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八话 魂征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靈魂葬戨 书名:遗忘之名
    第八十八话

    魂征

    辗转了良久的长远叹息,仅仅是为了守护这些素不相干的人们而舞动着刀刃,我的眼神充斥着迷茫与忧伤。

    第二波的红莲直直地击伤了温诺西斯,灼烧着他的长袍袖口。他并没有在意,轻轻地拂去那些焦炙。

    “他说得没错,我能感受到的,你只是一直地沉浸在复仇与自己的悲伤之中罢了,这根本就不是你自己的力量。”

    你们并没有资格来教育我,不管怎么样也好,就算你们说得都是真的,就算我就是为了复仇而活着也好。。

    只是。。这时时刻刻笼罩在我心头的影究竟是什么。。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我现在做的这一切,真正的

    意义究竟是什么。。仅仅是为了像自己的过去。。像给予月风苦难结局的你们复仇么?

    那句话又在我耳边回响起来,是院长和塞拉菲姆都说过的话。永远不要被复仇蒙蔽了你的双眼。

    若是有,我也只是在对着这群进行着无止境复仇行动的使徒们复仇罢了,就是他们和卡里纳吉一步一步迫着

    我们走上了这样的道路。。甚至导致了月风她。。

    要怎么样才能静下心来,要怎么样才能宽恕过去,要怎么样才能直面未来?

    这是我最近想的特别多的事,也许我早就该醒过来面对这孤独的梦境了。我恨这样的世界,那样我最渴求着

    的而又最简单去得到的东西始终没有让我触摸到。

    我要如何像那些平凡的人们一样幸福到忧伤?我嫉妒,我莫名地怨恨。可是我竟然还需要去守护这样的世界,

    我恨,我恨这世界,它就不应该存在着,就是因为它使得那么多的人只剩下悲伤。。

    如果我活着的是在我自己所创造的天堂。。那么请让我逃离这场悲伤。。我已经等待了太久了。。我已经沉溺

    在其中太久太久了。。其实该向这个冷血的世界复仇的,该是我才对吧。

    本质上来讲其实我和使徒都差不多是同一类的人吧,都麻木等待了太久了,而响应我们的却是空洞的冷漠。

    只是。。终会有一方消失的,我和你们,本就像是双子星吧,那么的接近而又那么的对立,物竞天择,早已

    安排下的宿命剧本告诉我,两者择一。

    在终将消逝过去的生命里,也不会什么都不做任凭流逝的吧,闭上眼睛,焚天所卷起的浪就像是夏天的一场

    幻影,朦朦胧胧,围卷着我,那些眼熏得我眼圈有一点红。

    我右手往后架开法琳娜的剑刃,磕碰产生的反作用力将我再往前推送了一阵。

    尔后深红色箭矢从雾气中穿了出来,划破了我的脸颊。并不是多么地疼痛,只是在那一瞬间感觉到轻轻的一点

    刺痛感吧,就像是夏里时不时擦过脸颊飞过的小虫罢了。

    我下意识地用带着曾属于伊的厚重手的手拂过脸颊,血,新鲜的血,那样熟悉的味道和感觉使得我一阵阵的

    恶心和反胃。即便这血就是属于我自己的。

    很奇怪吧?为天使居然会晕血,只是我认为这还算是好的,毕竟流的是血,不是泪。

    上的伤口总会随着时间而愈合,只是心上的伤口,很可能一辈子都愈合不了。

    从眼角下斜斜地向下巴的方向,是个很浅很浅的伤口,以后估计是不会落下疤痕的吧。

    安度尼苏斯护在前的方向,阻挡下了后面的几次攻击,那些箭矢纷纷扬扬地落了下去。

    奥伯莱恩又从我的后袭来,我快速地从刀刃底端抽出了短刃,没有回头,单凭直觉迎击。

    随着我的转和挥动刀刃,随着这样的行动,脸颊的血开始慢慢流下来。

    “和你的发色很配的呢,伊,这鲜红色的世界结束的这一天。”

    “如果有末,也会是由我带来,由我带走,而不是你们,在我和你们之间的事结束之前,我会先把和这个

    无能的世界算总账这件事放一下。”

    我拂过遮盖视线的长发,领口挂着的锁链依然在摇晃着作响,我知道这个是用来携带噬的,只是现在都没有

    这个必要了,这样的东西,怕也不会再传下去了吧?

    如果继我之后使徒们和伊都可以得到永恒的安宁了那该有多好呢,谁也不希望这样的无尽循环一直继续下去的。

    我再说一遍好了,我不是什么慈的化,所以亦不能赐福给任何人呢。

    感觉到伊的力量和我有着共鸣一般,我可以很确定很相信自己,伊既然传承到了我手里,那么我也会努力地不去

    输给任何人,我要结束的不仅仅是你们对这个世界,对人类的复仇。

    不为了什么人,为了我自己而奋斗吧,这样好的,不会被任何人所束缚,甚至我自己。

    好像有涌动着的信念和力量一般的源源不断?我听见了个极度陌生的声音。

    在耳边想起的这个声音。。是伊的么?赞美着,歌唱着,无比的圣洁虔诚。

    天际的云卷动了,反影出我们三个人的影子,尔后很快有一个就模糊掉了。

重要声明:小说《遗忘之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