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三话 红泪(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靈魂葬戨 书名:遗忘之名
    第二十三话

    红泪(中)

    天空中掠过的又是那一片熟悉的黑影,是他?我慢慢把思绪拉回,才回想起那个黎明的事来.

    是他彻底粉碎了我过去的愚蠢观点,是他教会我如何放下心去面对这世上一切的不公正.

    但是,我能接受这样的理由么?

    不去抗争的人,才应该是懦夫,怎么应该由那些无聊而又虚无缥缈的东西来决定自己一生的轨迹呢?

    公正与否,存在与否,不都应该由自己的双手去把握么?

    "喂."他停留在我的面前,巨龙硕大的双翼扇动着,轻微上下浮动着的雄伟躯滞留在空中。

    “你是特地来笑话我的呢?亦或是回来杀我的?”

    他的脸依然是透出阵阵宁静和谐,老实说我实在是很厌恶这样。

    “我别无选择,这就是历史之所以是历史的理由,也许你还是不会原谅我?但是你要知道,如果不

    是我,他们早晚也会消亡,因为很多东西只能是历史和政治的附属品。”

    他挥了挥手中的枪,束缚着我的水流全部散去在雾中,我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仅仅是为了这样的理由么?我死也不会承认的。”

    “那我只能识趣地带着我的这谬论慢慢离开了,你应该识相点,我无意去结束你的命运,即便

    这对我来说易如反掌。”

    “等等,你还不能走。”

    “你还有什么事吗?我现在可不想因为你而打坏我的心。”

    “再一次,我还是想再一次,以我手中的力量,贯彻自己的信念。”

    我只是奋力试图去装出那一份顽强,即便我的心满是伤痕。

    愚蠢的虫子,我还不想你就这么的死去,不要净去想着那些无聊的事

    是卡里纳吉-丧钟的声音,恍惚间好似他阻隔在我们之间对我喃喃道。

    塞拉菲姆只是疑惑地看了我一眼,吆喝了一声,就飞翔而去消失在视线之外。

    那一瞬间,好像是他出现在我的面前,我只是想要用心去看清楚,他又消失不见了。

    我口沉重地喘不过气来,只是跪在地上,体好重好重,无形中有东西压迫着我。

    我全无反抗的余地,双手支撑起自己疲惫的体,只是完全地屈服。

    “怎么了?还是站不起来么?”月风关切地望着我。

    我仰望着她的脸庞,却什么话、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

    泪,还是泪,打在我自己的手背上,异常的酸麻。

    我们彼此再没有说过多余的话,只是吹奏来的风经过的时候有着同样深沉亢长的两声叹息。

    她轻轻地用手来抹去我眼角的泪,泪光中朦胧了她一脸的温柔。

    恍惚间好像又是多年前的她出现在我的面前,告诉我即便是被深深地伤,也要去选择坚强。

    我只是轻声哽咽着,原来我也如此地软弱,我也会需要别人的安慰。原来我到头来始终还是个

    普通的人,原来我什么都放不下,原来我什么都做不到。

    阳光依然可以明媚地很讽刺,依然可以很无私地眷顾被深深伤到的人们。

    只有柔和的光线斜斜照在人们的脸颊,因为我们忧伤地很无助。

    不知怎么的我就是觉得他和现在的这阳光一样在欺善地外表下渗透出掩盖不了的丑恶。

    也许我没有资格去这样想吧,毕竟输的人是我,我什么也做不到。

    你也这样想吗?安度尼苏斯依然是沉默地散落着,属于我们的历史已经结束了么?我们真的

    只能是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命运指针不断回转却无法前行的渺小生物么?

    困惑的眼睛充满着眼泪,心中的迷惘始终无法得到消除。

    明确能感觉到的只是自己的温暖与心跳,这就是存在么?

    那样的常就和这初生的朝阳般平凡,直到最后什么也不存在的那一天。

    人们这样无声的被历史的洪流所蒙蔽最后谁也记不起来,真的是人类与生俱来的命运还是人类

    咎由自取得来的果实呢?

    是罪么?是我的现在以及将来该背负起的东西么?

    我只是知道伴随着月风的动作慢慢站起来,至少我明白这一点,站不起来永远只属于懦夫。

重要声明:小说《遗忘之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