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六话 漆黑的葬礼(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靈魂葬戨 书名:遗忘之名
    第八十六话

    漆黑的葬礼(中)

    我很快地反应过来,侧过头,那样东西只是擦破了一点脸颊。连血都没有淌下来。

    我望着温诺西斯的手中,索利达尔分解成了双份的短刃,那么刚才架开安度尼苏斯的。。也是这个么?

    可是无论怎么看,力度和尺寸都完全不能够抵抗,纤细的弓弦即使化作利刃,也无法完全抵抗安度尼苏斯的

    冲击力,轻量化的武器在交锋中唯一可以仰赖的,只是速度而已。

    我稍一分神,后面的法琳娜跳上一步,大剑又照我的方向辗碾过来。

    我右手反手格挡开奥伯莱恩,然后又听见了那样的声音,索利达尔在短短的瞬间再次恢复成为弓弦,然后。。

    脑海中快速闪过一片空白,仿佛那箭矢能够贯彻整个的灵魂一般。

    只是无声息地,那是箭矢坠落在地上的声音,‘伊’的长袍阻挡了下来这一次的攻击。

    “看来并不会那么简单,那样的话,或多或少对我们来说,也算是一种乐趣吧。”

    温诺西斯很快地搭上了第二枝箭,瞄准了我的额头,‘伊’的长袍笼罩着我的全呢,并不是那么好命中的。

    “很熟悉呢,久违了,只是,伊这样的灵魂,在你这样的人上,实在是一种浪费啊。”

    “少废话,如果你们觉得可以的话,就用你们手中的剑来证明吧。。”安度尼苏斯斜斜指向他的眉心。

    我侧头躲过法琳娜的攻击,依旧不折不挠地向着温诺西斯展开着攻击,我坚信,他转化的时候总是有着所谓的

    破绽存在的,只要抓住那一时机,那么。。想要击破他也是可能的。

    不出我的所料,又是和刚才一样,整个弓弦再次幻化成淡绿色,开始抽离成双份的短刃。

    那么就是现在了,“五魔刃-刹那。。”从刀的尾部抽出的短剑直直划破天穹。

    “不得不称赞你,虽然你完全比不上过去的那些‘伊’,但是能够想到,能够做到这样,对你这样的来说,也算

    是不错的了。你够格了,很好。”

    然后又是那样不变的真实,那些无数次在梦中把我惊醒的,作呕的画面。

    墨绿色的眼球,从弓弦的弓尾慢慢蠕动出来,凄厉地尖叫着,往外喷着一股股不知名的绿烟。

    蒸腾熏呛着我睁不开眼,我拉下头上的兜帽,只是还是阻止不了这样的气息肆无忌惮地流窜入我的口鼻。

    他轻轻挥动了一下手中的双刃,弥散在雾气之中,整个的刀刃的实体全部消失在虚无。

    “如果说一般的武器无法对你造成伤害的话。。那么像这样没有实体的呢?”

    “如果可以的话,试着屏住呼吸吧,那样说不定还可以苟活一阵子。”温诺西斯带着邪恶的粗野笑声。

    “这样的残喘最适合你这样弱小的人类了。”法琳娜像是附和着一样笑着,并不是很难听的声音,只是我听了

    总觉得不是那么个滋味。

    恶毒的语言不管什么时候都是那么的有魄力,我强压制着有些失控的,冲昏了的头脑。

    屏住呼吸,对他们的挖苦谩骂报以沉默,继续等待可以制胜的时机,这是我现在唯一可以做的事

    这样的感觉真不好受,口的是无形的说不出来的沉闷,我感觉着自己的精神和意志一点点在流逝着。

    如果不能迅速解决的话,说不定被解决的就是我了。我左手捂住了自己的嘴角,右手高举着安度尼苏斯,只是

    因为短暂缺氧,早已开始使得整个的体晕眩昏沉。

    右手熟练地拨动着刀刃,张开的羽翼直直冲向温诺西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了。

    失败也好成功也好,我愿全部堵上尽力一搏。神总是不会遗弃他自己的子民的吧。

    如果我真的是他的代言人的话,如果我真的还能够为这个世界尽我自己做点什么的话。

    我不再想要逃避,不再想要放弃争斗,我不再软弱了,就算是为了能配得上伊的名字也好。

    温诺西斯的眼中微微露出阵惊讶,随即又很快地恢复了他自己的自信。

    击破使徒的唯一方法是击破他武器上解放的那颗眼球,只是。。连他的武器也早已经虚化了。

    我该如何才能够胜过这无形的恐怖?我该如何让人们也好,使徒们也好,我自己也好,有一个真正的解脱?

    但愿伊会护佑我吧,望着袖口上的针织金线,用我最后的一丝神智,这会是我。。最后一次么?

    这样的天空总是异常的熟悉,散去吧,这份挥之不去的霾。

    光与温暖,灼与决心,总是会守护着这一份信念的。如果这个世界上还有着所谓的信仰,所谓的心愿,所谓

    的存在的话,请帮助我,请指明我前行吧。。

    我的剑刃。。如果能贯彻这样的信仰,请让他永远闪亮锋华。。

    这是无的天穹最后的叹息声,至高的神,希望你也能够听见吧,我渺小谦卑的呼喊声。

    “二魔刃-焚天!”

重要声明:小说《遗忘之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