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英雄 第219章 飞笺情书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梅花易数 书名:铁血洪门
    萧鸿康看了这二只大箱子,见这三千两左右的金元宝和金条,并二只手饰箱,萧鸿康马上就作了决定,这三千两左右的金元宝和金条中,取出一千两的金元宝送给这明镜大师,而另外这二千两左右的金元宝和金条,则全部送给了这苗妹子,此外,这二只手饰箱,一只送给苗妹子,另一只则准备送给欧阳钱莹;

    这苗妹子一听萧鸿康是这么地分配,她竟激动地抱上了萧鸿康,并在萧鸿康的脸上亲了又亲;苗妹子还算知趣,说这二千两左右的金元宝和金条是否要给一些欧阳钱莹?萧鸿康因为知道,他曾要欧阳夫人将从广东每次带来给她的烟土,对这其中的成本差价,是三分之二留给欧阳钱莹的,并关照湘兰姑娘,将这银子换成金子的,现在这四年下来,应该有这近十万两银子,合一万两的金子,而这才二千两左右的金元宝和金条,给这苗妹子也差不多!

    说到这欧阳钱莹,这萧鸿康的未婚正夫人,倒真的从衡州通过这信鸽传来了一封飞笺书,她是用从洋人进口的鹅毛笔写了蝇头小字,足足写了有二、三千字,竟在开头学了那洋人的话语,用英语写下了我亲的方少爷;说她这几天像是从地狱重新回到了天堂。

    因为在这节前,这胡湘梅和胡湘之姐弟就从这朝庭的塘报上得到关于原天地会首领方天成的儿子方羊羊即萧鸿康已被官兵追赶,坠入深崖而死亡的消息!而这欧阳夫妇也在节期间从有关朝庭里的秘密人员那里得到这一消息!当时欧阳夫妇是瞒上了这欧阳钱莹,可在初五过后,这欧阳钱湘即康湘从康德那里知道这一消息后,他悄悄地告诉了这湘兰姑娘听,而这湘兰姑娘听了之后竟大声哭了起来!

    这湘兰姑娘得到的消息是在这初六,她因为和萧鸿康有那肌肤之亲,她早把萧鸿康看成是自己未来的主人和丈夫,而得到这一消息,她自然是要伤心地大哭起来!一开始这欧阳钱莹还不知道这所谓萧鸿康已死的消息,她还在劝湘兰姑娘,要她不要哭!说是什么事让你这么伤心?

    想不到这欧阳钱莹越劝、这湘兰姑娘越是伤心,欧阳钱莹去问她的父母欧阳夫妇,说这湘兰姑娘哭的这么伤心,是为了什么事?欧阳夫妇则是对欧阳钱莹说;让她去哭吧!如果她能把人给哭回来,那就让她哭上三天三夜!

    这欧阳钱莹原本是一个聪明的姑娘,她知道家里人肯定是有什事在瞒着她!她问这湘兰姑娘,这湘兰姑娘只是拼命地在哭,不肯说实话,于是她走访了其它的人,欧阳钱莹是在彼特夫妇那里得到关于所谓萧鸿康已死的消息,她一听到这这一消息后,顿时也感到天要塌了下来,同样伴着这湘兰姑娘大哭了这二天二夜!

    吴大牛是在初九的中午,在送走秦康白后,是这苗嫂从胡家先生得知这湘兰姑娘在拿到这烟土之后,她竟没有把这烟土的事在办理,故她急忙叫吴大牛赶快去这衡州,吴大牛带上信鸽,骑上快马,和石头哥二人飞奔衡州……

    当吴大牛到了欧阳夫妇的家后,告诉他们,萧鸿康没有死,还活着时,这欧阳钱莹还是半信半疑,后来是这吴大牛亲口告诉欧阳钱莹和欧阳夫妇并湘兰姑娘,他是和萧鸿康在一起的,萧鸿康确实没有死!死的只是替;欧阳钱莹和湘兰姑娘看了萧鸿康写给这欧阳钱莹的密信后,她们才破涕为笑!欧阳钱莹听说从现在起,萧鸿康要和她通过这信鸽来保持联系后,故她急忙写下了这封长信。

    欧阳钱莹在这封信中,总算是在大哭了二天二夜之后,她的感在信中自然地流露;说真如她父母所说的,如果她能把人给哭回来,那就让她哭上三天三夜!欧阳钱莹说湘兰姑娘是哭上了这三天三夜,而她则少哭了一天!说这真是老天有眼,或许是她们的眼泪感动了上帝,让你我最亲的人!起死返生;在信的最后,这欧阳钱莹还用英语写上了落款youwife;这让萧鸿康很为感动!知道这欧阳钱莹是他名媒正娶的妻子。

