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话 永不停歇的旅者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靈魂葬戨 书名:遗忘之名
    第三话

    永不停歇的旅者

    自那之后我都不想再和任何人接触,自我封闭般的过了好一阵子。

    社会的存在并没有错,但是存在的方式往往却不尽人意。也许是在院里长大

    一直没接触到吧,总是感觉很单纯,原来善与恶并没有那么明显的界限,

    谁又知道应该做什么好呢。

    实在是怕,虽然从前一直被不同的人接纳而转让,但至少大家不管乐不乐意没人

    会说:“不。”也没有人会当着我的面说唾弃我。

    我从来都明白过于引人注目不是件好事,尤其是你有了常人不能接纳而又害怕的

    奇特力量,这也不奇怪,对于每天过着温饱生活而又贫乏与交流接纳的民众来说

    也是应该的,害怕?其实我自己都害怕。

    我之前学习到的,无非就是生个小火,下场毛毛小雨,类似真正能杀伤的东西

    压根没染指过。

    当然还是该隐忍下,我决定以后不到万不得以不使用这些奇怪的东西。

    况且我也怕,人们往往执着与力量中从而迷失掉自己的心,我暂时还没有这个想法。

    我想要的还是安定又简单的生活。

    半弯的月牙还没隐去,夏至的时间长的让人不怎么适应,连睡觉时间也长了。

    我还是想回去,回学校问下将来的出路与打算,但想起走时的回答,那糟老头子才不会

    答理我呢,还是不要自讨没趣了。

    生活当然不能过的浑浑噩噩,我决定去旅行,因为年轻,当老了走不动的时候才有很多

    很好的东西可以去回忆嘛。

    顺便说不定也能发现自己将来要走的路呢。

    怀着这个没有目标的目标我上路了。

    我现在的位置大概是坠星再东一点的草原,这附近应该有个很有名气的教堂的,名字我

    向来是记不大住的。

    我想着想着就看见了教堂素雅而又高调的穹顶,顶上孤零零的十字架也不知道为谁而背负,

    只是千百年来一直孤单的伫立着,为人们的心灵指引着谁也不知道对错的道路。

    “依法连。”我才想起来名字,无数次的被课本和老一辈的人提起。

    说这里是最接近神的地方,可是我却没有一点点感觉。神明这类的东西,谁也没见过,

    谁又能说他们真正存在过?

    我并没有很强烈的信仰,对这些的了解只是一个大概模糊的轮廓。

    我轻轻推开门,带着巴洛克风格的画廊一样的华贵典雅,琉璃折出丝丝的微光,仿若自

    天际而来。每个信徒脸上都带着虔诚,和善的低吟着赞美诗。

    其实有信仰也是好的,总能让你感觉现实还不是那么的无,自发的内心还能带着一丝丝

    温存,使的整个世界不那么冷漠。

    然而神是不会赐福于众生的,我坚信,可以依靠的,只有自己。

    我胡思乱想着,不知不觉的自长椅上坐下,只是眯起眼,静静看着眼前。

    微光略略透的亮了一些,说明是响午了。

    人群中有个年纪小的女孩子,大概十岁左右,虔诚的唱完诗就直直的沿着绣红

    的地毯朝出口走去。看着我在看着眼前的人们,她报以淡淡的一笑。

    我不知道我有多久没看见人们笑过,只是我知道我出生以来没有见过也没有笑过。

    人们都为了生计而疲累奔波着,孤儿们没有回忆没有未来,谁也笑不出来。

    “你不去祈祷么?”她走过我边的时候问我。

    “抱歉啊,我没有什么值得我去奢求的,况且祷告后就能实现么?还不是靠自己的双手

    亲手创造的。”我不客气地说。

    “那你来教堂干什么呢?”

    “这。。。我在旅行中,顺路看见了进来看下,不行么?”

    “有意思的人。你叫什么名字啊?要不要去我家喝茶啊?”

    “伊普利斯堕炎。算了吧,我赶时间。”

    “没关系的,我家很近的,就在坠星,离这里很近的。。。”

    坠星。我又想起前几天的事了。

    “不行不行,就这样,我要走了。”

    “为什么啊?你要赶去哪里啊?”她好奇的问。

    “我要去。。呃。。”我一时语塞。

    “总之不能去就是了!你快回家吧。”我收拾起东西就走。

    “?奇怪的人。。”

    我大步的跑开,跑了好远回头看看她没跟来,就放下心来。

    果然。。我是被排斥的人,谁也不应该接纳我。

    孤独的人,势必会孤独的过完一生,然后在谁也不知道的角落孤独的老去。

    不需要其他多余的人.

重要声明:小说《遗忘之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