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九话 未说完的话,未了解的心意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靈魂葬戨 书名:遗忘之名
    第二十九话

    未说完的话,未了解的心意

    “你是不是伊普利斯?”他伸手抓住我的长袍衣领,小小的眼神里渴求着我的验证。

    “我是,你找我有什么事吗?你又是谁?”

    我还没弄明白就被风琴重重地砸在头上,一阵的晕眩,“你干嘛??我和你有仇啊?”

    “居然还要问谁?你再仔细看看想想,看你出来混了这么长时间没有一点点长进嘛。真不知道院

    长怎么会同意让你这样的人提前毕业的。”

    院长?那这个小鬼曾经和我是一个学校的?而且还认识我,那就是说。。。

    “苏瑟伦-巫火?”我试探着喊了一声。

    “总算你还是记住了,你走得时候我不是和你说了一个月后我来找你的吗?”

    “先不说这个,学校的事你都知道了吗?”我拼命的回想着,好像很久以前他是说过什么。

    “当然。。我是在那之前的一天离开学校的,因为院长说让我带封信给你。之后我才知道,第二

    天。。。大家。。。”他说着说着就哽咽了。

    “信?我后来回去的时候看见院长手里是紧握着一封给我的信,是那个么?”

    “这儿太嘈杂不适合讲话,找个安静点的餐馆详细说吧。”他收拾起风琴,轻轻拂去表面的灰尘。

    “也好。”我拉起月风就走进了旁边的一家小餐馆。

    全木质的门面店最近还是很少见的,带着成熟的古典格调。我感觉这样的气氛还适合我的。

    这小鬼不客气的点了一堆东西,旁若无人的埋头狼吞虎咽着,我估计这才是要来餐馆谈事的最重

    要原因,几次想要去问点事,可是他只是发出唔唔的声音,视线却一刻没有改变。

    又好气又好笑地等他吃饱喝足满意后,他才不急不忙的从风琴的琴盒里取出一封信交给我。

    院长留给我的第二封信?我急切地甚至有些粗鲁的撕开信封。

    伊普利斯,展信佳:我给你留下了两封信,这份信我让别人带给你,另一封信我希望亲手交给你,

    我不想有人知道我们私人之间的秘密和话题。有些关于你的事原谅我没办法和你说得很清楚,

    我还是想让你自己决定将来的结局是什么。我唯一想告诉你的是,不要让噬离开你的边,也

    不能让它有任何的损坏,它会强制的改变你将来的命运。还有就是,在外界,时刻要保证自己的

    内心不被其他的事物所惑,人类的本能是脆弱的,有些事,自是无法克服的,记住一定要保

    持你自己的心灵纯净,你应该很清楚人类自始以来所缺少的是什么。不要让我失望,好好的活下

    去,我有预感明天将会是全新的旅程呢,可能以后会再也见不到你了,如果有时间我真的想把这

    一切的一切都完整的告诉你,可是看来是不行了,没有办法了,你记住,你是被选择的人,始终

    还是很惋惜,自己的命运居然不能完全的自己掌控。这个世界上一定会有只有你可以才能做到的

    事,好好的活下去啊,我们都会祝福你的。千万要时刻记住我和你说过的话。谨记!

    我看完这个仍然是一头雾水,我唯一知道的是,噬的来历绝对不简单,而且它已经永远的失去

    了,也就是未来的道路会更无奈而艰难。

    果然。。我还是不被祝福的人,这一切的一切,都会发生在我的上而不是别人,我始终还是不能

    主导自己的将来么。。院长明明知道很多,为什么不告诉我?他明明有很多的时间。。

    “大致都懂了么?”苏瑟伦抹了抹嘴角,打了个响亮的饱嗝。

    “托你的福完全不懂。”我小心翼翼地贴收起这封信。

    “对了,你还没介绍她给我呢?是嫂子么?”

    “瞎说八道,就是我路上救的,然后就一直跟着我。”

    “倒是你,回不去学校了将来打算怎么办啊?”

    “当然是跟你混啦,我不是早就说过了吗?”

    怎么会这样。。偏偏碰上这么个死乞白赖的混吃混喝。。。

    我还是在想那最后的几句话,保持我的心灵纯净无瑕?人类本能的脆弱与缺少的东西?

    这些东西我也能去改变?这样的东西会很重要?

    我站起,面对照在王都街道上的残阳,长袍的下摆摇晃着,新生的安度尼苏斯因尺寸的短小被

    我悬挂在腰间,此刻的它看着渐渐忙碌的街道在轻轻摇晃着。

    那样的红霞正溶解在每不变的深红夕阳中使这世界愈发深沉。

重要声明:小说《遗忘之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