    萧鸿康要吴大牛带的信,除了写给欧阳钱莹的信外,萧鸿康还写给这胡湘梅和胡湘之姐弟及彼特亨利夫妇等信,主要是关照这胡湘梅和胡湘之姐弟,这天英商行及烟土经营一切照旧;而对彼特亨利夫妇则有二件要事;一是购买十支到二十支的左轮手枪并所配子弹;二是购买这数十条机帆船,基本是载重量在五百吨至三千吨之间的。

    萧鸿康是给了这吴大牛二只信鸽,这欧阳钱莹是单独给了一只;另一只是给了这吴大牛,萧鸿康是要这胡湘梅和胡湘之姐弟及彼特亨利夫妇通过这吴大牛转送这信过来;

    因为萧鸿康要湘兰姑娘汇报一下她一年来的经营况,而她则哭了三天,饭都没有好好地吃,于是她担搁了足足二天,一是要去办理这烟土销售,二是要去这胡家大院的东院,查看她所藏的金子和银子,所以这欧阳钱莹的信鸽是和这吴大牛的信鸽几乎是差不多同时到达萧鸿康所在四川重庆的。

    湘兰姑娘写给萧鸿康的信中,主要是说了二件事,一是她四年来所藏的金子和银子,这金子藏了约有八千两,而这银子藏了约有三万两;另说这广东的鸿英来信说;她帮萧鸿康在香港的银行里,存了约有近十万两的银子;这是在四年前,萧鸿康是要这林鸿英帮他和吴苗林每次烟土销售存上一千两银子在香港银行的事,想不到本金加上利息,有近十万两的银子。

    而这彼特亨利夫妇来信则对萧鸿康说;上帝是不会让他们的救命恩人去死的!还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他们说这手枪已帮长沙的胡康沙又搞了三支和五百发子弹,说你鸿少爷要这枪和子弹,他们一定尽力而为!争取在二个月之内办到;而这机帆轮船,他们只是告诉萧鸿康,起码要到今年的年底才能办好,可这价格可能很高!估计小的轮船,500吨级的每条要一万两银子左右;1000吨级的要二万两银子左右;而三千吨级的要五万两银子左右。

    萧鸿康则是按照这二十一世纪的价格算了一下,这一万两银子,差不多等于二百万元人民币,五万两银子则等于一千万元人民币;对比之下,应该说这轮船的价格不高,萧鸿康当时不知道为什么这轮船价格不是很高的原因,后来才知道,在当时的朝庭及地方政府,还没有收什么海关税和其它的税收,说白的,这都是在做比现代走私还要便宜的生意。

    萧鸿康先是回了这欧阳钱莹的信,告诉她;他在这四川得到一只手饰箱,到了今年四、五月间,他可能要回衡山脚下,到时带来!并要她关心一下京城里康宗或荷花的来信。

    而对彼特亨利夫妇,告诉他们;他准备要这三千吨级的轮船二条;这1000吨级的轮船五条;500吨级的要二十条;对这些船的钱,都由他萧鸿康另外出钱付,不要彼特亨利夫妇他们代付,因为萧鸿康是准备用这假的银票。而这买枪的钱,一是因为价值不大,二是秘密地买卖,所以就让彼特亨利夫妇他们先代付一下,以后在分红中扣除。

    萧鸿康又特地写信给明镜大师,要他另给四十至五十万两的银票,说这是准备由吴大牛转交给这彼特亨利夫妇,让他们代购这进口的轮船,说在二年后,如果有了这几十条的轮船,那么每年就能有好几万两银子的合法收入,并能建立一支数千人的武装队伍。

    萧鸿康另外告诉明镜大师,说是在正月二十左右,会叫智明和慧明送上二万两的银元宝和一千两的金元宝,估计在月底前能送回到湖南湘乡;而这智明和慧明则让他们在这四川吃完秦白玉的喜酒后才放他们回来。

    萧鸿康因为掌控了这洋人买船的关系,并且这明镜大现在手中拥有大量的假银票急需脱手花掉的时机,及时决心购买这洋人建造的机器轮船,不但在以后三年中,落续在这长江上建立起一支新式的船队,并为以后哥老会的建立和发展创造了雄厚的物质基础和生存的环境。

    当萧鸿康在这正月十五的晚上,花了足有二、三个小时的时间,先是写了这给欧阳钱莹的书和给彼特亨利夫妇的信,又写完这给明镜大师的信后,萧鸿康才听到外面一片喧闹声,知道是这红岩山庄来了许多客人!

重要声明:小说《铁血洪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