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九话 暗影之月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靈魂葬戨 书名:遗忘之名
    第三十九话

    暗影之月

    之后我在上躺了好几天,那种动弹不得的感觉真的是很别扭。

    尽管是这样,那个梦却一刻没有放松折磨着我,梦魇和睡眠不足使我感觉到自己的意志越来越消

    沉,现在困扰我的已经不仅仅是心灵与精神上的了。

    “有时候在向上前行的时候顶上的光芒反而是太过耀眼,当人们闷闷不乐地低下头来的时候,脚下

    的干涸大地反而会为你吸取泪滴,不必强迫自己去做什么事,现在真的没有人能再胁迫你了,在一

    昧前行的途中稍稍歇息下也是必须的。”

    不愧是塞拉菲姆,每次说话都这么的富有哲理。看来选择他同行还真的是个不赖的主意,我终于

    试图着说服了自己,以前的事先告一段落吧,再说就算我把他再怎么样,那些失去的人们和回忆

    也永远不会再回归了。

    永远不要被复仇冲昏头脑。这是我从他边学到的话呢,的确,横阻在我们前方的还是未知的强大

    障碍,对我来说,失去冷静很可能对人类来说就是无可挽回的灭顶之灾。5ccc.net

    又是安静祥和地甚至有些无聊的一天,很快夜幕就蒙上了她的面纱,我坐在自己的的沿上,白天

    睡得死死的我晚上格外的精神,也许是害怕吧,害怕一闭上眼那样的梦境反复的萦绕着我。

    既然是睡不着了那还是下走走吧,我掀开被子穿上拖鞋尽量不发出声音的在屋里来回走动着。

    很匀称的呼吸声呢,虽然是睡得很死沉,应该是月风吧,这些天来她一直照顾着我,想必是累了。

    我站在她的沿望着她熟睡的脸,和她很像呢,给我的感觉都好熟悉,没有她们,也许我就不会

    在今天还站在这里,没有她们,也许我也不会过着像这样的生活,存在在像这样的世界中。

    夜已经很深了,黑色的雾开始遮蔽起天穹唯一的月光。

    我在窗沿边徘徊着,望着那一轮的月,你不累么?你不睡么?你。。不孤独么?

    为何我会每时每刻感觉到孤独,是因为自己强加给自己的么?为何我会每时每刻感到悲伤,是因为

    我一直强将它们隐于自己的内心么?

    窗边的老树上的乌鸦也栖息下来了,扑棱棱地发出阵声响。

    你们有家可以回去,真好。我呢,月风呢,苏瑟伦呢。。。

    房间的门吱呀的被悄悄推开的声音,是塞拉菲姆,在月轮的光辉下整个人的形清瘦颀长而又疲惫,谁又能理解像他这样曾经是那么有地位的人,也能装作很轻易的放下压迫自己的东西解脱出来。

    我呢?我什么也没有拥有过,却莫名的背负着一大堆的东西,在最后,这些都过去以后,我是否也

    能像这样呢。。

    “没睡么。。想你也是,看来我们大概还是算同一类的人的。”

    “也许吧,我说,你是怎么想到要帮助我们的,你应该很清楚凭我们根本不可能战胜他们。”

    “那天你的话我也懂,对,没错,也许我是该向那些人。。略略地赎一点罪吧。”

    “随便你吧,只是有着心灵上的包袱,最终可能会有一天像我一样压垮的呢。”

    我和他详细说了这几天的状况,以及。。那个诡异的梦。

    “应该不会是梦那么简单吧,暂时还什么都没有发生,先不必着急吧,万一有什么紧急事态,我相

    信我自己一个人应该也是可以料理好的。”

    一阵强风猛地吹开我房间里的窗子,它们重重地拍打在墙壁上,窗帘也向着上方飞舞着。

    我眯着朦胧的眼睛望着窗口,什么也没有。仅仅是拂过夜空的风吧。

    “出来,不要躲藏了。”塞拉菲姆从墙角取出了自己的长枪,指着窗帘的背后轻声却又有力的命令着,我看着他无声地迈着脚步走上前去。

    “看来不好好的打个招呼的确是有点失礼了,是不,伊?”

    黑色长袍的一角,圆领的兜帽,他们就像是从黑暗中渗透进的影子无声的出现在我的面前。

    “好久不见了,但是应该还没有忘记我们吧?”

    “伊普利斯,过来!”塞拉菲姆一把拉起我,从窗子口跳了出去。

    “不要在里面起事,伤到他们就不好了。你的刀呢?”

    “在我上呢。我明白了。”虽然动作不是很利索,我也跌跌撞撞的越过窗棂。

    温诺西斯-怒星和法琳娜-霜毒紧随着我们之后跟了出来,没有发出一点点的声音,跑动,跃过,就这样的闪现在我们的面前。

重要声明:小说《遗忘之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