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五话 红的静寂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靈魂葬戨 书名:遗忘之名
    第七十五话

    红的静寂

    为什么,只是短暂的接触罢了,此刻的我意识开始再次模糊,我已经很明显的感受到,这一份的知觉,必定是

    来自卡里纳吉的,我们只是短暂的擦肩而过,心里却沉闷地像灌了铅一样。

    不知道他会不会也是这样的感觉呢?应该不会吧,看起来比任何人都要深沉都要隐秘坚强的他,怎么可能会

    被这一点小小的问题所困惑呢。

    这必定也不是他的风格吧。我腿有点软,不经意就跪了下去,安度尼苏斯沉重的刀在地上擦出一长串的火花。

    好像头脑里有着什么东西在尖锐的叫唤着,我感觉快要抑制不住。

    又是那个的‘我’吗?我才回想起那天那样破灭着的黑色羽翼,燃烧着的漆黑色的天空。

    是你么?不是说好不再要出来了么?我惧怕着这无形的存在,生怕一不小心,我和月风之间的约定就轻易地

    碎裂掉了。她需要的是能够照亮人心的那一道光芒,而不是燃尽一切的黑暗。

    我仰望着天穹长长的舒了几口气,缓过了神来,感觉到稍稍轻松了点,我好怕,刚才有那么的一瞬间,仿似那

    种不稳定的感觉又袭上了我。连上次未愈合的创口也连带着开始了,疼痛裂。

    我强拄起安度尼苏斯站起来,现在还远远不是该躺下的时候。

    如果这是我毕生的宿命,我只能鼓起勇气去接受,鼓起勇气去完成,直到我再也无法迈步向前,再也不能做

    任何多一点的努力为止,直到我。。也许是倒下为止吧。

    想想也是很可悲的事,很绝望的事,好像这么一去就再也没有回头的道路了。

    你们也会和我一直努力下去的对么?噬。。安度尼苏斯。。还有。。也许是另一个的我?

    是否我心中的那个就是真实的我,就是院长让我要去找寻的,另一个。。真实的我。。以及我早已被遗忘掉的

    真正名字?也许这次的旅行不只是对使徒的讨伐吧。

    也许我还是得为了我自己的吧?其实说我并不在意也是很勉强的,无数个夜晚,望着我自己摊开的双手,我也

    渴求着,也想要探索着,我究竟是谁?我究竟来自何方?

    总会知道的,总会有那么一天的,你总会明白的,但是不是现在,还未到时间。是噬的声音呢。

    那一刻你应该感觉到了吧,或多或少,那个消逝掉的使徒临终的那一刻,是否有什么东西轻易地侵入了你的

    体?虽然应该是很小的一部分,也许甚至是轻微的根本感觉不到。

    什么?你是说。。那个使徒,凯尔-裂心,进入了我的体,我的灵魂?

    也许,至少我想是这样的。我能感觉到,就像是明镜的水面突然染上了一丝尘埃般,这样虽然细小的,却是

    十分明显的不净之物存在着。

    也许现在的你是感觉不到,可是我感觉,总有一天,他也会发作的,迟早。

    小心了,伊,整个的事件应该远远没有你想像的那么简单,在这样简单到甚至有些单纯的表面下一定隐藏了

    什么,不知道你是否可以,只是我能感觉到那潜藏着的汹涌巨大暗流。

    好了我早就知道了,你以为我会什么都不知道一直被蒙在鼓里么?伊普利斯绝对不是这样的人。

    只是我现在依旧迷惘着,依旧后怕着,后怕着那个他的出现,后怕着我永远不再是这个自己的那一天。

    后怕?如果不敢的话那只会一直停留下自己的脚步罢了,不敢迈步的人,想必也不会有着什么样的追求。

    究竟是什么时候呢,连我们一向果断的伊普利斯都过于谨慎,谨慎到一点都不敢迈步了?

    看得出噬甚至是带着轻蔑嘲讽的语气讥讽着我的,是不满意么?

    我会证明给你看,给所有人看的,但是不是现在,总会有的,那么一天。

    我重新拾起了安度尼苏斯,会陪伴着我的,我并不孤独。我相信,我信任,我们的力量。

    我依然会在过去与未来,迷失与彷徨,遗忘与忧伤之间徘徊着前行,我渴求着出口,我渴求着解脱。

    只是我不能罢了,依旧是无法摆脱,也许在我使命完成的那一天会吧。

    只是我已经受够了,每不变的暴力,破坏,血腥,杀戮,我从没有想到,这个世界会单纯到只剩下这些,我

    一直很天真的认为还是依旧的冷漠,悲伤,无,绝望的社会,什么时候突然蜕变成了这样?

    我活着的理由,我依然存在的理由,就是要重复着进行这样单纯原始的行为么?

    我不要,我的世界不会是只剩下这样令人作呕的红色,我害怕,我恐惧。

    我的存在,只是这么原始的理由?我就仅仅只是个被这个世界利用的杀戮机器么?

    静寂的空气,静寂的红。只属于我自己的静寂的孑然旅程,谁也不能改变什么,这是我自己的命运,这是只有

    我才可以走下去的无尽道路。

重要声明:小说《遗忘之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