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英雄 第218章 意外之财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梅花易数 书名:铁血洪门
    萧鸿康见李鸿海要走,马上想起周胜瑜的外公托他要找李天威的事,于是就对这李鸿海说;“鸿海师兄,正月十八就是我大师兄秦鸿凯的女儿秦白玉的婚礼,你到时候要叫你的师父一起来这里喝喜酒!”这李鸿海头也不回,只是回答说他在正月十八肯定会来的!

    萧鸿康算是把这李鸿海给打跑了,他不但获得码头上众多纤夫和码头搬运工的尊重,同时获得许多租船老板的敬重,并也给这萧老板有了一个新的惊喜!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位富家少年,竟有如此高的武功!他又是激动,又是感动,他终算能获得这六万两的银票!

    萧鸿康是叫三师兄宋鸿柏,要他陪着他一起去这萧老板的萧家大院,让萧鸿康与这萧老板在已写好的协议(契约)上签字、画押,成交这四笔大买卖。当萧鸿康回到萧家大院,在和这萧老板签好字,付上这六万两的银票时,令萧鸿康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个萧老板竟对萧鸿康再说;“五行少爷,你能否再帮一个忙,替我换上二万两的银子,我因为要去云南,路上带上这银元宝太不安全了,想换你的银票,不知你还有没有?”

    这真是令萧鸿康欣喜万分,萧鸿康真愁怎样解决这明镜大师所要的这二万两的银元宝,想不到这萧老板竟会送上门来!萧鸿康因为不但有这二十万两的银票,这鸿莲师姐把秦康白边的二万两银票也给了萧鸿康,萧鸿康自然要快一点把这银票全部处理掉,不要到时变成一堆废纸;他心中在想,这萧老板反正是去这云南,带上这银票问题不大,于是在嘴上仍装模作样,说这四川的官府里的人,都喜欢这银票,看在你是卖给我这房子和码头的面子上,同意给你换,但是要这萧老板在今明二天帮他见一见新的重庆知府。

    这萧老板竟和萧鸿康换了约有二万五千两左右的银元宝,此外,这萧老板见萧鸿康遵守诺言,不但陪萧鸿康会见了这重庆新的知府,连下面的各级要害部门的官员,都一一拜访到家,自然,萧鸿康是要这三师兄宋鸿柏及刘东康和金三娘夫妇并秦康白等人一起前去的;萧鸿康在这重庆新的知府及下面的各级要害部门的官员上,花了大约有二万两的银票,彻底搞定这红岩山庄的扩建及重庆市区萧家大院的破墙开商铺和江边码长期固定等事。

    在正月十五这一天,这萧老板帮萧鸿康办完所有的事,他急着要走了,他在临走前,又对萧鸿康说了二件事,一是这重庆郊区庄园里的几只箱子及家俱和这萧家大院里的所有家俱一并作价给萧鸿康,就算是上次的二千两的押金;二是这萧老板拿出一本帐本,这是所有租他船的老板所欠他的租金钱的名单,以及他将码头委托一个姓李的二老板的协议(契约)和委托书;萧鸿康见了这一些东西后,马上要这萧老板写一张转让后的授权证明书信。

    因为这正月十五是元宵节,码头上已有许多人赶来,一是过节,二是准备参加这金康柱和秦白玉的婚礼,这萧老板原来近百条船的租船的老板几乎全部到齐,金三娘已请来一个戏班子在为大家演戏、表演节目;她对萧鸿康说;这请的戏班子,从今天正月十五演到正月十八,只需二百两银子!萧鸿康说很好,是要让大家像是过年、过节,参加婚礼的感觉!

    萧鸿康带苗妹子及刘东康和金三娘,先是找到了这码头姓李的二老板,对他说了萧老板将这码头产权并船转让给他后的授权证明书信,这姓李的二老板,那天在码头上看见萧鸿康和这袍哥老大打过,他一见萧鸿康急忙认下这一切帐!

    让萧鸿康更为兴奋的是,是这姓李的二老板,为了讨好新的老板,他对萧鸿康及刘东康和金三娘说了这欠原萧老板的几个船老板,都不是什么经营不善或是没有钱的,而是他们故意在拖欠原萧老板的钱,说他帮助去把这钱讨回来。

    萧鸿康对这姓李的二老板说;“关于租船拖欠原萧老板的钱,我这里都有原萧老板的帐本,你帮刘东康和金三娘他俩负责去追一下,要他们在正月十八来这里吃喜酒,礼就不要送了,只要把这欠帐还上就可以了!”

