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二话 暴风雨(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靈魂葬戨 书名:遗忘之名
    第五十二话

    暴风雨(中)

    塞拉菲姆说得一点也不错,我简直不敢相信我自己的眼睛,这一片深邃地能吞噬掉最深最漆黑的夜一般

    的黑暗自始自终还是没能放过我。

    “复仇的滋味。。真是太怀念了。。”是个中年男子的声音。

    炽红的长枪,舞动着的席卷红莲,破灭的呼啸之雨,灼烧着的灵魂。

    “你就是‘伊’吧,这样的感觉还不错,熟悉的久违逢面,我是罗伊德-鹰矛,代表着‘复仇’的12使徒之一”

    我的脑中一片的晕眩,这样的厄运早就已经迫近了,霾的光影降临了。

    失神地望着这一切,怕也已是早已挽回不来,也许我们最后的命运终是遗忘。

    雨打在上,很疼,很重,很醒觉。我自己的一厢愿最后竟是这样的结局。

    紧接着又是一枝冰枪,贯穿过我的左手手掌,疼,钻心地疼。

    不,为了我自己所谓的复仇,为了我自己信誓旦旦的正义,我也要走我自己的路。

    席卷的侵略净焱笔直地过绝望的天空,整个天空都是莫名的悲伤。

    它的灵魂,也和我是一样的孤独么?我们都是没人需要的孩子,只能单纯地为自己而活。

    不为什么而活,为着这份存在感而活。复仇,毁灭,遗忘,浩劫,这些都不重要了。

    大主教眼中错愕的眼神,微微颤抖地手指,脸庞上最后闪过的光是我剩下的整个慈祥。

    这会是你,也很快会是我们,永远永远不可拂逆的命运。

    血,带着温度的黏糊糊的血飞溅在空中,什么人会因为我而失去存在和生命已经不重要了。

    我也知道即便我这么做了那些已经永久长眠的人也不一定就会称赞我褒奖我,甚至可以仍然为我这样的

    行为感到痛苦和惋惜,是的,我已经弄脏了我自己的手。

    很脏很脏,这是一辈子都无法洗去的深重罪孽,我也不想说什么为了他人之类的话。

    也许这也是我不可改变的命运的一部分吧,挽不回的正义,留不住的回忆,都是。

    整个王都的城门笼在我亲手创造的这片殷红之中。我寂寞地想哭,我累了,真的累了。

    我连这些回忆的心都没有了,心累了,哪儿才会是归宿。

    “如果你们的目的是除掉我的话我不会有一点反抗的,来吧,我彻底屈服了。”

    “连这样的心和回忆都能使你放弃求生的希望么?很可惜我们并不能带给你任何的解脱。对,就是这

    样的痛楚回忆,你才能明白你自己的存在是如此的艰难,你依然得活下去。”

    “倔强点。。抬起头,不要让眼泪往下流。。”是这样的声音,我思念着,我感觉着。

    孱小的影显现在滂沱的雨中,是月风和苏瑟伦呢。

    我甚至以为我都已经快要永远地失去你了,现在这样奇妙的感觉,果然生存有时候还是件很美妙的事

    依旧这张是我深深依恋着的脸颊,在暴风雨中显得有些苍白。

    我快步上前紧紧地抱住了月风,我感觉我们脆弱的躯和心灵经不起暴风雨一点点的摧残。

    “你会觉得。。我很没用吗?一直以来居然还要脆弱地依靠着你。但是现在就不一样了,我保证。”

    我不会再一直沉浸在自我的悲伤中了,我不会再一直无视着你的感觉了。

    我们的过去并没有得到好好的珍惜,但是我发誓,我们的将来一定可以得到我全力的参与与奉献。

    需要着,深切地需要着这份依恋,这会是我以后新的存在理由,我不能再失去你。

    沾满了血腥的双手染透了她洁白的外衣,她也没有在乎,缓缓地,缓缓地伸出手来,轻轻地搂住我的腰。

    你知道吗?其实现在的我或许已经没有这份资格和勇气来拥抱你了。

    我已经背负着的是太深重的罪孽了。整个的空气中弥散着的都是新鲜的令人窒息的血腥味。

    显然她也嗅到了这可怕的真实,什么也没有说,在我的耳边只是长长的叹息。

    这样的无声责备比用刀子缓慢地划过肌肤更令我痛楚。我还是没有能够成功地抑制我自己的心境。

    可是谁都没有责备我,即便是第五位使徒的出现也是。我心真不安,我真希望你们能狠狠地骂我。

    我能感觉到我内在的贪婪,它狰狞的牙疵笑着。杀戮这样的感觉尝试过一次很多人就会再也停不下来。

    只是这一刻什么都不重要了,她温暖的体温提醒着我存在的真实与美好。

    她蠕动的嘴唇颤抖着,整个的人就瘫了下去,血,是血,从她的腿上流下来。

    一直没有说话的苏瑟伦只是轻轻提了一句,是流箭,所以才拖延下来没有和我们汇合。

    我俯下来,轻轻抱起月风,她的脸色越来越苍白,不过没关系了,你的命运,我也会为你主宰的。

重要声明:小说《遗忘之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