就没有那么多该去相信的东西。

    我不再想要轻易地表露除自己,所以只能冷起面孔去对待边的所有人。

    哪怕只是一种这样冷漠的态度也罢,我并没有奢求的余地,我也没有去奢求什么。

    我望了一眼后的月影,眼神里有一丝的哀怨,让我如何回过头去面对记忆裂痕?

    曾听说过,每个人的心都是一座完整的城堡,牢固地不可破碎,那么我呢?

    渐渐地开始遗忘掉很多东西,譬如说很多放不下的感。

    对不起,其实很早之前,我的心,早已经冰封锢,有着霜寒的黑色锁链牢牢地束缚着。

    我的,我的专属天使,又在何方?我只是有着冻结眼神的卑微代理圣徒。

    我哪里还需要,我哪里还能去拥有什么希望,有时候绝望地想到,生命中,是否只是会剩下使徒们

    带来的永生长夜。其实我们什么都做不到。

    “如果你是这么认为的话,那么我们也无力去改变一些事,咎由自取,就是有了你,才可以使得我们

    重获自由,某种意义上来讲,你才是赐福于我们的天使。”

    天空一下就沉了下来,我已经看过了太多次了,这样的画面,甚至都是有点麻木。

    “终于算是见到你了吧,继任了你孤独的意志之后久远的今天,我终于也能在这里和你面对面地开始

    谈话,等了很久呢。”

    “报上你的名号吧,很好,在你之后,应该还有两位吧?”我细数了一下,算上那两位,那这个就是第

    10位的使徒,焦急等待着的,应该还剩下两位。

    “诺斯-暗言,我是代表着冷漠的十二使徒之一。”面无神,目色如冰。

    很快地有人显现在了他的边,是吉尼亚斯-燃霜。

    “很久没见了呢,你也是,对了,还有‘伊’呢,上回的伤口,都痊愈了么?恢复的能力不错啊。”

    “你。。我不会原谅你的。。即使我们之间曾经那么的有着同样的感触也好。”

    “这个始终不是你说了算的,‘伊’,你还是不可理喻么?”

    “算了,那么多次,那么多的轮回之后,所有的‘伊’还是一样,都是这么令人厌恶,什么都没有改变。”

    冷漠与悲伤,通常是同时诞生,同时消亡的双份力量,我能很清楚地感受到他们的气息。

    命运无尽的齿轮飞速地转着,不知道要怎么样才能够停下来。

    意志,以及一切的一切,都这样无声息的就消亡掉了,什么也没有剩下来。

    就连回忆也是,其实什么都不需要,根本就没有什么重要的东西。

    所有的一切,所有的一切,都只是过往烟云,随着时间消逝之后,就算还剩下什么,那也只会尘归尘,

    土归土,其实所有的一切都是皆无,就和索拉-迅刃的短剑名字一样。

    心里剩下的,只是一整座悲伤的城堡,外表的琉璃经不起一点点地敲击。

    空灵清澈,容不得一点的杂质,我就只希望自己永远就是这样,仅仅是这样就好。

    “还妄想要挑战我们两么?温诺西斯就是因为太过于相信自己才在短时间被击倒的吧?本来有着法琳娜

    应该可以拖延很多的时间给他准备的,只是都被他浪费了吧。”

    “放心,我们不会对你出手的,现在的你还没有准备好,还没有资格去面对我们之中任何一人,那就更

    加不是我们两人了。”

    双手按在刀柄之上却迟迟未动,最后还是缓缓地放开了。

    没必要在这里引起不必要的冲突,有时候,退一步也是一种胜利。

    我的力量。。始终还是不够,虽然‘伊’说过会随着它记忆的苏醒而慢慢萌芽,只是那又是什么时候。

    终于可以理解那些人为什么会因为安度尼苏斯的力量而疯狂,世界就是这么残酷,自以为自己强大

    到不可一世,但是头上总是骑着其它的人。

    风流过,遥远的风铃在轻轻摇曳奏响,有种感觉一直在伤城来回。

重要声明:小说《遗忘之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