    为了不冤枉那些拖欠原萧老板钱的老板,萧鸿康和这姓李的二老板对了一下帐,萧鸿康因为原来没有看过这萧老板的帐,只是在对帐时看了一下,两边相碰,基本不错,只是让萧鸿康没有想到的是,这欠帐竟有二万多两银子!

    萧鸿康原来只是听这刘东康说过,说这原萧老板,一年可以收上大约一万两左右的银子,而在这码头及修船上,大约要花上四、五千两的银子,总之,这一年能净挣五千两银子;现在还没有收上新的一年船的租金,萧鸿康基本就能收回这二万多两银子!

    萧鸿康因为算过一本帐,这红岩山庄,是没有收入进来的,只是赔钱的买卖,他每年至少要花上一万两的银子;而这码头及船的方面,虽然能有这五千两银子的一年,可萧鸿康要准备养上一支二千人左右的半工半武的队伍,按每人每月一两银子计算,一年要十二两银子,至少要二万五千两银子左右。

    所以,萧鸿康一年至少要花费这三万五千两银子,只有这五千两银子的收入,这是远远不够的!另外想靠这孝感麻糖的销售,也是不现实的,因为这孝感麻糖只是一个经营的品种,如果光是做这生意,可以说连这萧家大院新开商铺所花的成本都收不回来!

    萧鸿康心中早有新的打算,只是一时在忙于这金康柱和秦白玉的婚礼,他们的婚礼倒是没有什么大的问题,只是他要接待一些对他来说是很重要的贵客,例如这师父萧天麟及师伯何天凤并其它一些贵客,萧鸿康只能将他心中的打算暂时放一下。

    萧鸿康只是关照这姓李的二老板,要他配合刘东康和金三娘,把这欠的钱收一下,至于今年的钱,暂时不收,说要进行变革,等婚礼过后再谈!因为师父萧天麟和师伯何天凤等今晚都要到这红岩山庄,萧鸿康带上苗妹子急忙要赶去红岩山庄。

    在红岩山庄里,这庄园里的原来二个佣工,在萧鸿康他们所住的西边的那座院子里,早说将二只大箱子整理好,说这大箱子是要准备运走的!因为萧鸿康听这萧老板在临走前所说;是这重庆郊区庄园里的几只箱子及家俱一并作价给萧鸿康,就算是上次的二千两的押金;于是萧鸿康将这二只大箱子抬进他的屋里。

    因为这二只大箱子各有近一百二、三十斤重,这苗妹子和萧鸿康两人想要抬这大箱子还很吃力,到了屋里后,这苗妹子好奇强,说这大箱子这么重,肯定是放上什么银元宝等东西?她想要把这二只大箱子打开看一看;

    萧鸿康心中在想;这二只大箱子就是再重,也不过是二百五六十斤重,就算是全部放上银元宝,也不过是三千两左右的银子,于是就对苗妹子说;“小苗姐,这大箱子里如果是银元宝的话,就全部归你属有!”

    这大箱子也真难打开,萧鸿康是动用了这铁勾棍,硬是把这大箱子给撬了开来,让萧鸿康和苗妹子惊讶的是;这大箱子里装的不是银元宝,而是金元宝!二只大箱子里,除了这大约有三千两左右的金元宝和金条外,还有二只手饰箱,里面全是金饰品和高档的手饰、有什么猫眼、珍珠项琏、翡翠、玉镯等等;

    这让萧鸿康和苗妹子足足待上这十几分钟,萧鸿康是在想准备怎样处理这二只大箱子,而这苗妹子则拿上这高档的手饰,在不停地在**;萧鸿康在想了许多时间后,知道这大箱子肯定是这原来的重庆知府家里的小妾,她因拿不动,想叫萧老板以后叫马车带回去的,想不到这萧老板急着要走,竟将这二只大箱子以二千两的银子作价给了萧鸿康。

    而萧鸿康对这二只大箱子估了一下价,光这三千两左右的金元宝和金条,就价值有三万两左右的银子,而这二只手饰箱,萧鸿康估计至少要价值二万两的银子;这样算下来,萧鸿康只是出了这六万两的银票,他实际得到有七万两银子左右的钱!

    萧鸿康基本在买下这四处财产外,又额外得到这三千两左右的金元宝和金条、二万多两银子的应收款,价值不菲的二只手饰箱等意外之财,加上这萧老板所换的二万五千两左右的银元宝,萧鸿康真可所谓好事接连、财运不断……

重要声明:小说《铁血洪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